第225章 替她愤怒

    安安静静的……

    忽而,一道轻轻踏雪的脚步声走过来,打破了这一片沉静。

    傲宸夜听到了这脚步声,他没有回头看来人,却已经知道来人是谁。

    “梅姨,你来了。”他轻轻地开口,嗓调轻轻淡淡,似在叹息,更似有着对世间瞬息变化的无奈。

    原以为,自己不会是那种伤春悲秋的人,却想不到如今的他,只觉得心里一片荒凉。

    最近发生的事,太多,太多了……他宁愿是跟从前一般都是些国家政事,他就算是连续几日几夜地批阅奏折都不会觉得像现在这么疲惫。

    梅姑轻轻走到他身旁,看着他沾了雪子的侧脸,她的眸底染上了怜悯。

    手中的伞稍稍转移到他的头顶上,她没有出声,只是犹如慈母一般怜爱地轻轻为他拂去脸颊边的雪子,再一一拂去发丝上的,身上的。

    慈蔼的抚慰,一点一点地透过那温柔的轻拂,传递向他迷惘的心间。

    傲宸夜毫无焦点的眸光慢慢地凝聚了回来。

    侧首,看着身旁这个只到他肩膀的长辈,那样慈蔼的表情,怜爱的目光,就像小时候他的母妃……

    埋藏在内心深处的想念,涌泉而出。

    他眼眶不觉地泛了红:“梅姨,我好想念父王和母后,如果他们还在的话,我跟王兄一定不会走到这一步的是不是?”

    仿佛迷途的小孩,努力地想要点燃那被冰雪沾湿熄灭了的灯芯,那么苦苦地挣扎着不肯放弃最后的一点奢望。

    望着他,看见他眼底那一抹隐忍的受伤,梅姑只能轻轻一叹。

    “孩子,不要想那么多了,大殿下要做的事从来就没有人能够劝阻得了,我也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虽然他秉性冷淡不爱理会凡尘俗世,但是一旦他认定要做一件事,他是会坚持到底永远都不会放弃的,无论是对是错,这些都不是属于他考虑的范围,这一点,他……性格其实像他的母妃,所以无论是为了什么,你都不可以让步,身为一国之君,一定要把对的坚持到底,否则腾龙国上一代的悲剧只会重演。”

    悲剧重演……

    傲宸夜内心猛然一震,闭上眼睛,眼前,血红一片,耳边仿佛还能听见昔日里的刀光剑影,百姓们流血痛哭的悲伤……

    他不能再让腾龙国的历史重演,否则他如何对得起为了那个战争而牺牲的父母!

    心绪慢慢定了下来,眼前的血色逐渐拨开,朗朗乾坤,他就不相信他傲宸夜撑不起腾龙国的一片天。

    他也不相信他傲宸夜保护不了自己想要的女人!

    缓缓睁开眼睛,他黑眸已然是一片清明。

    微微垂眸,深深地看着梅姑,沉默了一下,轻轻地问:“梅姨,你爱我父王,对吗?”

    闻言,梅姑的身子微微一僵,眸底掠过层层波动,习惯的思念随之涌上来。

    似是在回忆什么般地怔了好一会儿,她才轻轻一叹,坦然地迎向他的目光,温柔地微微一笑,笑容里含着对恋人的思念。

    “是的,我爱你的父王,也许他不曾知道,也许他爱的是别人,对于我来说都是无所谓的,我只要在旁边默默地看着他过得幸福,就足够了,直到现在,他依然活在我的心里。”

    虽然早已经有所发现,但是听到她这么坦白,傲宸夜依旧有些发愣。

    “梅姨,我不懂……”

    他真的不懂,什么样的爱才可以让人这么无怨无悔地只守着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永生永世地念着一个人。

    爱,到底是什么?

    梅姑却是轻轻一笑,看着他懵懂迷茫的眼睛,她便知道了他心里的困惑。

    这个总是高高在上骄傲无比的孩子啊,竟然不懂得爱是什么。

    也许,她该给他指点一下迷津了。

    “孩子,你其实已经懂了,只是不愿意去承认而已,不要因为你父王爱错了就不相信爱情,两人心心相印是可遇不可求的,你是幸运的,可儿姑娘她很爱你,你……难道不爱她吗?”

    “我……想她。”傲宸夜难以启齿地揪着眉头,内心里那根脆弱的弦依旧在拨动。

    梅姨的话让他如当头棒喝,也许,他真的在潜意识里受到了父王的影响,他不希望自己重复父王痛苦的悲剧,所以,他一直都在努力地避开爱情。

    “傻孩子,你这样子只会把她越推越远,如果你不确定自己是否能爱她,那就放了她吧,让她去过属于自己的生活……”

    只是,她的话没有说完,傲宸夜便冲口而出:“不!我不能失去她!”

    他紧紧合拢十指,想到自己或许不会再看到她,他的心便好像被活生生给撕开了。

    见他如此执着,梅姑的唇角微微泛起了微笑,决定给他最后一贴猛药:“那你就告诉她,你爱她,你会好好地爱她,给她安全感,否则,你最终还是会失去她的,只有爱,才能够让人心甘情愿地留下,否则她永远都不可能真正愿意留在你身边,勉强的结果只会跟你父王一样到最后玉石俱焚,是没有幸福的。”

    “……只能这样吗?要告诉她……”傲宸夜的俊庞微微泛红起来,要他一个大男人跟女人去说这些话,他怎么说得出口。

    梅姑点点头,嘴角含着笑,看他别扭地撇开脸,她唇角的弧度更加扩大了。

    “不仅要说,而且前提还要让她感受到你的爱,否则你光说是没有用的,人心是最敏感的,她能够从你的一举一动之中感受得到你所说的话是真还是假。”

    傲宸夜的脸颊更红了,几乎没红到耳根子。

    他不自在地清了清喉咙,有些窘迫地道——“……我会考虑看看。”

    梅姑欣然地再一次点了点头。

    她知道,他已经想通了,不再受到先王的悲剧的羁绊。

    轻轻地抬眸,遥望着茫茫的上苍,她的心里默默地念想。

    王后娘娘,你在天之灵看到了吗?王已经开始懂得爱了,他找到了自己爱的人,我会完成我答应过你的承诺,好好辅佐王成就他自己的爱,不再因为上一辈的悲剧而不相信爱情。

    王后娘娘,我相信他很快就会知道爱人其实一件美好的事,可儿姑娘是一个值得的好姑娘,你也相信的,对吧。

    那么,现在她唯一放不下的,就只有阳曦了。

    想起阳曦,她不由地又是一声叹息。

    傲宸夜敛了敛眸,很快地将心思转了过来。

    “梅姨是在替阳曦惋惜吗?”他眸光敏锐得几乎能够看透人心,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梅姑脸上那一抹伤怀的叹息,他便有所猜测地道。

    梅姑的眼睛黯了黯,勉强地笑了笑:“什么都瞒不过王的眼睛。”

    此刻,她又把他称之为王。

    傲宸夜知道,现在他们又是站在了君臣的位置。

    他也知道,她会有所求情,且看看她怎么说吧。

    见他沉默,梅姑知道他是在等自己开口。

    犹豫了一下,她恳求地瞅着他,有些难以启齿地道:“王,我知道阳曦下毒是罪该万死,只是……念在她年少无知的份上,您能不能答应我留阳曦一条性命?”

    傲宸夜沉默了一下,然后深深地叹息:“……可以,只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能活下去才有希望,谢谢您,我答应您,以后不会再为了阳曦而让您为难……”

    话说到一半,她似是有所难过地顿了一下,才又继续说道:“对了,您日后见到可儿姑娘,代我向她说一声对不起,我明知道阳曦是绑架她的幕后主使,却没有站出来还她一个公道……我即将启程回水晶宫,以后有空,你再带可儿姑娘来玩。”

    水晶宫才是她应该在的地方,那里,有着她和先王先后的约定,她会在那里看守着刘贵妃的牢笼,直到天荒地老。

    傲宸夜的瞳眸暗暗缩了缩,喉咙紧了紧,有些艰涩地启齿:“……我会的。”

    水晶宫,圣池,时空之缝,王兄的生母刘贵妃的牢笼……

    王兄,你是否想要释放出你母妃?

    对不起,我不能容许!

    ……

    时间慢慢过去,晌午到来,黄昏不远。

    昏暗的天牢里,阳曦披头散发好不狼狈地摇晃着牢门,不时发出嘶声力竭的怒吼:“放我出去,我要见夜哥哥,放我出去……”

    而与之相反方向的另一个尽头处的牢笼里,仿佛在回应着她的嘶吼声似乎,有谁在挣扎着桎梏哐啷哐啷地作响,那响声随着她的每一次吼叫而更加激烈。

    只是,阳曦却浑然不知那是在回应自己,只道是哪一个囚犯跟她一样在愤愤不平地挣扎。

    “放我出去……”

    她继续吼叫,直到嗓子哑了,直到口水干了才停下来。

    或许是故意让她故意继续似的,狱卒在她停下来不到片刻,便端来一碗温水灌她喝下。

    “叫啊,再继续叫,给你水喝就是让你叫!”

    狱卒灌完水后,很不客气地将她推倒,然后重新锁上牢门,任凭她怎么撒泼叫骂都不回头。

    从她被关进来之后,灌水的动作就如此来来回回。

    明明知道自己在被侮辱,阳曦恨得咬牙切齿:“你们这帮该死的奴才,竟然敢这样对待本公主,本公主一定不会放过你们,一定不会!”

    端着碗出来的侍卫懒洋洋地回头瞟她一眼,蔑视地喷了喷气:“哟呵!省点吧,这可都是上头的命令,上头都不待见你了,我们这些奴才就只能奉主子的命办事了,喝了水,你喉咙也不渴了,继续叫啊,哈哈哈……”

    嘲讽地哈哈大笑着,他便大摇大摆地离开。

    “哐啷哐啷哐啷……”那一处尽头,桎梏锁链的碰响更加激烈了,似乎在愤怒着谁似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