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偷偷摸摸

    就在她哭得稀里哗啦的时候,一道亮光忽闪进来,在黑暗之中,这不明显的亮光逐渐幻化成一道修长的人影。

    “谁?”可儿惊地瞪着那黑暗的人影看。

    然而,对方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黑暗里,她看不清楚对方的脸,但是……

    一种强烈的压迫感从黑暗中朝她而来,这种气势凌人的感觉……

    如今的傲宸夜才会给她这种感觉!

    意识对方身份的瞬间,可儿浑身心都进入了戒备状态,她赶紧装作揉揉眼睛看清楚对方般地擦掉眼泪。

    尔后,她依旧保持着蹲坐的姿势,仿佛根本对来人不为所动。

    悄无声息地咽了咽喉咙,让自己的嗓音听起来很正常她才开口对着暗影嘲弄地道:“高贵的龙王,怎么这么纡尊降贵来这种低三下四脏乱的地方?!”

    听着她讽刺的言语,暗影的身躯微微绷了绷,随之便漫步优雅地朝她走来。

    直到来到她面前的一步远,他才站定,低头俯视着她。

    随着他的靠近,那熟悉的男性气息立即笼罩住她周围的空气,夹杂着她曾经那么眷恋的暖暖龙涎香。

    可儿没有仰起头看他,只是静静地看着他散发着淡淡明黄色的龙袍衣摆,等待着他又会对她执行什么私刑?

    然而,让她意外的是,他也只是跟她一般安静地站在她的眼前,没有任何动作。

    可儿蹙了蹙秀眉,心中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他这样不说话到底是想干什么?

    于是,就在可儿心里头七上八下的时候,那个沉默了好半晌的男人终于肯开金口了。

    “你哭了?”他的嗓音似是带着些许压抑的嘶哑,听起来好像对她有一丝怜悯?

    哈!肯定是她听错了,绝对是她误解了!他的语调一定是鄙夷的,她幻听!

    在心底狠狠地抨击一下自己的听觉,同时也狠狠地提醒自己不要再对他抱有任何的希望。

    于是,可儿冷冷地勾了勾樱唇,漾开一抹自嘲的弧度坦荡荡地道:“我都要没命了,哀悼一下自己年轻的生命不行吗?”

    她冷冷淡淡地反问着,脸上忍不住流露出凄凉的痕迹,想不到她白可儿竟然客死异乡……

    即使在黑暗里,他清锐的黑眸也能够将她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下意识地,他不喜欢看到她脸上那抹凄凉。

    “本王还没有让你死!”话语不受控制地冲出喉咙,就连他也无法解释自己为何突然似乎有些冲动……想要将她带出这个黑暗的牢笼。

    当这个冲动的念头涌上来的瞬间,他的俊庞一僵,理智立即将之镇压下去。

    该死的,他是来审犯的,不是来发布同情心。

    同情心……他从来都不觉得自己会泛滥这种东西。

    暗暗抿紧薄唇,他不等她对自己的话有所回应,急于撇开刚才那一刹那的冲动,立即又接着开口冷冷地问道:“说吧,你到底是如何得到圣镯的?又是如何让圣镯听命于你?如果你肯说出来,或许本王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

    生路?他说……可以考虑放她一条生路?

    呵呵,真可笑,这个曾经说过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的男人,现在竟然说他可以考、虑放她一条生路!

    可儿身心疲惫地道:“要杀要剐随便你吧,我无话可说。”

    如今,面对着这个绝情的男人,她再说,也是多余……

    听到她完全不为自己求生存的回答,傲宸夜只觉得心头火气不打一处来。

    他都愿意拐弯抹角地放过她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怎么就不知道抓住机会让自己活下去!

    该死的,这会儿倒变成他在为她着急似的。

    他这到底是着了什么魔!

    暗暗深呼吸,强忍住胸口处涌动着的莫名怒火,他愠怒地绷着嗓音:“你就真的这么不怕死?”

    死谁不怕?可是她有得选择吗?从头到尾都是他在主导着这一场戏,她只是他排戏的一颗棋子而已,棋子有说话权吗?!

    可儿轻轻咬住下唇,沉默了:“……”

    许久等不到她的回答,傲宸夜气得地一伸手捏住她的下巴:“抬起头看着本王说话!”

    可儿一偏首,甩开他捏住下巴的手,嗤之以鼻:“我又没有你那样的透视眼,对不起,在这样的环境我看不到你!”

    又是这般挑衅讽刺的话语!

    傲宸夜只觉得自己正在愤怒得要崩溃的边缘。

    “好,很好!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本王就成全你不畏牺牲的精神!明天祭典就拿你来当祭品!”

    狠绝地丢掷下这一句话,他用力一甩衣袖,背过身之际,淡淡的金光忽闪而起,又忽闪而灭,而他的身影也随着金光的消失而消失。

    犹如来时一般离开得悄无声息,外面看守牢狱的侍卫完全没有发觉他有来过的痕迹。

    黑暗之中,她就这么看着他那一抹黑暗的身影消失于眼前,鼻头一阵灼热,热气冲刷着泪腺,刚刚强忍住的眼泪再一次滑落。

    晶莹的泪滴落的一瞬,视线斑驳成碎片,留在她心里……他的身影也随之而变成回忆里的碎片。

    伴随着她的心,一起破碎……

    “嘀、嗒,嘀、嗒……”圆滚滚的泪珠,一颗一颗地落到地上,很快地消失在黑暗的地面里,随风而化。

    再一次环抱住自己的膝盖,她埋首入膝盖里,让自己的思绪彻底放空,什么都不要再去想,就这样……死在他的手里,也许是她在这个举目无亲的时空最好的结局了。

    明天……再见了,我爱过的,怨过的男人……

    ……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只觉得周围的空气越发冰冷起来。

    深夜,冷得刺骨。

    更加抱紧自己的身体,她咬牙强忍着寒冷,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

    小小的窗口之外,那一轮淡淡的月藏在夜空的层云里面,散发着微弱的光,渲染了周围的氤云,若隐若现的飘渺,给人一种向往的神秘,却也有种伤感的遥不可及。

    看着那一弯神秘得让人向往的月,她的脑海里不由地浮现那一句诗:“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轮回?几世轮回之后,会不会有一天觉得这样的夜色有点熟悉……”

    心里,突然涌起一种对神秘轮回之说的伤感。

    轮回转世了,那个“她”也已经不是她了。

    谁又记得曾经的自己在前一世做过什么?

    也许,来世的某一天,两个曾经相爱的人迎面走来,彼此投下熟悉的一眼,在踌躇这那一份熟悉的犹豫中,那一瞬间缘分却早已经在片刻的犹豫之中错过了,于是,前世的恋人,成为了今生擦肩而过的陌生人。

    或许,她也曾经在二十一世纪的某个瞬间那样地错过前世的恋人……

    如今,她又在这个异世时空里,错失她自己爱的人。

    伤感,就这么弥漫着她的胸口,而她也无力去阻止伤感的泛滥。

    就在她沦陷在自己编织起来的伤怀中的时候,忽然不经意地听到牢房外面的不远处传来交谈的声音——“公公,您深夜来此不知有何吩咐?”

    侍卫恭恭敬敬的说话声音。

    公公?

    莫非是德全公公来了?

    就在她如是猜测的时候,听到了德全公公的声音——“王说要亲自审问后宫妃嫔白可儿,命我前来带走犯人。”

    “这……公公可否有王的手谕?”侍卫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迟疑。

    “因为事情涉及后宫,王不想太张扬,怎么,你是不是怀疑本公公带来的口谕?”德全公公的话说到最后变得有些严厉,那威严让人震慑。

    侍卫于是再也不敢阻拦地赶紧应承道:“小的不敢!公公请在此稍等,待小的去把犯人带出来。”

    “不用了,你就留在这里守着,本公公还要好好教训教训这名后宫女子,免得她到了王的面前胡乱说话惹王生气。”

    听到德全公公这样说话,侍卫对于他此番前来提审犯人的口谕更加深信不疑了:“是的是的,公公请。”

    随后,可儿听到一阵脚步声越来越靠近。

    不到一会儿,德全公公便已经来到牢房前。

    他一眼就看到瑟缩在角落里冷得发抖的可儿,他心疼不已地轻声叫唤道:“可儿小姐,是老奴啊……可儿小姐……”

    直到这一刻,直到正真看到他熟悉的短小的身影,直到听到他这么真心诚意关心着地叫着她的名字,可儿才终于完全放任心中的温暖弥漫开来。

    她激动地站起来,与之同时,德全公公三两下就打开牢门,快步朝她奔过来。

    “公公,你……你怎么来了?”可儿哑声微微哽咽地问着他。

    她知道他一定不是傲宸夜派来的,只是他这么偷偷摸摸地来这里,还带着一个……包袱?她的心咯噔猛跳了一下……

    “嘘!小声一点,来,先把这披风穿上再说。”看到她穿着单薄,德全公公赶紧将悄悄带来的包袱打开,拿出厚厚的披风为她穿上。

    毛绒绒的貂裘披风裹住身子,隔绝了冰冷的空气,慢慢地暖和了她的身体。

    “谢谢你,公公。”可儿感激不已地又红了眼眶。

    还是有人关心着她的……她原来并不是那么孤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