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翻脸似翻书

    可儿懒洋洋地抬起眼睑,有气无力地瞟他一眼:“我说的你又不听,你还想让我说什么啊。【 y 】”

    他单手撑着脑侧微微支身起来,笑吟吟地俯视着她微带忿忿的娇颜,激情的余韵在她的脸颊上更显得灵动迷人。

    情不自禁地抚上她粉嫩如凝脂的脸蛋,他好看的黑眸漾着慵懒又宠爱的光泽,心一柔软,忍不住凑过去亲了亲她的唇角,安抚着呢喃:“我不是一直在你身边听你说话嘛。”

    噢噢,他的眼神好像……很宠溺她似的,那种几乎可以溺死人的柔情差点让她把持不住主动又吻上他凑过来的性感薄唇,胸口还热热的,仿佛有一股蠢蠢欲动。

    喵喵,撑住啊撑住,才刚刚做完颠鸾倒凤的激烈运动,现在又对他想入非非的话,一定会被他笑死去。

    可儿暗暗深呼吸了一下,将那股不听话的冲动给狠狠地警告一番然后又狠狠地镇压下去。

    而后,她才佯装嗓调四平八稳不受他魅力影响地继续对他挑了挑眼睑,顺便打个呵欠懒懒地道道:“且,你那什么叫做听,总是答非所问,浪费我的口舌。”

    闻言,他的黑眸深邃了几分,不着痕迹地顿了一下,他修长的手指顺着她的脸颊往上,抚着她秀丽的娥眉,目光灼灼地注视着她:“答非所问吗?那么,我的小宝贝想听什么样的答案?指点一下如何?”

    “当然是我喜……”她本能地就想说出心里话,然而,不经意间对上他那双幽深不见底的眼眸,那样深深的凝视夹杂着的邪气,看得她所有的话都卡在了喉咙里。

    撇开视线,她有些不自在地把话一转:“呃……没,没没什么啦。”

    吼吼,刚刚她差点就对他表白了,奸诈狡猾的狐狸!

    她的脸上那抹警惕,让傲宸夜忍不住遗憾地轻叹。

    唉,差一点就拐她说出他想听的告白了,啧,真遗憾。

    耳尖地听到他遗憾的叹息,可儿白了他一眼:“傲宸夜,我发现你很奸诈耶。”

    “有吗?怎么我不觉得?”他轻笑地侧首,佯装反省地思考一下。

    “你要是会觉得的话就怪了!”

    她翻了翻白眼,一点都不受他这一套,狠狠地吐槽。

    “啧,真会伤我的心。”傲宸夜不正经地摇了摇头,似真似假地怨怼她一眼。

    可儿的回应则是懒懒地抬手,纤纤手指缠绕着他垂落在肩膀上的一缕墨黑发丝,缠绕几圈又放开,继续缠绕,如此循环的把玩着。

    掩饰在眼睑下的眸子流转了一下,若有所思起来。

    看她突然沉默下来,脸上似乎还弥漫着一丝丝的迟疑,好像有什么在困扰着。

    “在想什么?”他温柔地顺着她微微凌乱的发丝,细致的关心丝丝到位,只是怀中的人儿却从未发现他对她的与众不同。

    可儿微微抬眸,看了他一眼,眸子里夹杂着迟疑,很快地,她又垂下眼睑,轻轻抿了抿唇瓣,似是欲言又止。

    这小妮子的表情看起来似乎有什么想问又不敢问……

    好一会儿,在他耐心的等待下,她才慢吞吞地小声说道:“傲宸夜,如果……如果我问的是一些比较私人的问题,你会不会不高兴?”

    私人问题?

    眉头微蹙,他深思地打量着她脸上那抹欲言又止,还有那极力掩饰却又掩饰不住的退却……

    她害怕他拒绝,害怕他听到问题后会生气。

    到底是什么事让她这么难以启齿?

    沉吟了一下,遂又松开了眉头,他落落大方地扬扬眉,道:“问吧,无论你问什么,我都保证不会生气,不过,如果我回答不出来的话你也不能生气,恩?”

    他有些歉然地一笑,深不可测的黑眸同时转过一丝别样的困惑。

    并非什么事他都能够悟透,譬如她手上的紫金镯他就想不透怎么出现的?虽然他没有去查证圣殿里的紫灵镯到底是否还在,也没有怀疑过她会去那里偷盗,因为凭她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什么法力都不懂,是不可能通过结界进入圣殿的,不过,长老说她今天进入了圣殿,她到底是怎么进入的?虽说她现在学会了法力也解开了他布下的结界,但是圣殿的结界更加难……

    莫非是她手上的紫灵镯的缘故?

    他眼底的迷惑更加深了,自从知道她拥有紫灵镯之后,他就一直暗中查探古书看看能够找到关于紫灵镯的一些资料,但是直到现在他都查不到相关的古籍记载,不,应该说藏书阁里关于紫灵镯的那份古卷不知何时竟然失踪了,而藏书阁的管理全然不知,一直追查到现在都还没有给他任何的回音。

    真是该死的那些家伙,什么古籍不好弄丢,竟然弄丢他现在最急需的这份。

    越想,他的心情便开始糟糕起来,不觉地俊脸也开始有些阴晴不定。

    可儿不知道他的心里所想,以为他的脸色是因为自己,于是,她有些呐呐地小声道:“其实我也没有什么要问的。”

    她小心翼翼的嗓调,让傲宸夜微愣,心思立即从对藏书阁事件的恼怒之中转回来。

    “问吧问吧,我正等着听呢,你不要吊我的胃口,不然我会……狠狠地罚你!”他不甚正经地暧昧地对她眨眨眼威胁着,神情满是期待的模样,好像对她要问的问题非常感兴趣。

    看她的表情,应该是被他不小心流露出来的怒气给吓到了,他赶紧让脸上的阴霾瞬间消失殆尽,换上原先的温柔宠溺微笑。

    唉,在她的面前,他的情绪总是自然而然地流露,她总能让他感到轻松自在,不用戴着帝王的假面具。

    可儿抬了抬眼睑,小心地探视了一下他的表情,咦咦?他好像又没有生气了,而且还对她笑得很殷勤,一脸非常期待她的问题的模样。

    这男人“翻脸”的速度比翻书的速度还要过之而无不及!

    又偷偷瞄了他一眼,他那眼里的暧昧威胁……很有杀伤力的说。

    好吧好吧,现在是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豁出去了。

    咬了咬唇,她眸光有些怯怯的却又很认真地瞅着他:“傲宸夜,我……我想问的是你关于你王兄的事情,是这样子的,我原本想找他,可是我不知道他在哪里,所以我就去问宫里的人,但是每个人听到我问他的时候都说不知道,而且,而且他们好像很……很排斥你王兄,这到底是为什么?”

    她以前也听到巽妃对傲宸霄说话很尖锐,当时她也没有多去在意,但是当大家都是对傲宸霄有着不知名的排斥的时候,她就觉得事情诡异了。

    更让她觉得诡异的是,傲宸夜在听完她的问题之后,表情蓦然绷紧,浑身也变得僵硬起来,看着她的目光也转得很深暗。

    他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深深地望着她,然而,她却感觉得出来,他的目光焦点似乎并不是落在她的身上,而是……落在很遥远的虚无空间里。

    他的眼神,悠远之中夹带着忽明忽灭的阴暗,晦涩,沉痛……他的眼睛里似乎在回播着过去一些撕心裂肺的画面一般……

    许久,他都不作声,只是沉默着。

    沉默的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让可儿的心跳一下一下变得虚弱。

    他的眼神越发幽暗了,而且,似乎还隐藏着让人窒息的……伤感,对,是伤感没错,她能明确地从他的身上感觉到那股藏不住的伤感。

    不忍再看他这样伤感地沉默着,可儿舔了舔唇,心里有些后悔自己问这个问题。

    如果她知道他会因为这个问题而这么难过,她一定不会问的。

    抱歉又心疼地抱了抱他,她悔恨地开口道——

    “如果……如果你不想说也没关系,我不问就是了,就当我没说过吧。”

    她柔软的藕臂安慰地环抱着他,温软的触感透过肌肤传递向他的心灵深处,抚慰了他那满心的苦涩。

    望着她温柔的眼神,丝毫不掩饰对他的心疼,还有……愧疚,她在愧疚自己让他想起难过的事情。

    她柔柔的抚慰,渐渐地柔化了他,他的身躯在她的拥抱里渐渐放松,脸上的晦暗也渐渐恢复了正常。

    他回抱她,抱得有点紧,仿佛只有这样紧紧地抱着她,他才能真正地放松。

    她乖顺地窝在他的怀抱里,默默地陪着他,什么也不再说不再问。

    好一会儿,他终于发出声音,他轻轻地叹息般地低声道:“你怎么会突然问起王兄?”

    可儿犹豫了一下,咬了咬唇,尔后好像下决心摒弃了什么似的有点不甘心地如实告之:“……因为我原本想要把千年珍珠送给他,他救了我那么多次,我都没有机会报答,所以……”

    会不甘心,是因为之前他问她要把千年珍珠送给谁的时候,她还夸下海口说不告诉他,记得当时他还信誓旦旦地说她一定会告诉他的,他当时那个笃定的自信表情让她很不爽,所以赌气着绝对不告诉他,可是,现在看到他这种紧绷阴郁的表情,她忍不住心软了,顾不得跟他赌气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