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口蜜腹剑

    听着翠儿小心翼翼提醒的话,还有她脸上那深怕得罪谁的紧张表情,可儿皱了皱眉,无法理解地反问道:“为什么?我说的又不是什么坏话,问个问题而已,不至于罪该万死吧?”

    说着,她举手于眉心前,迎着风,眯起眸子看着前方很多骏马奔腾的壮观场面。【 】

    草长莺飞的广阔天地,让她觉得心胸也倍感开阔舒畅。

    见她一脸兴致高昂,对后宫的波涛暗涌毫无所觉,翠儿干着急地摇了摇头:“小姐,您想得太简单了,总之呢,您就听奴婢一句劝,以后说话要注意点,唉,奴婢坦白说了吧,小姐您刚才以为自己只是一般的疑问,但是在有心人听来就会觉得小姐是在有所轻视的。”

    “吓?!不会吧,可是我觉得巽妃能在马背上那么洒脱,心胸不会那么狭窄的,虽然我们之前有些过节,但是我觉得骑马的侠女不会是那种借题发挥的人啦。”可儿的心思完全被眼前这奔放畅快的情景给沾满,更被一直崇拜的侠女形象出现在眼前感到心情飞扬极了。

    相较于她大方的乐观,翠儿却是更着急了。

    “小姐,人心隔肚皮啊……”

    谁知,翠儿的话才说到一半,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尖锐的声音——

    “翠儿,你的意思是说本宫是那种喜欢借题发挥的吗?”

    听到这声音,可儿和翠儿同时转过身来,看到巽妃竟不知何时已经策马停在她们身后。

    翠儿惊白了一张小脸,颤抖地屈膝噗通跪下来,求饶道:“巽妃娘娘,奴婢不是那个意思,奴婢……奴婢错了,请巽妃娘娘责罚。”

    见状,可儿狠狠地皱了皱眉头,才想开口为翠儿说话,谁知巽妃却抢先一步说道:“起来吧,本宫不会跟你追究的。”

    闻言,翠儿一愣,抬首看了看可儿,为巽妃这么轻易饶恕自己感到有些不知所措。

    可儿却笑了,伸手把她扶起来:“快起来啊,我就说巽妃有这等骑术,肯定是个侠女。”

    闻言,巽妃敛了敛秋波涟漪的美眸,淡淡的冷笑掩过眼底。

    娇红的唇化开一抹大方的笑,巽妃翻身下马,动作带着傲然的利索,看得可儿忍不住拍手叫好:“太厉害了!”

    这就是她梦寐以求的侠女气概啊!

    巽妃走前几步来到可儿的面前,骄傲又爽朗地道:“可儿姑娘,虽然,我还是不喜欢你,因为你,王好久都没来我的巽宫留宿了,但是一事归一事,赛马是我的喜好,既然你也喜欢,那在这一点上我们就是同道中人,所有的恩怨我不想在这个时候提起,以免破坏了我的好心情。”

    可儿赞同地点点头,笑意盎然地伸出手很大方地主动表示友好:“看来我们是英雄所见略同。”

    说话之间,她的目光忍不住心动地看着巽妃身边那白色的骏马,身材不是很高大,却显得很矫健,很适合女孩子骑,尤其是白马身上那干净柔顺的毛,让看着就想摸摸,想骑骑。

    巽妃留意到她向往的眼神,唇角暗暗勾了勾,一丝阴寒掠过眼角。

    然后,她不着痕迹地将所有的阴沉完美地掩饰在她热情的笑脸下,对可儿邀请道:“可儿姑娘看来对我的飞雪很感兴趣,我不介意借你骑一下。”

    呀!那就是说她可以骑到这漂亮的白马了?!

    哈哈,太好了!以前因为没钱,她都只能租那种瘦小简陋的马儿来骑,现在可以骑到这么骏的马叫她怎么能不激动?!

    可儿的双眸亮澄澄的,兴奋地靠近白马,上下左右地打量着这匹美美的马儿:“它叫飞雪啊,这个名字真适合它!好漂亮啊,我真的可以骑它吗?”

    她转过头寻求确定地看着巽妃,亮晶晶的眼睛里满是兴奋的期待。

    巽妃大方地点头:“没错,我刚才已经说了,在赛马场我不会跟你有任何成见。”

    “哇!太谢谢你了!”可儿眉开眼笑地,连眼睛也笑弯成一轮弯月一般,兴奋的因子闪闪发亮犹如月华的皎洁。

    看她笑得这么开心,巽妃也笑得更加灿烂,眸底的阴暗却也更加浓郁,只是没有人发觉而已。

    可儿一脸垂涎地摸着飞雪的毛,一如她看得那般干净柔软,舒服极了。

    紧接着,她笑眯眯地跟马儿说话:“马儿啊,辛苦你让我骑一下了,谢谢哦!”

    而后,她顺了顺马儿的鬓毛,安抚过后,便小心翼翼地踩着辅助扣慢慢地爬上马背……

    看她有点笨拙的动作,翠儿捏着一把冷汗,有些担心,终于忍不住问出声来:“小姐,您……真的会骑马吗?”

    就在这时候,可儿终于慢吞吞地坐上了马鞍,她兴奋地抓住绳子,居高临下地笑眯眯地看向翠儿:“我当然会骑马啊,不然叫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嘿嘿,她是会骑马啊,只是骑得不太好嘛。

    “可是……”翠儿还是不放心地犹豫着。

    巽妃在一旁插话道:“翠儿,你是在质疑你的主子吗?”

    她的嗓音里夹杂着教训的严厉。

    立即地,翠儿赶紧认错地低下头:“翠儿不敢。”

    可儿忍不住为翠儿说话:“没关系啦,况且翠儿也是担心我。”

    唉,这里的所谓主子个个都有一副唯我独尊的臭脾气。

    巽妃的眼瞳微微缩了缩,脸上冷笑一闪而过,抿唇,不再说话。

    一阵风吹过来,扬起了可儿的衣裙,飞扬的衣摆随风而动,可儿弯起了唇角,突然感觉自己即将翩然飞舞。

    飞扬的心情让她忍不住跃跃欲试了。

    她高坐马背上,朝她们笑着挥挥手。

    “嘿,我先去溜达溜达啦!”

    说着,她激昂地扬起马鞭:“驾……”

    白马即刻扬起马蹄,帅气地仰天嘶叫一声,然后腾起,往前飞奔而去。

    一阵烟尘升起,慢慢在空气中消散……

    留在原地的翠儿紧张地揪着手指,一双眼睛一瞬不瞬地紧紧盯着奔远的白马以及马背上的人儿,心跳是一阵快过一阵。

    忍了又忍,翠儿还是忍不住斗胆地问:“巽妃娘娘,小姐她……不会有事吧?”

    “我怎么知道她自己会怎么样。”巽妃不耐烦地应一句。

    她的目光只看着奔去的白马,懒得理会一旁的翠儿。

    在没有人看见的地方,她的脸上扬起了算计的冷笑。

    白可儿,骑我爱马是要付出代价的!

    飞雪只认她这个主人,别人……飞雪会把她甩下来的!

    ……

    跑道的中途,烟尘滚滚,混杂着有些凌乱的马蹄声,夹杂着可儿惊慌失措的声音——

    “哎呀!马儿你怎么回事,不要乱动啊,啊……这是怎么回事,策……”

    原以为可以畅快地驰骋一次的可儿,却想不到在中途的时候,白马突然发难,乱跑乱窜不止,还狠狠地甩着身体,那力道像是发疯一样要把她给甩下来。

    她紧紧地抓着缰绳,越是想控制住白马,白马却越是疯得厉害,根本就不受她控制。

    可儿惨叫连连,终于知道什么叫做乐极生悲了。

    “啊呀……救命啊!飞雪,你不要这样子,顶多我等一下给你买糖吃啊,乖一下好不好,啊……”

    然而,无论她好话说尽,飞雪就是半点听不进去,依旧乱奔着狠甩着……

    可儿握着缰绳的手被磨得出血,痛得她使不上力气来。

    就在她不经意松懈些许的瞬间,白马突然一个发狠前蹄昂起,可儿一个不稳,手中缰绳被甩开,她尖叫着改而紧紧地抱住马儿的脖子,白马却因为被勒着更加疯狂地发飙。

    她害怕地闭上眼睛,任由身子被白马颠得几乎五脏六腑都在移位,而她只能扯开喉咙尖叫:“啊——救命……”

    她的惨叫,湮没在滚滚的烟尘里,伴随着白马凌乱的马蹄声嘶叫声……

    这惨烈的一幕落在翠儿的眼中,吓得她脸色发白,血液倒流,站不住地软倒在地,无能为力地哭喊着:“小姐——”

    看着远方烟尘里的惨烈,巽妃却笑了,笑得很阴险……

    白可儿,想跟我斗?你还没有够资格!

    你就准备到阎罗王殿里去当个冤死鬼吧!

    凡是妨碍到本宫的女人,本宫都会叫她不得好死!

    巽妃紧紧捏着拳头,阴狠的目光直直注视着,狠毒地等待着敌人的死亡^

    “巽妃娘娘,求求你快点救救我家小姐吧,奴婢给您磕头了,求求您……”翠儿哭着恳求,不断地磕头。

    巽妃假装也慌张失措地道:“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啊。”

    ……

    烟尘里,可儿吓得眼泪飚出紧闭的眼角。

    呜呜呜,这下子她不被摔死,也会被发了疯的白马给踩个稀巴烂的!

    她不要死得这么难看啊,上帝啊,如来佛祖啊,菩萨啊,发发慈悲吧……阿弥陀佛,哈利路亚……

    可儿绝望地默念着,也只能这么念着,念着念着就不怕了,念着念着或许白马就不发疯了……

    然而,她的一切祈祷都只是枉然。

    也许是白马再也无法忍受被人勒着脖子,它见甩不掉可儿,突然疯狂地往前奔腾起来,一边飚速前进一边抖动马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