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往事不堪回首

    好吧,她承认自己没出息,就是看不得他这张美美的脸出现这种好像忧郁难过的表情。▏中㊣ ▏

    俗话说得果真没错,“英雄”难过美人关也。

    听着她的话,傲宸夜眸光转得更深,灼灼地瞅着她,唇角扬起愉悦的弧度:“小可爱,你不是说不告诉我要把珍珠送给谁吗,怎么现在改变主意了?”

    他似笑非笑的眸光,让可儿的脸蛋微微泛红起来,目光不自在地左右游移了一下,绞尽脑汁想个完美的理由:“因为……因为我找不到傲宸霄啊,所以只能告诉你拜托你帮我找到他的人咯。”

    才不要让她知道她的真正心意是因为心疼他呢,要是让他知道她是因为不忍心他这个美男子而低头的,他一定会逮住机会调侃她一番!

    捕捉到她眼神里的闪烁,傲宸夜轻轻一笑也不再点破她的掩饰,他修长的手指轻柔地拂过她秀丽的眉梢,抬眸,看向纱窗,看着那微微晃动着的丝透窗帘,淡淡的光影在上面摇晃着,颜色很淡,很淡。

    仿佛,过去模糊的画面正在眼前一一晃过,他的思绪慢慢地飞远——

    “王兄的事要从上一代龙王执政的时候说起,也就是我父王纳了一个早已经心有所属的女子为妃开始,这一切祸事就已经无法避免了,这一切的祸事源于萧妃,也就是王兄的母妃,她帮助敌国攻打我腾龙国,泄露军情,致使腾龙国陷入空前的灾难之中,而萧妃的阴谋揭穿之后被我父王封印,是王兄……去救出了萧妃,从而使得萧妃再有机会让腾龙国陷入战争里,而我父王也是最终战死,虽然后来最终平定了战事,但是腾龙国人民却永远痛恨萧妃这个叛国红颜,自然,王兄也成为他们憎恨的对象,在所有人的压力下,我不得不将王兄驱逐至雪峰山……”

    说到最后,他的神色涌过无奈的苦楚,深深压抑着的手足之情,让他每每忆及就觉得痛心。

    从头到尾,可儿只是静静地听着,看着他似是轻淡的表情,仿佛已经不再为过去的灾难而揪心,但是,从他沉慢的语调里,她依旧能够感觉得出他对这一段不堪的往事无法释怀。

    许久,当他终于落下最后一个余音之后,可儿忍不住轻轻叹息。

    “命运弄人。”她的脑海里不由地想起傲宸霄一身孤寂而清冷的身影,那样深沉的寂寥,让人不忍。

    一开始她还觉得傲宸霄清冷得有点过分呢,不过现在看来,长年被封杀在一座荒无人烟的雪山里,换了是她不是冻死就是疯死去。

    而这一切,只因为上一代人的恩怨。

    不过——

    “傲宸夜,你……恨你王兄当时放出萧妃以至于你父王战死吗?”

    摇了摇头,他艰涩地提了提唇角,有些微讽刺的味道:“不,我从来不恨王兄,如果换了是我,我也不能不顾自己的母亲。”

    她沉重地舒一口气:“是啊,当美好的人生里,必须做出两难的抉择的之时,无论前进还是后退都是黑暗的深渊,做选择的那个人其实是最痛苦的,不过有些事情既然发生就无法改变,幸好你们两兄弟还可以见上面,即使相隔千里,也还知道永远都有一个至亲在远方那里牵挂着自己。”

    听着她的话,傲宸夜微微一愣,有些意外地看着她。

    他想不到她竟然会理解他的心情,以前他的妃嫔都反对他让王兄每年都可以进宫相聚,而她却能考虑到他们两兄弟的情谊。

    一时之间,他的胸口仿佛被一股满满的温暖给堵住了,心口热得让他的嗓音也粗哑起来——

    “小可爱,你不觉得我应该顺应所有人的要求斩断跟王兄之间的一切吗?”

    他还是不能相信她会理解自己,也许,是不敢相信,就连一直看着他长大的长老都不曾理解过他的做法。

    可儿瞪大眼睛,嗓音忍不住有些激动地扬起:“怎么可以斩断兄弟之间的情谊,这也太冷血了点吧,况且错不全在你傲宸霄,他当年只是一个小孩而已,让他为上一代的恩怨承担所有的罪过已经很过分了,如果连你这个弟弟也弃他不顾的话那真的太无情了。在那种情况下为了国家安定不得不驱逐傲宸霄是迫不得已的,但是等事情平息过后你应该想办法让你王兄脱离那种苦日子才对吧,别忘了他从小就对你很好耶!”

    望着她言辞凿凿的表情,傲宸夜无法自己地紧紧抱住她,俊脸埋入她的颈项,嗓音有着被理解的动情:“噢,小可爱,你真是个让人惊喜的小东西!”

    只有她,才知道他心里所想,也只有她,是唯一支持他的人。

    “唔唔,你抱得我快要透不过气来了啦!”虽然他的怀抱很温暖,可是她快要闷死了耶,就算再恋恋不舍也要开口抗议了,她可不想被闷得一命呜呼以后都享受不到他温暖的怀抱了。

    “噢,不好意思。”傲宸夜赶紧松开她,自然而然地道歉。

    然而,他的歉然却让可儿惊奇地瞪大眼睛:“咦?你竟然为了这点小事跟我道歉啊?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她夸张的表情,夸张的语调,让傲宸夜有点哭笑不得,看来以往他在她心目中的形象不太好呢。

    他黑眸灼灼地瞅着她,大手温柔地抚着她的鬓边发丝,意味深长地哑声道:“小可爱,对于我来说,这不是一件小事,我……谢谢你。”

    她的认同,她的理解,对于来他说是无价之宝,也是他坚持自己的做法是对的动力。

    没有她,他就一直只能是一个人为了王兄孤军奋战,有了她,他不再感到这条路孤单得坎坷难走。

    他眉目间洋溢着的感动,她再迟钝也看得出来。

    只是,有点不自在而已,不习惯他这么感性的一面啊。

    嗷嗷,看来她有被虐待倾向!

    她佯装落落大方地点了点他的额头,刚好点在他好看的眉头处,笑嘻嘻地道:“如果你真的感谢我的话,就快点帮我找到傲宸霄吧,不然我的礼物都要被我弄不见了。”

    轻轻松松的言语,轻松了他的心情,他的注意力被转移了,神情不由得恢复往日的开朗。

    掐指算了算,他眉宇飞扬地道:“恩,你问的时间刚刚好,今天是王兄沐浴斋戒的最后一天,这个时候王兄应该差不多出关了。”

    “咦?沐浴斋戒?”可儿疑惑地看着他,不明所以。

    傲宸夜薄唇含笑,解释道:“是这样的,王宫这里是腾龙国最神圣的地方,也是最具王族灵气的基地,王兄只要在这里沐浴斋戒五千年,收集王族的灵气,就可以破除腾龙国所有百姓的诅咒,届时,王兄就可以像平常人一样生活,不再惧怕诅咒带来的灾难。”

    “诅咒?天啊,你们还对他下诅咒啊?!”可儿不忍心地嚷着。

    傲宸夜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为那些无辜的百姓解释道:“他们也不是故意的,只是心中的恨意太深,当恨意多到无法消散的时候就会自然形成诅咒,这种诅咒叫做寡亲情缘绝,众志成城而凝聚成的诅咒太强大,没有人能够解除,只能靠龙族的灵气来慢慢洗净。”

    “……”这下子,可儿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能默默地为傲宸霄祈祷,祈祷他能早日洗净身上的诅咒。

    心里已经无法再平静下来,她干脆起身,催促道:“傲宸夜,快,我们去看看你大哥去,他刚刚出关,一定很累吧,我们给他送珍珠补品去。”

    说着,她便一溜烟地下了床,拿来衣服快速穿上。

    眨眼间的功夫,她便穿戴整齐了,动作快得让他有点傻眼。

    “小可爱,怎么我从来都没有发现你也有这么伶俐的时候啊?”他一边下床穿衣,一边感到好笑地揶揄她一句。

    可儿对他扮个鬼脸:“哇咧!那是因为你一直都狗眼看人低,哼哼,我还有很多优点都是你没发现的呢!”

    “是吗?怎么我不觉得?”他调侃她的时候,也已经穿戴整齐,转过身来,优雅俊挺的身躯站在她的面前,贵气又慵懒的气质迷人极了。

    可儿眨了眨眼,暗暗吞了吞咽喉。

    吼吼,差点就又被他给迷住了,这妖孽,无论什么时候都散发着引人犯罪的魅力嗷。

    清了清喉咙,不着痕迹地掩饰自己的差点失态,她故作不屑地轻哼:“且!你要是会觉得的话就不是你了!”

    随之,她赶紧转移话题道:“好啦好啦,别啰嗦那么多了,快带我去找傲宸霄去。”

    她抓着他的臂弯,推了推他,示意他动作快点。

    想到傲宸霄的遭遇竟然这么可怜,她就替他感到难过,一个这么好的人,不应该得到这样的下场的,父母的过错,怎么能全部报应在无辜的孩子身上,老天爷太不公平了。

    傲宸夜被动地让她推着走,有些无奈地侧首瞧她:“急什么,王兄这会儿估计才刚出来,我们慢慢过去也不会迟的。”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