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回马枪

    心里的某根弦瞬间被触动了般地,她立即从床上弹坐起来,。

    本能的,也有所感应地,她猛地抬手,看到手腕上的紫金镯正在不断地闪烁着紫光,似乎,有种心有灵犀一般的感觉在她的心里传递着——紫金镯终于要带她去找黛黛了!

    可儿惊喜交加地低喃着问:“你是不是帮我找到黛黛了?是真的吗?”

    仿佛听得懂她的话一般,紫金镯身上的光芒越发亮起来,还在她的手中震动着,她感觉它在牵引着她去哪里……

    顺着紫金镯在无形之中的指引,她很快地离开了房间。

    而德全公公依旧昏迷着,飘动的窗帘覆盖在他的身上,将他短小的身体给遮掩了起来,可儿一直到离开房间都没有发现窗边下有一个人正在昏迷不醒。

    ……

    紫云宫。

    阳曦身心焦虑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不时看看窗外的天色,第一次,她觉得时间是那么难熬,尤其是在惊恐交加的心情里,她更加觉得时间是一种折磨。

    过了一会儿,她的贴身婢女心儿匆匆赶进来。

    阳曦立即迎上去,焦急不已地问道:“怎么样?姨娘呢,怎么不见她?”

    心儿惭愧又有些心慌慌地回答道:“公主,奴婢刚才走出去,但是门外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有侍卫在把守着,他们一看到奴婢就把奴婢给挡了回来,奴婢好说歹说,他们就是不肯让奴婢出去找梅姑姑,他们说……他们说……”

    “那些该死的奴才!他们说什么了?!”阳曦急躁地几乎要跳脚,惶恐到极致后渐渐转化成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愤怒。

    看着主子怒火中烧的表情好像要吃人一样,心儿感到有些惊怯地低声道:“他们说是奉腾龙王之命监督公主,不让紫云宫内的任何人包括一只蚂蚁踏出宫门半步。”

    到底主子跟腾龙王之间发生什么事情了?昨晚的订婚宴也取消了,今天又突然软禁公主,该不会是两国之间要开战了吧?

    听完心儿的禀告,阳曦双腿一软,眼前只觉得黑暗一片,几乎站不住。

    “公主,您没事吧!”心儿眼明手快地赶紧搀扶住她,顺带将她扶到旁边的软榻上坐下。

    阳曦脸色苍白着,红唇轻颤不已,没有能够说出什么话来,只是就这么放任自己虚软地扶靠着软榻的靠背。

    脑子,一片空白。

    见状,心儿贴心地倒来一杯热乎乎的参茶:“公主,您先不要着急,喝杯茶暖暖身子。”

    阳曦仿佛找到了个宣泄口般地一挥手将参茶摔落:“本宫现在哪里还有这个闲情逸致喝茶!”

    心儿被她吼声吓得震了一下,同时因为阳曦挥手之间的推搪,手中的茶杯也同时摔落地面。

    “哐啷!”尖锐的破裂声音在地板上散开来。

    “公主息怒。”心儿受惊地噗通跪下来,害怕地微微颤抖着。

    看到心儿这副模样,阳曦只觉得更加怒火中烧。

    “你这是干什么,觉得本宫不好是不是,是不是心里想着让本宫死啊……都是你们这些低贱的女人害得本宫落到如斯下场,本宫真巴不得将你们这些下贱的女人统统杀掉!”

    阳曦迁怒地开始指桑骂槐地发泄内心的愤怒。

    可怜心儿成为倒霉的替死鬼,却也只能不断地磕头求饶:“公主息怒,公主饶命,是奴婢不好,都是奴婢的错,公主请恕罪……”

    夹带着隐忍害怕的求饶声,一遍又一遍地穿进阳曦公主的耳朵里,让她更加烦躁不已。

    “滚出去,本宫现在不想看到你!”

    她娇蛮跋扈地把手一指指向门口,高高在上地下达命令。

    心儿仿佛得到特赦令一般脸上掠过获救的惊喜,不敢再作多的逗留,赶紧连滚带爬地离开而去。

    直到室内又完全留下阳曦公主一个人的时候,她的情绪才渐渐地又平息了下来。

    完全恢复理智之后,她目光怅然地呆呆看着窗口外面,怔怔地发愣……

    遥望着远处雪茫茫的天际,阳曦只觉得一种悲凉涌上心头。

    看着又开始簌簌飘落的雪花,她如梦似幻失了心魂般地自言自语着——“夜哥哥,难道你真的那么狠心吗?夜哥哥,你知道吗?我想了你好多年,好多年……你看,这雪下得多美啊,我多么希望有一天可以跟你一起在月光下赏雪,那样的夜景该是多么动人,可是,你再也不会原谅我了吧,夜哥哥,我宁愿你杀了我,也不愿意让你恨我,你知道吗,知道吗……”

    失魂落魄的声音,被窗外吹进来的冷风带走,飘荡在外面。

    本以为终究是无人怜惜的只言片语,却让经过窗前的长老纳入了耳中。

    “呵呵呵,公主的情意如此深厚,是我王的福气!”

    听到这道苍老有力的嗓音,阳曦公主立即从失魂落魄之中清醒过来。

    她猛然站起来,举眸看向门口处,长老正好走进来。

    “长老,你……你怎么会来?”在看到他慈祥的脸上那抹和蔼的笑容之时,阳曦的心里不觉地亮开来,然而,她却也不敢放任自己的期望。

    毕竟,长老是腾龙国的长老,是夜哥哥的长老,只会听夜哥哥的吧,怎么可能会同情她?

    可是,长老这一番和蔼亲切的笑容却是那么真实地摆在她的眼前,还有他那番赞许的话语,让她无法自己地开始产生了几乎不可能的希望来。

    长老炯炯有神的睿眼带着歉意地看着阳曦公主,走上前几步,赔礼道歉道:“老臣这是来给公主赔罪的。”

    “赔罪?”阳曦被这突然的状况弄得糊涂了。

    “是啊,昨晚本该是吾王和公主您的订婚大典,可是吾王竟然缺席,让公主……着实受委屈了,今早老臣去找王讨个理由,王竟然还为了昨晚可儿姑娘受伤的事冤枉了公主,实在是吾王太过于不小心了,所以才会让那可儿姑娘给诓骗了!”

    “长老,你……你在说什么?可儿姑娘骗了夜哥哥?这是怎么回事?”阳曦只觉得眼前的情况开始变成一团迷雾,让她完全乱了。

    夜哥哥不是今早才言辞凿凿地指责她窜同二哥邢墨去害白可儿吗?怎么长老又说是白可儿骗了夜哥哥?

    看着阳曦公主脸上那明显已经被弄乱了的表情,长老深炯睿智的眼睛里掠过一丝深沉的隐晦。

    尔后,他有些难以面对她般地叹了叹气。

    “今早王来找你的事情老臣都听王说过了,确实是王冤枉了公主,昨晚可儿姑娘受伤的时候中了毒,王一查看是那匕首上带了毒,再加上那把匕首是公主殿下您的,所以王才会怀疑公主联手邢墨想要害可儿姑娘,但是,老臣觉得事情蹊跷,于是就暗暗去查探了一下可儿姑娘的伤势,发现她伤口上的毒并不是匕首所为,而是她自己弄上去的,目的就是为了让王怀疑你跟邢墨有所勾结,唉!王身为一国之君,行事总是习惯小心翼翼,这一次却是因为太过小心而冤枉了公主您了。”

    阳曦听得乍惊乍喜,刚刚还一片黑暗的前途骤然间又落入了明亮的阳光,她无法形容自己内心里的意外之喜。

    “可是,可是夜哥哥不是说我二哥已经招供了吗?”她小心翼翼地试探着追问。

    “呵呵呵,那只是王用来追查出真相的一种手段而已,或者也可以说是心理战术。”长老倒是很大方地告之她。

    然后,便静待她的反应,看她如何为她之前的认罪自圆其说。

    果然,一听到这只是一种心理战术,阳曦公主的眼睛暗暗地转动起心眼来。

    仅是瞬间,她的瞳孔猛然一亮,然后,神色装作伤感地慨叹道:“是啊,夜哥哥的心理战术真的很厉害,长老你不知道今天早上,夜哥哥他这一个战术,他的怀疑,让我伤心得……好想就这么死去,我真的不想听到夜哥哥再继续怀疑我,那么逼问我,所以我……我就把一切的罪名都揽到身上,那时候,我伤心得只想让夜哥哥发怒,然后……杀了我算了,这样我就不会再为夜哥哥心痛了。”

    “公主,老臣刚才经过窗前听到你的一番自我告白,便能知道公主内心爱王之深,相信王也会知道公主今天早上的认罪只是一时伤心过度了,王,您说是不是?”

    长老说着,忽然朝着门外面扬起声音喊话。

    夜哥哥也来了?!

    阳曦心里又惶然又期待着他的出现,惶然着……如果他不相信她刚才那一番自我辩白,她还能如何说服他?

    在一阵令人揪心的等待里,傲宸夜的身影终于从门外缓缓出现在她的眼前。

    他眸光夹带着别扭的歉意,有些拉不下脸地轻声开口道:“这次的事,的确是我误会阳曦了……”

    听到傲宸夜难以启齿的“坦诚”,阳曦的心里涌上狂喜,什么都无法再去想了,一颗心都扑到了他的身上。

    怎么还舍得让他堂堂一国之君继续往下说出道歉的话,怎么忍心让他继续为自己“误判”而失了颜面。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夜哥哥,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不介意的。”阳曦喜极而泣地奔入他的怀抱,心里装满着劫后重生般的喜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