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殷殷血迹

    傲宸夜只觉得身心一阵抽凉,脑子凉得发冷。

    德全的话……已经**不离十……

    尽管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缺失一部分记忆,尽管他仍旧探究地盯着德全看,尽管他依旧希望德全是在说谎,然而,他的心里却早已经接受自己无缘无故缺失记忆的事实。

    他以为解开了阳曦下的情丹,他的思想就恢复自由了,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牢房里,静默,无声……

    德全屏息地暗暗打量着傲宸夜,等待着他有所领悟,等待着……他自己想明白是大殿下蒙蔽了他。

    然而,他等待了好一会儿,都不见主子有任何的反应,一直只是紧皱着眉头,绷紧的神色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有些着急地,德全忍不住又给予提醒道:“王如果还是不相信老奴的话,您不妨现在召唤一下您的精灵,看看它是否还在您的身边?”

    这是证明他此刻并非说谎最快的途径。

    王的分身精灵一经召唤肯定会出来的,除非它已经不在王的手里,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性,王亲自送人了!

    闻言,傲宸夜的瞳眸暗暗缩了缩。

    他早就想到这个最快的证据,但是……

    闭了闭眼,尔后,他坚定地睁开,眸光坚定得闪着亮光。

    “好,本王就姑且召唤本王的精灵,如果本王发现你在说谎,你的脑袋就给本王小心一点!”

    他用强势凌人的话语掩饰心底的纷乱。

    “老奴愿意以性命为自己说过的话负责!”德全丝毫不曾犹豫地起誓。

    傲宸夜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在看不出他任何的退缩,于是,他暗暗提起真气,凝神施咒开始召唤只有他能够主宰的分身精灵……

    就在傲宸夜才刚刚施法召唤,忽然,他强烈地感觉到——“它在这里?!”

    仅是眨眼间,他嗖地一下身影一动,便闪到牢房的角落那边去,德全公公一头雾水地转身顺势看过去,却看到——“啊?!怎么会……一定是可儿小姐昨晚被不知名的人带走时候不小心落下的。”德全看着傲宸夜从寥寥杂乱的干草丛里捡起来的水晶吊坠,震惊得老眼瞪得大大的。

    可儿小姐掉了这水晶精灵,以后王想起来一切,要如何找到她?

    角落这边,傲宸夜拿着水晶吊坠,银亮色的链子挂着水晶,他的龙分身精灵便在水晶里面忽闪着回应他召唤的光芒。

    愣愣地看着这条细致的项链,明显就是给女人佩戴的饰物,什么时候……他竟然会把自己的分身精灵做成首饰送给女人?这在以往根本就不可能的!

    可是,事实现在明摆在他的眼前……

    “原来我真的曾经那么眷宠一个女人吗……”他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事实,恍若天方夜谭地喃喃着。

    看着他似乎深受打击无法接受事实的表情,德全公公有点担心起来,不知道大殿下给王服下的忘情丹会不会因为王知道这些往事而又让他身体不舒服?

    想起之前王因为阳曦公主的情丹而出现的种种不适,他便无法不紧张:“王,您……没事吧?”

    只是,傲宸夜并没有回应他的关心,一双黑眸一瞬不瞬地只盯着水晶看,他看的是……小金龙精灵额头的那一滴明显的殷红。

    一股强烈的感应在告诉他,那是……一滴鲜血,人的鲜血!

    是谁的血曾经染进了小金龙的心,是谁,曾经让小金龙刻骨铭心,以至于它留下了那一滴鲜血……

    “王,您怎么了?”

    见他一直只是静静地看着水晶吊坠出神,德全不免更加担忧,于是走近来。

    “这血……”傲宸夜轻轻喃喃着,只觉得那一滴殷红,鲜艳得有些刺眼,刺得他的心在隐隐生疼。

    德全公公听到他的轻声呢喃,顿时了悟,他恍然想起来地惊声说道:“对对,奴才想起来了,那一天可儿小姐在枯井救奴才的时候,正是因为她的手被磨破了,血液流到了这吊坠上,唤醒了小精灵,所以我们才被您的精灵给救了起来。”

    她的手……流血了……

    傲宸夜只觉得胸口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捶了一下,他闭了闭眼,为自己仍旧没有对她有任何印象而感到难过。

    嗓音有些嘶哑地低声问道:“……为什么之前都不告诉我这件事?她叫你不说你就不说,你是不是不把本王放在眼里?你该应该告诉我……”

    他的嗓调听起来没有任何的锋芒,只是纯粹的抑郁。

    德全公公既是惭愧却也略微显示出自己的打抱不平:“以王当时对阳曦公主的宠爱,王恐怕只会让可儿小姐息事宁人吧,恐怕不会允许可儿小姐对阳曦公主‘说三道四’。”

    听言,傲宸夜忽然觉得耳边隐约响起一句话——我不允许你诽谤阳曦……

    仅是一掠而过的话语,却让他瞬间抓住了一道黑暗中的出口。

    他感觉,是他对可儿说过的话!

    心头猛然间涌入澎湃的波涛,他将水晶吊坠举至眼前,双眸专注地盯着小金龙看。

    ——吾的精灵,告诉我这血滴的故事!

    他在心底利用强烈的意念开始感应他的分身精灵。

    小金龙精灵是他千万年修炼成的,他们之间有着心有灵犀的共鸣。

    就在他强烈的召唤着小精灵的内心之时,沉寂的小金龙骤然闪烁起更加强烈的金光,伴随着星点红晕,“嗖”地一下,金红色的光芒照射向傲宸夜的额头……

    一瞬间,傲宸夜在意念里看到了——可儿奋不顾身地跳入枯井拉住德全,他们两人危险地悬挂在井边,她努力抓住井壁石的手淌下滴滴血液……

    只是片刻的功夫,他便感应到了精灵向他传递的所有画面。

    然后,金红色的光芒慢慢地暗淡下去,直至消失,小精灵又恢复了普通状态的首饰。

    傲宸夜紧紧地握着吊坠,心中尤为方才“看”到的那一幕感到震动。

    “原来……你是被她感动了……”他对着已经陷入沉睡的小精灵喃喃,喉咙紧缩得连嗓音也变得沙哑。

    那个笨女人,就那么跳下去,完全不顾自己的生命危险。

    天!他到底还遗忘了多少关于她的美好?

    沉痛地闭上眼睛,掩饰住眸底那一股翻涌的波澜。

    可儿……

    他在心底品味着这个有点陌生,却又感到很熟悉的名字,胸口窒闷得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好一会儿,他才睁开眼睛,重新整理好心绪,收起水晶吊坠。

    冷静又重新回到他那双深邃的黑眸里。

    认真地看着德全,他很认真地问:“你是不是知道本王为何会忘记可儿?”

    主仆共事这么多年,德全的言行举止都在告诉他,他一定知道一些什么。

    听到主子这么问,德全心里顿时觉得眼前光明起来,然而,一想到事情会牵扯到主子最敬重信任的亲人,他忍不住犹豫了一下。

    “德全?”见他似有所忌讳地不回答,傲宸夜询问的语调微微沉了下来。

    看到他势要追究真相的强硬气势,德全只好轻声地回答道:“王,老奴……老奴没有证据,但是老奴怀疑是大殿下给您服下的根本不是情丹的解药,而是冷云手里被盗走的忘情丹……”

    话说到一半的时候,见傲宸夜的黑眸一瞪,目光隐隐透出不悦,德全赶紧请求道:“王您且不要生气,待奴才慢慢道来那些疑点……”

    于是德全便将那些他所见到的,听到的疑点通通都告诉傲宸夜,包括——“王,您还记不记得昨天在您去圣殿之前,您知道可儿小姐当时失踪,是多么着急地命令老奴等人一定要找到她,否则就要老奴的命呢,记得当时……”

    于是德全接着又把傲宸夜当时听到可儿失踪的消失是如何反应激动,是如何紧张担忧她虚弱的身体等等这些一一又说了出来。

    听着德全的描述,傲宸夜愣住了:“我……是那样的吗?”

    他会为了一个女人而失去了方寸,竟然……还摔了他重视如命的腾龙国奏折?!

    “千真万确!当时还有其他宫人也在,王完全可以去找他们来问话!”

    “这麽说,王兄他……不,不可能的,王兄怎么可能会给我吃忘情丹,他一向都不可能会干涉我的任何事情,不会的……”傲宸夜无法相信地摇着头,俊庞有些苍白,眸底有着被深深打击的颤动。

    叫他怎么能相信……

    一向视如妹妹的阳曦算计他,连他最敬重的大哥也对他……

    “王……”德全公公看着主子深受打击的表情,心里亦是感到难过。

    服侍主子这么久,他又如何不知道主子是多么重视亲缘。

    因为六贵妃曾经的背叛,主子一下子失去了双亲,包括在已故的老王后肚子里的小公主,所有的亲人突然都离开了年纪轻轻的主子,那种痛苦,他是亲眼看着主子怎么熬过来的。

    如今,让主子接受大殿下也在算计他,是一件多么残酷的事情。

    “……我不相信!”傲宸夜紧紧地一握双拳,逃避什么般地低吼一声,嗓音嘶哑得几乎破碎,然后一甩头疾步离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