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恶人先告状

    她抖着纤纤玉指颤颤地指着他,又羞又惊地连声音也抖得厉害——

    “你你你……你竟然不穿就跟我睡觉?!你对我做了什么?!”

    见她如斯惊诧指责的表情,傲宸夜邪气地挑了挑眉梢。

    看来,这个小女人还没有完全睡醒。

    也罢,就让他来好好帮她回忆一下他们之间的火热缠绵吧。

    他邪恶地勾了勾完美的唇片,笑得很诡异:“我对你做了什么?小可爱,你怎么不问问你自己对我做了什么,难道昨晚你对我用强的事情都忘记了吗?或者你是想吃干抹净不认账?”

    说到最后一句,他的语调突然变得很委屈,还故意拉上被子很伤心地盖住自己的身体,眼神楚楚可怜控诉地看着她。

    “噶?我对你用强?”可儿的目光呆滞了一下,脑子一时还处于刚梦醒的混沌之中。

    “如果你还想不起来,何不看看床下面的衣服!”看她一脸迷蒙,傲宸夜黑眸掠过淡淡的恶劣,很好心地提醒她。

    “衣服……”听到这个词,可儿只觉得自己的心跳突然猛震了一下,几乎没漏半拍,昨晚好像……她做梦撕烂了他的衣服,然后……

    莫非,那不是做梦?而是……真的?!

    啊啊啊啊,不会吧!

    她无法接受自己那样……粗鲁的事实,嘴唇抖啊抖,眸光弱弱地瞅着他,只是,看着他那张倾艳的俊脸,那么真实的委屈,好像她真的是那个糟蹋了他又不负责任的人一样?

    咽了咽口水,她硬着头皮顺着他示意的目光一点一点地挪动视线,一点一点地转向床下面那堆破碎的衣服……

    “啊!”她仿佛见鬼一样地发出尖叫,见鬼一样地瞪大杏眸看着地面上他的破碎的衣服。

    这些明显的碎布,赤果果地张显着她昨晚的斑斑劣迹。

    这一瞬间,所有的记忆如排山倒海一般席卷而来,那一幕幕大胆缠绵呐喊的画面在脑海里倒退着播放……

    噢噢噢……买疙瘩!

    她昨晚不仅撕了他的衣服,还真真真的……在情痒难耐的时候把他给强了!还把自己给弄痛了,最后还是他帮了她……

    天啊地啊,她从来没有发现自己竟然……是个饥渴难耐的女人。

    嗷嗷嗷,这下子该怎么办怎么办?

    她捂住脸,羞愧得无地自容,只能不断地将脸垂下,再垂下……赶紧遮羞!

    看她的脸从开始的迷惘,到惊诧,到羞窘,到羞愧,到现在的缩头乌龟,那表情变换的速度快得还真是精彩啊!

    傲宸夜忍住心底的笑,一脸委屈却又很关心地拉过被子帮她也盖上,顺便关心一下:“小可爱,你不穿衣服又不盖被子,不冷吗?”

    他的话一出口,可儿的脸立即从双手里嘣地抬起来,却是不敢看他地用手紧紧揪住被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那个……我是有点冷,谢谢。”她口干舌燥地别扭地只能这么说,明明一般这种情况都是女人呼天抢地的,可是她现在对着他是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呜呜呜,谁叫她强了人家。

    傲宸夜扬了扬俊眉,为她此刻理亏的脸蛋很想笑。

    呵呵,果然是他单纯的小可爱,善良得很哪,此时不欺负她更待何时?

    他坏坏地眯了眯眸,然后,好看的凤眸蕴起委屈的控诉瞅着她——

    “小可爱,你昨晚的力气真大,我还真怕……咳咳,怕我的命根会不会像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样被你给……”

    最后面的话,他拖长着尾音,佯装怕怕地说不下去,那语调的暗示意味直白得很。

    可儿尴尬无比地抬了抬眸,匆匆看他一眼,接触到他心有余悸一般的眸光,她理亏地赶紧移开视线,不敢正视他。

    “那个……那个,我昨晚的确是……有点粗鲁,不过我不是有心的,你的那个……那个……咳咳,命根没事吧?”

    她无措地游移着目光,纤纤十指无措地揪着被子,脸蛋红扑扑的犹如熟透的樱桃。

    问完的时候,她的视线控制不住地朝他身体下面瞄了瞄。

    对于她特殊的问候,傲宸夜忍笑忍得肠子都快打结了。

    真是好糊弄的小可爱呵。

    傲宸夜凤眸狡猾地流转了一下,故装为难地思考着说:“这个嘛,很难说,不过……有一个方法可以验证一下。”

    “什么办法?”可儿立即追问。

    对着她澄澈纯净的眸子,傲宸夜突然觉得自己……还真是邪恶。

    不过,对她邪恶是他的专利!

    “这个办法就是……呵呵……我们再来做一次就知道我的命根行不行了!”他吊她胃口地拖了一下,然后终于忍不住强忍已久的骗死人不偿命的得瑟地笑着说完。

    紧接着,他那绝美出尘的俊脸上无辜的委屈的表情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恶魔一般的邪笑,随之而来的是他横扑过来的身躯,压上她的……

    这一刻,可儿终于知道,原来这个恶劣的家伙一直都在装可怜糊弄她!

    吼吼!他根本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明明不觉得自己吃亏,其实还赚了呢!却还拼命地装出一副她要对他负责的委屈模样!

    “傲宸夜!我跟你没完!”她紧咬贝齿,使尽全身的力气在双掌狠狠地推他的胸膛,就是不让他再继续对她使坏。

    她那点点力气的推拒,哪里会是他的对手。

    傲宸夜轻而易举地就一手抓住她两只手,将之固定在她的头顶,然后坏笑吟吟地看着她怒火喷喷的翦眸,火亮火亮的异常的璀璨,好看极了。

    “呵呵,小可爱,我很乐意你跟我没完,最好一辈子都不完。”他咧嘴一笑,齐密洁白的牙齿亮在她眼睛里,很好看,但是,也好看得让她更是一把火。

    “我我我……我懒得跟你这个坏蛋说话,你快放开我,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坏家伙!”她扭动着手腕,胸口因为气愤而剧烈地起伏着,偶然地碰触着他的胸膛,肌肤的接触让她又羞又恼。

    发现她刻意压抑自己的呼吸,傲宸夜笑得更坏了:“呵呵,来来来,好好调整一下呼吸,不要太激动,不然,你的身体又会对我用强的了。”

    他意思很明白,指的就是她胸前的柔软因为呼吸不断碰触他这个事!

    这下子,可儿是气也不成,不气又难。

    最后,只能对着他干瞪眼……

    不经意地,她的注意力被他脸上那健康的红润给吸引住。

    猛然的,她想起了有关于他身体的事情,也顺而想起了那个傲宸霄跟她说过的话。

    一瞬间,所有的怒气都被遗忘,她只关注——

    “傲宸夜,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法力恢复了?身体变好了?”她着急地一连询问着,眸子里忍不住涌起浓浓的关切。

    对于她突然的转变,突然的问题,傲宸夜愣一下,被她的快速转变弄得糊涂了:“恩?你想说什么?”

    他是真的不懂了,这个小可爱的脑瓜子怎么总是转得这么快,完全没有逻辑可言。

    可儿更急了:“我在问你感觉身体好了没有,你之前不是法力还没有恢复吗?现在恢复了没有?”

    她毫无厘头的问题,却让傲宸夜有些懂了。

    原来,她是担心他的身体吃不消昨晚的激烈运动。

    虽然有点开心她这么关心他,但是她的这种担心却是对他的男性自尊的打击哪!

    “呵呵,小可爱,这么担心我的身体啊,放心吧,我还没有虚弱到连昨晚那点小小的运动都承受不住,要不要再试试我行不行?”

    他暧昧地眨眨凤眸,勾引地在她耳边呵气。

    可儿推了推他的俊脸:“我不是指这个啦,我的意思是……你有没有因为昨晚跟我做……做那个法力就恢复了,不是说跟处女做那个法力就会大增的嘛!”

    最后,她干脆豁出去不管什么害羞了,直截了当地问,省得他又想歪!

    闻言,傲宸夜顿住了所有的动作,就这么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心,一点一点地在柔软……

    原来,她真正关心的是这个。

    感动之余,他想到另外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这样可以帮我恢复法力?”

    对着他探究到底的深邃眸光,可儿舔了舔嘴唇,目光左右游移着:“那个……我以前在书上看到过啊。”

    打死不能说是傲宸霄告诉她,喵滴,让他知道她跟另外一个不太熟的男人竟然聊这种事,那他会不会觉得她是大胆豪放女?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不想让他有这种想法。

    急于转移话题,她锲而不舍地又问:“那你到底有没有变好了嘛?”

    傲宸夜静静地看着她,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

    她眸光有着真诚无伪的关心,那么急切的寻求他的答案,她……真的在为他担心。

    伸手握住她的手,紧紧的,不留一点缝隙。

    将心里暖暖的感动深藏着,他忽而朝她邪邪一笑,凤眸灼灼,嗓调坏坏:“莫非是你为了让我的法力恢复,所以才对我强来?”

    对于他又变成这副邪恶的模样,可儿无奈地翻了翻白眼。

    他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给她正经地回答啊!

    “是啦是啦,为了让你恢复,我只好霸女硬上攻了,所以,麻烦你,请你告诉我一下,我这招对你到底灵不灵?”

    罢了罢了,为了可以快点知道答案,她就让他得瑟一下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