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她是他的女人

    暗沉的夜逐渐加深,淡淡的月牙从层云之中缓缓移动着,一直往很远很远的天际而去,直到完全月影完全隐去,一丝曙光承接着照射下来……

    天刚蒙蒙亮,人们犹在睡梦的余韵之中。

    然而,一向尊贵得不可有任何喧嚷的宸宫此刻早已经失去了高高在上的肃静,只见此刻一名侍卫匆匆忙忙地赶来,老远就喊着:“报——急报——”

    才刚刚踏出寝宫的傲宸夜听到这突兀的急报声,让他淡定的脚步险些没打岔。

    昨晚因为莫名的烦躁而夜不成寐,想起那个在地牢里的小女人,他浑身上下都那么不对劲,整夜在寝室里坐立不安得让他此刻心情烦躁到了极点。

    他难忍浮躁地狠狠一踩脚步至前厅,再也忍不住胸口那股郁结的烦躁吼道:“该死的哪个不懂规矩的,现在是前线打仗了还是国家要**了,一大早就在本王的寝宫大吵大闹,不想活了是不是?!”

    吼声震得在宸宫里的宫人都吓了一跳,有序的忙碌差点乱了章法。

    一向优雅淡定的王,怎么今天一大早就火气那么旺盛?还这么失地怒吼,此举实在是叫人既是意外又是吃惊。

    匆匆忙忙奔进来的侍卫听到主子的怒吼,心知惹恼了圣颜,于是赶紧跪到傲宸夜的面前请罪。

    傲宸夜心烦地绷着俊脸冷冷地道:“什么事?”

    侍卫于是半点不敢耽误地立即说出实情来:“王,不好了,昨天关在地牢里的重犯已经逃走了,守牢的侍卫还有德全公公全部都被迷昏了!”

    听闻这个消息,傲宸夜只觉得脑子轰地一下,有瞬间的空白。

    她离开了……她走了……她去哪里了……

    这一瞬间的恍惚,接连进入他脑子里的就只有这几个问题。

    心,也变得空白,无法言状的慌乱让他几乎无法第一时间作出反应。

    好一会儿,他恍然才从那一片思想空白之中缓过神来。

    当机立断地,他大步迈开修长的腿往外走去:“本王过去看看,你立刻去通知冷云,叫他带队搜查王宫的各个角落。”

    “是。”侍卫速度敏捷地离开。

    ……

    来到地牢,那些昏迷的侍卫才刚刚苏醒过来,身体还虚软地由换班的侍卫搀扶着,整个人都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

    当傲宸夜的身影出现在地牢的时候,他们吓得几乎没屁滚尿流地立即挺直腰杆子,战战兢兢地请罪道:“王,属下该死!”

    “你们确实该死!本王现在没空定你们的罪,德全呢?”他问着话的同时往那一个曾经关着可儿的牢房而去。

    那些侍卫赶紧跟随在后,一边给予回答:“公公就昏倒在里面的牢房,现在还没有清醒过来。”

    回答的时候,傲宸夜已经大步进到了牢房,当他看到德全公公昏迷在牢中草地上的时候,他的眉头狠狠地皱起。

    他屈指一弹,金光闪烁着射向德全的额头……

    不一会儿,德全公公便恍惚地清醒过来,似乎是还没有意识到周围发生了什么事似的,他有些迷迷糊糊地转了转小小的眼睛看一下自己到底是在什么地方?

    当他的目光触及到站在他头顶旁边的傲宸夜之时,他惊吓地猛然瞪大小眼睛,同时赶紧从地上爬起来,顺势转个身跪向傲宸夜。

    “王,奴才……奴才叩见王。”

    低垂着头,尽力让自己的表情演得逼真,连声音都是颤抖的。

    “德全,我问你,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傲宸夜冷冷地发问,垂眸锐利地看着德全的头顶,眸底流转着精光闪闪。

    这德全昨晚才到御书房替可儿求情,现在又出现在这里……

    一听主子的话语,德全心中猛然一跳,知道主子正在怀疑自己,于是他更加谨慎小心地开口道——“昨晚奴才本来是想来好好地劝说一下可儿小姐,希望她可以主动跟您认罪,这样或许您还会顾念往日里的情分放过她,可谁知道才刚进来,就突然闻到一股香味,紧接着奴才就不省人事了,直到刚刚醒来……”

    为了能够骗住精明的主子,他的话必须以假乱真。

    听着他的解释,傲宸夜的黑眸眯了眯,侧首询问昨晚守夜的其中一名侍卫:“昨晚德全公公是这么跟你们说的吗?”

    那名侍卫先是看了看德全公公,见他没有任何其他的表示,有些踌躇着,最后壮着胆子和盘托出补充道:“这……差不多是这样,不过,公公还说是王吩咐要提审犯人,所以属下等才让公公进了牢房里。”

    “哦?德全,本王下旨要提审犯人?”傲宸夜的语调骤然低柔得让人只觉得一阵凉飕飕的阴森。

    然而,毕竟跟随了傲宸夜这么久,大风大lang也见过不少,德全应付自如地作出一副罪该万死的歉疚表情来。

    “奴才知罪,可奴才如果不这麽说就没有办法见到可儿小姐,奴才只是……只是想帮可儿小姐找一条活路而已啊,奴才……王如果赐死奴才,奴才也是罪该如此,可奴才只盼能够在死之前得知可儿小姐到底如何了,毕竟可儿小姐曾经救过奴才一命,奴才这条命这次为了可儿小姐断送也算是还了。”

    说到最后,德全忍不住悲从中来往事不堪回首地哀哀一叹。

    而原本冷静的傲宸夜在听到最后那一段话的时候,冷锐的黑眸顿时跃上一抹惊讶。

    “可儿救过你一命?怎么这件事本王从来没有听说过?”

    “这……”德全公公似是有些难以启齿地看了看周围那些闲杂人等,似乎不太方便让人知道太多地犹豫着。

    见状,傲宸夜自然是明白了,他挥挥手:“你们都出去,好好给本王守住门口,任何人都不得进来。”

    “是!”众侍卫训练有素地速度离开。

    直到地牢里只剩下他们两人,傲宸夜于是提问道:“德全?到底是什么事如此神秘,本王倒是好奇了。”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他的眼神却是散发着精明的锋芒。

    德全先是慎重地磕个头,请罪地道:“奴才不该隐瞒王任何事情的,只是这件事关系到伏龙国和腾龙国,所以可儿小姐一直让奴才保守秘密,她说如果让您知道,恐怕会对两国的交好不利,可儿小姐一心只为您着想啊!”

    忍不住地,他喊冤般地呼喊一声。

    傲宸夜的眉头不着痕迹地蹙了蹙,心中却没有为他喊冤似的语调有丝毫的起伏。

    他要知道的是事实,至于可儿……他以后再慢慢审判她的功与过。

    “继续说。”他只是冷静地催促一声。

    看他没有半点反应,德全公公心中的疑问更深,王一定是又是吃了忘情丹,否则怎么会对可儿小姐半点反应都没有?!

    现在,阳曦公主已经被制裁,两国的友好已经打破,他不用再有任何的忌讳,终于可以和盘托出一切了!

    于是,德全公公便将自己奉命去监察阳曦公主是否绑架可儿的幕后黑手,又是如何在听到真相之后差点被灭口,最终被可儿从枯井之中救了起来的过程一一详尽地说了出来——“那一天,奴才奉王的命令去查绑架可儿小姐这一事的真相……”

    整个故事有点长,应该说德全公公说得太详尽,点滴不漏。

    傲宸夜静静地听着,只是,听得越多,他的眉头却是皱得越紧,眼神由开始的冷静,到中途的迷惘,再到最后的震惊。

    直到德全公公说完,好半晌,他都不曾开口。

    因为,太过于震惊,更……无法相信自己竟然对于可儿被绑架过一事完全空白,不仅如此,可儿竟然拥有他的分身精灵水晶龙这件事,他也是一点记忆都不曾有。

    那种对可儿的过去完全一片空白的感觉,让他浑身发冷。

    为什么他突然才发现自己对可儿的记忆根本就是缺失的,只知道她是他的女人这个事实,却不知道她的其他任何事情,就连……他们是否有过欢爱都不记得。

    是啊,他到底是什么时候让她变成他的女人的?在哪里?

    为什么他想不起来她成为他的女人的过程,可是,他身体的本能却在告诉他……他们有过欢爱!他曾经深深地拥有过她!

    可是,他却完全想不起来那些画面,那种记忆缺失的感觉,让他感到惊秫。

    尽管他努力地想要去想关于可儿的一切,然而却是什么都没有!

    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心潮开始动荡不安,一种他无法控制的空白无力,让他连说话都显得有些艰难。

    “德全,你……确定你的这番话没有丁点欺骗本王吗?说的都是事实?”

    他对可儿的记忆……让他直觉得德全在说谎,也许,是他下意识地希望德全在说谎,这样他就不用为那记忆缺失的感觉而心惊。

    然而,德全接下来的话打破了他的逃避心防。

    “王,如果不是您亲自把分身精灵送给可儿小姐,是没有人能够从您手中拿走的啊,那可是您凝聚了千年而分出来的精灵,只认同您亲自选择的其他主人,而且绑架可儿小姐一事如果您不信还可以去问阳曦公主,或者问梅姑姑,甚至其他人,知道这件事的人其实不少,只是大家以前都碍于阳曦公主的身份不敢说而已。”

    德全真诚地辩白着,心里已经完全确定主子是中了大殿下的圈套了!

    王真的完全忘记可儿小姐的一切了!

    大殿下给王吃的不是情丹的解药,而是忘情丹!

    他终于找出问题的症结了,希望这一次王能够完全记起跟可儿小姐的一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