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捏得很痛

    看到阳曦如斯崩溃地软倒在地,梅姑难忍心中的感情鼓起勇气走上前来,有些难以启齿地求情道:“王,阳曦她……”

    “梅姨,如果你是想要替她求情的话,本王不想听。”傲宸夜皱了皱眉,冷淡地打断梅姑的话。

    事关腾龙国的国体威严,岂能姑息,况且还是在伏龙国的顾命大臣面前,如果谋害腾龙国的国君都能姑息,那伏龙国日后岂不是要将腾龙国的威严踩在脚底下!

    看着他毫无商量的冷峻表情,梅姑所有的话都梗在喉咙,她知道自己不应该为阳曦的所作所为求情,然而内心无法割舍的亲情让她却无法袖手旁观。

    看出她似乎还想要继续说些什么,长老稍稍上前一步靠近她的身侧,用只有他们两人才听得见的声音提醒道:“梅姑,不要忘记了你自己是腾龙国的人,伏龙国的人都在看着呢。”

    梅姑的心猛然一紧,什么话都再也说不出口了。

    事到如今,她只能用痛心的却也爱莫能助的目光瞅着阳曦,眼角泪光闪烁。

    心中无言地默哀——妹妹,对不起,我没能及时阻止阳曦做出这等傻事啊,阳曦这辈子可该怎么办才好?

    随之,傲宸夜不着痕迹地扫视了后面那些个顾命大臣,看到他们正在窃窃私语,同时用眼神传递着什么,他也不出声,就静待着伏龙国的人给腾龙国一个交代。

    兴许是商量出了结果,其中一名伏龙国的顾命大臣为代表上前几步,满是歉然地朝傲宸夜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腾龙王,敝国公主作出此等冒犯圣安的事实在是伏龙国深深的罪过,吾等深感惭愧,阳曦公主罔顾两国之友好,在腾龙国犯下的罪责理应按照腾龙国的国法来处置,伏龙国绝对不会有异议。”

    听着他们几位顾命大臣商议出来的结果,傲宸夜却是冷笑一声,尔后优雅轻拂袖摆负手在背,气势慑人地扫视他们一眼,以着玩味的口吻说道——“你们能代表伏龙王说话吗?”

    该不会是回去伏龙国之后给他他矢口否认在腾龙国发生的一切吧?!

    伏龙王可是出了名的阴险狡猾之辈,还真以为他傲宸夜是其他好欺负的小国君主吗?

    迎上他深邃得仿佛能够看透人心似的黑眸,顾命大臣代表的脸色僵了一下。

    这个腾龙国看来不好糊弄,阳曦公主这一关是过不了了。

    暗暗回想着伏龙王曾经对他的交代,如果发生任何意外之事,尔等顾命大臣皆可全权处理,以白龙印为证。

    看来,如今是要用上白龙印的时候了。

    不敢再存有其他侥幸的心理,顾命大臣代表于是终于取出白龙印,慎重地交予傲宸夜。

    “这是吾王的白龙印,见此印犹如见到吾王,您可以放心相信我们。”

    傲宸夜接过白龙印,仔细地端详了一下,只见通体晶莹的白玉上雕刻的白龙散发着淡淡的白色光泽,确实是只有伏龙王才会拥有的洛河神玉,民间没有人敢去挖掘伏龙国的洛神河之神玉。

    将白龙印交给冷云暂代保管,傲宸夜略略收敛了目光的锐利,薄唇扬起友好的微笑:“有了这块象征着伏龙王亲临的白龙印,本王当然没有不相信你们的理由。”

    话说到最后,他的目光辗转落向已经处于恍惚之中的阳曦,看到她恍若失了魂那般对周围的一切都没有了感觉,他的瞳孔暗暗缩了缩,眸底掠过一丝惆怅,夹杂着无法原谅的寒心。

    不着痕迹地将所有的心绪都整理好,他收回最后深深的一眼,公正严明地下令道:“冷云,将阳曦公主打入天牢,该关在哪里你知道。”

    语毕,他冷漠地背过身,不再看阳曦一眼。

    也许,是不想看到这一幕吧。

    直到冷云将失魂落魄的阳曦公主带走,她也始终不曾再说一句话,更不曾向任何人求情,似乎,已经放弃了自己。

    眼看阳曦公主被带走,其他伏龙国的人也暗暗叹气着,羞愧地赶紧尾随离开。

    然后,圣殿里,就只剩下可儿一个擅闯圣殿的罪人了。

    所有的人注意力在一瞬间都集中到她的身上来,那些或者带着审判的打量,让她的精神顷刻间绷紧起来。

    她不在乎其他人的审视,她在乎的是……他竟然也是用这种含着审判的冷漠眼神照射着自己。

    呵呵,接下来轮到她了吗……

    看来,他体内的情丹之毒已经完全解开了,不然以他惯于谋划周全完全掌控局势的处事手段,是不会就这样跟阳曦公主摊牌的。

    尽管明知道根本不用为他担心,也明知道自己不该再去关心这个早已经不再眷宠她的男人,然而,话语却还是不受控制地轻声溢出——“你……身体没事吧?”

    她的问候,很轻很轻,轻得只有站在她面前的傲宸夜才听得到,她也只想让他听到。

    然而,对于她关心的目光,他注视着她的目光不曾波动一丝涟漪,他直接漠视她的问候冷冷地只问他想问的——“白可儿,你可知罪?”

    他冷漠无情审犯人一般的质问,让可儿的心冷至冰湖底。

    知罪……

    她该知何罪?她能说是小镯子“挟持”她进来的吗?

    估计这麽说会让他更加看不起她,说她逃避罪责吧。

    这麽说,今天……他势必会为了腾龙国的规矩将她处死了?

    可是她如何甘心就这么死在这里,如何能……承受死在他手里的残酷事实……

    就在她进退两难的时候,一直在门口那边的长老突然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惊叫一声:“啊!灵镯怎么不见了?!”

    震惊地喊着这句话的同时,他苍老而仙风道骨的身影如疾风一般掠过来,直逼到可儿旁边的圣台前,双手颤抖地抚着那中心空荡荡的水晶龙雕。

    听到他的惊喊,傲宸夜的目光也随之看过去,似乎这才发现不见了圣物地惊大了一双黑眸。

    可儿还来不及解释些什么,他似乎有所感应地将目光一转,冷厉地注视着她。

    “交出来!”

    他的嗓调很缓慢,却慢得让人犹如被慢慢凌迟那般的心惊肉跳。

    可儿的眸光轻转,先是看了看水晶龙雕,然后微微垂下眼睑看了看戴在手腕上的紫金镯。

    这个小镯子……明明就是她的,她没有偷,如果交给他,那就是承认她是偷来的。

    不,她不要再背负任何莫须有的罪名,即使她死,也不要再受冤屈,不要……再被他冠上莫须有的屈辱……

    紧紧地咬了咬唇,她毅然决然地抬眸,坚定地迎上他冷厉的逼问,反驳道:“这是我的东西,我没有必要交给你!你可以仗着你的法力高强抢夺,但是让我心甘情愿地交出去……不可能!”

    “你……竟敢如此忤逆本王?!”傲宸夜的瞳眸注入一丝冷怒,健臂一晃之间怒然地捏住她的左手,施虐般地捏拿起来。

    她的衣袖顺而滑落,露出手腕上的紫金镯。

    当长老看到她手上的镯子之时,震怒地瞪着老眼,杀气骤然间爆发出来:“小姑娘,你怎么能盗取灵镯,你可知道这是我国的镇国之宝,你真是……罪该万死!”

    原本对她还存有一丝人情的长老,此刻完全湮灭,只想将这个犯下滔天大罪的人类女子给治罪。

    可儿强忍着被傲宸夜用力捏着的疼痛,冷汗淋淋地暗暗深呼吸,为自己的清白辩解道:“我没有偷盗!”

    “事到如今你还嘴硬?!王,您不能再姑息她了,一定要治她的罪将灵镯拿回来啊!”长老深怕傲宸夜会再像以前一样对她心软,于是转而苦劝。

    傲宸夜没有理会长老的劝诫,他始终只是冷怒地瞪着可儿,手中的力道不断地加重,然后冷血地看着她因为疼痛而逐渐泛白的脸蛋。

    以为她会痛得求饶,然而,她却只是隐忍着,尽管痛得汗水直流,湿润了她的发鬓,她也依旧只是咬着唇不吭一声地看着他。

    “如果你有本事,就亲自动手抢去!”可儿冷讽地勾起唇角,用倔强到底的眼神就这么直直看着他。

    看着她苍白的脸颊,滑落一滴晶莹的汗珠,那倔强的表情……让他有一瞬间的恍惚,脑海瞬间掠过熟悉的感觉。

    不着痕迹地蹙了蹙剑眉,他抓不住脑海掠过的那种模糊的熟悉感,此刻也不想去探究。

    他的手臂微微一收紧,便将她整个人拉扯到胸膛前,他气势凌人地低眸盯着她,阴冷地勾了勾唇:“你还挺倔强的,不过,如今人证物证俱在,你如果还想抵赖的话就很愚蠢了。”

    认证物证俱在……

    可儿的眸光惨淡地晃了晃——他留着她在身边,不揭穿她,只是为了等这一刻吗,为了认证物证俱在,为了证明他这个一国之君的英明神断……

    他们之间,原来一直只有这些而已。

    无限的悲哀涌上心头,她忽然有种想要闭上眼睛,再也看不见那些爱恨情仇的黑暗心里,于是豁出一切地继续挑衅他道:“既然人证物证俱在,那你为什么还不动手拿回去?还是你堂堂龙王怕自己没有本事从我身上抢走镯子?”

    说着,她故意看轻他地嗤笑一声,无论言语还是神态都充满着浓浓的挑衅意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