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暗夜访客

    可儿疼得倒吸着气,摸索着从地上爬起来,透过高高的墙壁上方那一个小小的方形窗口照进来的暗淡光线,她看到自己的手掌一片血肉模糊.

    “哧……”她看得又狠吸了一口气。

    她的右手之前因为在枯井里救德全公公的时候已经受伤,虽然有灵丹妙药治疗,可是伤口也只是刚刚愈合而已,现在又被这么折磨,旧伤又发,再加上新伤,所以这次伤得更厉害了……

    刺辣辣的痛一阵又一阵地揪着她的呼吸,她难以忍受地随意找到干净点的地方坐下,然后用没有受伤的左手在怀里掏啊掏。

    不一会儿,她终于从兜袋里摸出一个药罐子。

    用嘴巴将药瓶塞子咬开来,她小心翼翼地往受伤的手上撒下药粉,一边自言自语地自我调侃着:“还好我聪明随时带着这神药,不然估计我就算有九条命也不够这样接二连三地流血流光去,不过我还是要省着点用,这药值钱着呢……”

    她喋喋不休地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想要通过说话来分散一点注意力,这样子敷药的时候也许就不会感觉到那么痛了。

    可是——“嘶……”

    还是很痛啊!!!

    火辣辣的灼痛感觉啊!!!!

    而且……一个人孤零零地在这黑暗的世界里,自己给自己敷药……

    一种前所未有的脆弱涌上心头,热气顿时不受控制地冒上眼眶,她委屈地呜咽出声——“呜呜呜……”

    她一边给自己上药,一边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明明不想哭的,可是讨厌的眼泪就是要自己掉下来,真廉价!跟自己一样那么廉价!

    想起那个没心没肺的男人,她伤心得将药瓶子气呼呼地放下,脑袋一埋入膝盖里,压抑地哭泣起来。

    “呜呜呜……臭男人!傲宸夜是大混蛋!超级宇宙无敌大坏蛋!呜呜呜……”

    就这样,昏暗杂乱的牢房里,那一抹娇小的身影在角落里哭得颤抖不已,凄凉得让人不忍,然而此刻却连其他人影都没有。

    天地间,仿佛只剩下她一个伤心的人。

    ……

    夕阳西下,失去了阳光的温暖,积雪逐渐散发出寒气,冰冷的气息渐渐笼罩住整个王宫。

    偌大的御书房殿院外,一抹短小的身影蹦跶蹦跶地奔走着,直直朝着御书房奔去。

    忽然,冷云从另外一个方向急匆匆而来,差点跟德全公公迎面撞上。

    “啊(啊)……冷护卫长(公公)!”两人同时惊地发出声音,反射性地齐齐后退一步以免真的碰撞上,可见刚才两人内心之着急,才会让平日里行为举止都规规矩矩很谨慎的他们急成这个样子。

    就在两人齐齐喊声之后,德全公公迫不及待地首先开口:“护卫长,我听底下的人在传言说可儿小姐被王给抓起来关进地牢了,此事当真?”

    “公公,在下也正是为此事而来,可儿小姐她擅闯圣殿,被王和长老还有伏龙国的顾命大臣们都看到了,这事实在是棘手。”冷云也是着急不已。

    听到事情的原委,德全公公急得不得了地在原地来回走了几步,嘴里喃喃不已——“这真是糟糕了!擅闯圣殿可是死罪啊!而且还让长老和伏龙国的顾命大臣都看到……即使王有心放过可儿小姐,也很难找到理由啊!”

    冷云深有同感地沉重地点了点头:“在下亦是觉得王这次会很为难,可儿小姐怎么会跑到圣殿里去,我原先奉命跟踪阳曦公主殿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不知道可儿小姐早已经在圣殿里面,否则我怎么也会先将可儿小姐带出去,可是……可儿小姐是怎么进入圣殿而不为任何人发现的?”

    德全公公一拍拂尘的柄,恍然道:“难怪我们一直到处都找不到可儿小姐,原来她是跑到圣殿那去了,唉……这下子可如何是好?”

    蓦地,他想起此次前来的目的,于是赶紧邀请地道:“侍卫长,我想去跟王求求情,你觉得如何?”

    冷云的眼睛一亮,立即附和着:“在下也正有此想法,只要王答应不再追究可儿小姐擅闯圣殿之罪,只要王肯放过可儿小姐,那么就会有办法化解可儿小姐的劫难。”

    于是,两人偕同一起,又继续犹如刚才那般急匆匆地朝着御书房走去。

    很快地,他们便来到了御书房。

    “王,属下等有事求见。”冷云恭谨地开口请求。

    “进来吧。”

    里面很快地传出傲宸夜准许的应答。

    于是,门被推开,复又关上。

    傲宸夜放下手中的书卷,看着他们一脸着急地走进来,他微微粗了蹙眉心。

    莫不是又发生了什么烦心的事情?要不然何以两个人都那样又急又乱的表情?

    唉,最近还真是多事!

    暗暗在心中无奈地叹一口气,他有些提不起劲地懒懒问道:“你们这么着急到底是为何事?”

    冷云和德全公公对视一眼,目光里传递着互相之间了解的信息。

    随后,便由德全公公开口:“王,奴才是来替可儿小姐求情的,请王念在可儿小姐服侍您多日,且身子虚弱的份上,就原谅她这一次吧。”

    “可儿?”傲宸夜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想不通德全怎么就为可儿求起情来了,他们两人什么时候关系那么好了?

    见傲宸夜眉头紧皱的表情,冷云遂赶紧也帮腔道:“王,可儿小姐才来到王宫没有多久,很多规矩她都还不清楚,所谓不知者不罪,王能不能饶过她这一次?”

    听着他们两人态度一致的求情,傲宸夜的黑眸掠过淡淡的惊讶。

    怎么连冷云也跟可儿的关系那么好了?

    他这个君王是不是平日里太过忽略自己的妃嫔了,竟然连他的两个最贴身的得力助手跟可儿走得那么近,他都毫无所觉。

    又或者是可儿的手段太厉害,连他身边的人都能够收得服服帖帖的,就连她擅闯圣殿此等死罪也能让他们冒死前来求情。

    要知道,给死囚求情,一着不慎就有可能被当作同谋处以同样的罪刑。

    但是,以他们二人的资深,想必早就知道这一次求情的危险性,却仍然放胆前来。

    傲宸夜忍不住有些迷惑了。

    “可儿真的就这麽好,值得你们冒这个同谋的罪名也要替她求情?”他眯起了黑眸,深深地打量着他们两人的表情。

    希望,他们就此打住,因为他是绝对不会允的,且不管可儿擅闯圣殿,就她窃取紫灵镯这一项罪名就足以让她死一千次。

    听到傲宸夜这麽说话,他们两人僵了一下,然后相互又看了看,随之齐齐跪下来,诚恳地继续请求““属下等愿意冒死相求!”

    “你们……”傲宸夜一愣,完全没有想到他们竟然这么干脆利落就同时这么做。

    “可儿到底给了你们多少好处?让你们这么忠心耿耿地为了她连命都可以不顾了?是不是如果本王要真的治她死罪的话,你们两个就准备背叛本王了?”傲宸夜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地瞪着他们,语调略微沉下。

    闻言,他们有些惶然地更加匍匐磕头:“属下(老奴)不敢!”

    傲宸夜的脸色这才稍稍缓和了些许:“哼!亮你们也没有那个胆子!”

    随之,他有些不想再听到更多关于可儿的话,也不想再为她生气自己的下属,于是他挥挥手强硬地命令道:“好了,你们都先下去吧,这件事我会跟长老商量着办,你们就不要再多事了!”

    “可是……”德全公公忍不住想要继续求情。

    “恩?!”傲宸夜冷冷地哼了一声,威严地震住了德全公公所有想要说的话。

    万般无奈之下,德全公公只好暂时将心中的焦灼给压下去。

    这一边,冷云也只好先暂时转移话题,担忧地看着傲宸夜:“王,现在既然已经抓住了阳曦公主,那何不趁早逼她拿出蚀心草之毒的解药?”

    “放心,王兄早已经为本王解了毒。你们退下吧。”傲宸夜再一次下逐客令,因为他今晚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先是紫金镯竟然会反击他这件事就已经足够让他想不明白,让他头疼不已了。

    听到他体内的毒素已经解开,冷云着实松了一口气,反而,德全公公却在听到是傲宸霄解的毒之后脸色变得有些不对劲。

    大殿下替王解了被控制的毒吗?大殿下跟阳曦公主……

    见德全似乎还有话说,冷云以为他是要继续为可儿求情,于是暗暗拉了拉他的袖子,用眼神制止了他。

    看到冷云的暗示,德全于是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叩首退去。

    “属下(老奴)告退。”最终,他们两人只能无奈又暗暗着急地对看一眼,看来今晚是无法为可儿小姐继续求情了,于是只好默默地退了出去。

    ……

    时间慢慢地转移,夜色也渐渐地笼罩住大地,万物在这冰冷的夜里安静下来。

    黑暗的地牢里,可儿冷得直打哆嗦,呼出来的气息都带着冷雾。

    “好冷!狠心的臭男人,存心让我冻死在这里,坏蛋坏蛋坏蛋……”她抖着嘴唇不断地骂着,才止住的眼泪又忍不住掉落。

    白可儿,不准哭!

    她狠狠地警告自己,可是越是警告,她的眼泪就掉得更凶。

    就在她哭得稀里哗啦的时候,一道亮光忽闪进来,在黑暗之中,这不明显的亮光逐渐幻化成一道修长的人影。

    “谁?”可儿惊地瞪着那黑暗的人影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