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黑夜相谈

    毛绒绒的貂裘披风裹住身子,隔绝了冰冷的空气,慢慢地暖和了她的身体。

    “谢谢你,公公。”可儿感激不已地又红了眼眶。

    还是有人关心着她的……她原来并不是那么孤单……

    周到地帮她整理好貂绒披风,让她裹得严严实实温温暖暖的,德全公公这才放手。

    只是,他的呼吸隐隐开始变得有些啜泣起来,很不舍地哽了哽喉咙,把声音压得很低地道:“可儿小姐,虽然老奴很舍不得您,可是您不能再继续呆在这里了,您会没命的。”

    可儿表情苦涩地牵强一笑,反过来安慰他道:“公公,不要为了我伤心,你说的……我知道,能够在临死前被你这么关心着,我……其实已经觉得很好了。”

    她强忍着悲伤,更加强忍着……面对即将死亡的恐惧。

    人生在世,有几个不怕死的人呢,她也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个普通人而已。

    德全公公抽噎了一下,然后赶紧又收拾好自己的心情,表情谨慎地往牢房外面看了看,又侧耳聆听什么似的,动作颇为鬼鬼祟祟。

    可儿正疑惑他的举止,还没有开口发问,只听牢房外面不远处接二连三地传来有人倒地的声音:“噗、噗、噗!”

    “公公?”她有些惊地不觉出声,心里隐约感觉到了一些端倪。

    “嘘!”德全公公赶紧示意她小声一点。

    于是,可儿只好闭上嘴巴,等待着他说话。

    德全公公很谨慎地又仔细听了一下动静,终于确定外面的人已经全部倒下,他才放心地稍稍松了一口气。

    随之,他依旧保持着小心翼翼地压低声音对可儿解释道——“小姐,老奴已经将外面的人都迷晕了,如果您愿意,老奴现在就送您离开王宫,您留在这里实在是太不安全了。”

    闻言,可儿有点预料到却仍旧感到意外,她惊讶又期待地亮起了眼眸:“公公,您真的能让我离开吗?可是……如果傲宸夜发现是你放我走的话,他……”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德全公公便宽慰她地笑了笑:“小姐就不要担心老奴了,老奴来这之前早就布置好一切,您还信不过老奴的办事能力吗。”

    “这……公公在傲宸夜身边那么久,我怎么会怀疑你的能力。”

    能够在一国之君的身边当红,怎么可能是简单之辈。

    “那不就得了,反正老奴不会让自己出事的,您看,老奴已经帮您准备好了包袱,里面有银两有衣服,还有还有,您的手伤还没有好,老奴把药也给您准备妥当了。”

    昏暗之中,她看着德全公公快速地敞开包袱,为她一一清点该有的东西,她感动得眼泪忍不住又掉下来。

    “……公公……”

    很想说些什么感激的话,可是却发现说再多也觉得矫情,一切只能化作感动的眼泪扑哧扑哧滑落……

    “小姐不要哭,比起小姐在枯井中不顾生命地救老奴,老奴做的这些根本就不算什么的。好了,时间很紧,小姐赶快跟老奴走。”

    疼爱地拾起袖子帮她擦干眼泪,德全公公依依不舍地眨了眨泪湿的老眼,然后保护性地拉起她的手就赶着往外面奔去。

    黑暗之中,可儿看不太清楚路,只能被动地跟随着德全公公的脚步跑。

    一直一直地跑……

    不知道自己跟着跑了多久,只觉得气喘吁吁,却半点不敢停留下来。

    直到来到大宫门前不远处的一个角落,他们才停了下来。

    德全公公先是用手势示意她躲好一点,然后才压低声音对她解说道:“小姐,等一下会有一辆出外办事的马车过来,老奴已经跟办事的小太监打好了招呼,为了避开夜晚街上巡逻的官兵,他会带你从偏僻的小道离开,您就在出了第一个林子的那里下车,那有一家猎户,您去借宿一宿,明天天一亮就沿着猎户家的正前方一直走,再过一个林子就会到京城市集,到了那里,您就……好好保重。”

    别离的伤感顿时漫上心头,可儿强忍着眼泪,感伤,也感激。

    “公公,你也一定要保重!”

    所有的情感,最后都只能化作这一句话。

    就在此时,马车得儿得儿地经过他们身边来了……

    德全公公一看到驾车的小太监,于是赶紧催促可儿上车:“小姐,您快走。”

    接过包袱,可儿眼泪盈眶地瞅着他,咬咬唇,忍住了离开的种种感伤,终于背过身上了马车。

    看着她上了马车,德全公公擦了擦眼泪,对驾车的小太监点了点头,然后便挥挥手:“快走吧。”

    驾车的小太监也点了点头,然后一抖手中的缰绳,“噼啪……”鞭绳轻轻地响起,马儿便又重新拉开步伐,朝着宫门那边走去。

    静静地看着马车远远地走去,德全公公在心里默默地祈祷着——可儿小姐,希望您能够安全地回到自己的世界里。

    然而,他们都没有发现的是,对面那一边,冷云正好巡夜经过,注意到了他。

    顺着他的视线,冷云看向正准备出宫的马车,埋头寻思了片刻,然后便朝着马车快步追过去。

    当德全公公终于注意到冷云的身影之时,震惊地瞪大了眼睛,担心不已地看着他朝着马车追去,心中焦急不已。

    冷侍卫长怎么就恰好这时候出现在这里,他可不好应付啊!

    ……

    这一边,马车来到宫门前,却被守夜的侍卫给拦下。

    “停!下车检查!”

    小太监见侍卫公事公办的样子,于是讨好地笑着道:“大哥,您看我赶时间出去,不然天亮之前很难将御厨要用的菜采购回来,今天我已经迟出门了,要是来不及回来上头会责罚的,您就通融通融,让我赶紧出宫采办吧。”

    说着,他很识相地从怀中掏出一个银子递过去。

    看着发亮的银子,侍卫却犹豫了,最终没有伸手去拿,只是说话的语气还是缓和了一下:“不行呐,最近宫里不太平,我等都不敢怠慢,我们就按例看看,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说完,侍卫就要拿手中长矛掀开马车的帘子。

    可儿呆在车厢里,紧张得连呼吸都不敢,浑身冒冷汗,心里乱得没有了主意。

    糟糕了!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

    她心惊肉跳地看着那银晃晃的长矛已经接触到帘子了……

    就在她以为自己就要被发现的时候,忽然车厢外面传来一道有点熟悉的声音——“不必检查了,就让他快点出宫吧,今晚是我托他买点东西所以耽误了他的时间,你们都退下吧。”

    当她听出这把声音的主人是谁的时候,她震了一下。

    冷云?!

    竟然是他……

    是不是德全公公找他来帮忙的?

    一定是的,否则冷云怎么会无端端地帮她度过这一关。

    谢谢你,冷云。

    随后,她听到侍卫退下的声音,然后,冷云轻声对驾车的小太监吩咐道:“你去吧,不过,路上千万小心点!”

    听着他似有别意的嘱咐,可儿内心翻涌不已。

    谢谢你们……

    她无声地在心里念着。

    马车得儿得儿地又开始启程,很快地就穿过大宫门,往广大的天地奔驰而去。

    冷云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马车很快地消失在黑暗的那一头,眸光若有所思。

    随后,他便转过身,直直朝着德全公公所在的角落而来。

    眼看马车终于离开王宫,德全公公这才心有余悸地松了一口气。

    然后,他静静地等待着冷云的到来。

    来到角落,冷云左右看了看没有其他人注意这边,于是迅速地闪入角落内。

    “公公,方才马车上的……可是可儿小姐?”

    他一开口,便开门见山地询问着,以证心中的怀疑。

    德全公公见事情已经走到这一步,于是不打算再隐瞒,干脆坦诚道:“是的,是我把可儿小姐放走了。”

    听言,冷云似乎也没有多大意外似的喃喃感叹着:“我就知道……”

    看见他全无意外的表情,而且还如此镇定,德全公公不解了:“侍卫长既然知道那是可儿小姐,为何刚才还放她离开?”

    “因为……我也不想看到可儿小姐死于非命,而且……我觉得王此举有点……”冷云皱着眉头,心中有所犹豫不知道该怎么说。

    德全公公却是似乎知道他想说什么,一语道出:“你也觉得王此举太过于绝情了是吗?绝情得都不像是王真正会做的事是不是?”

    “……是的,而且我还听手下的侍卫说那天在圣殿里,王竟然跟长老都一致认为可儿小姐手中的紫灵镯是她偷来的,这……跟王之前所说过的话完全不符合,王之前在水晶宫那边曾经亲口对我和明日她们提过,紫灵镯是他送给可儿小姐的,现在却突然……”冷云甚是想不通这其中的缘由,却也不想对主子评判太多,于是话只说到一半。

    听着冷云这番话,德全公公有所同感地点了点头。

    尔后,他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周围,随之压低声音语出惊人:“侍卫长,我怀疑大殿下给王吃下的不是解药,而是另一种控制王的毒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