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V家庭煮夫【求月票】

    “红衣……”缱绻眷恋的轻呼溢出,像是沾了糖的蜜,甜腻得令人心痒。

    仿佛跨过几个世纪轮回,将最深沉的爱意凝结成了两个字,说不清、道不明,只留下回味无穷的悠长。

    红衣?虽然知道这次是帝尧救了自己,但墨灸歌还是没来由地心中升起一股愤怒,猛地将身前的人推开,“帝尧!看清楚!我不是什么红衣!要发情不要找错人了!”

    她这么一推,非但没有将身前的人推开,反而被楼得更紧了。

    一手从墨灸歌脖颈下穿插过去,帝尧专注的目光从墨灸歌脸上扫过,仿佛是欣赏一样绝世珍宝,瑰丽的紫眸仿佛能溺死人。

    良久,他唇角轻轻上扬,低沉磁性的声音,“嗯。你是小九……我的,小九。”说完,径直将脑袋埋进了墨灸歌胸口,贪婪地吸收着身前人身上独特的冷香。

    他蹭了蹭墨灸歌,将其紧紧抱紧,略带委屈的声音传出,“不公平~为什么我每次都要等你长大?”天知道他忍得多难受。

    以前,他暗暗地搜集她的喜好,却只会用冷漠高傲伪装自己,躲在远处想黑暗中的老鼠一样偷窥她的一举一动,却不知如何接近。

    上一世,好不容易盼到她长大,还没开吃人就跑了。好不容易等她自己回来,她却想拖着他一起进地狱。

    这一世,难得重来一回……他又不得不耐心等待。

    想想自己暗中窥视了这么久,却一直没有将人吃到手,帝尧心中就升起一股无法言语的挫败感。

    他不信天道,蔑视规则,但是却不得不承认,在墨灸歌身上,他的所有一切都失败得彻底。她,是他,唯一的弱点!

    墨灸歌欲反击地动作一滞……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的情况。

    这还是……她认识的帝尧?

    对上那双温柔瑰丽的紫眸,墨灸歌不自然地错开眼睛。

    以前,她很难看出帝尧眼中的情绪。永远深邃、平静,隐藏着一丝莫名其妙的占有欲。

    但是现在帝尧的眼中,那毫不掩饰的感情浓烈得让她心跳一滞。

    不过是睡了几个月,他的眼中怎么会多出那么多东西?!

    震惊了几秒,压制下心底不规律的律动,墨灸歌又马上恢复了冷静,“帝尧,你发什么疯?”

    “没发疯……”丝毫不在意此时暧昧的姿势,帝尧将墨灸歌埋入自己胸口,嘴角挑起一抹惬意的微笑,“就想抱抱你。”

    墨灸歌:“……”她竟无言以对。

    脖颈处传来一丝温润的触感,轻轻柔柔的,又如烈火感炙热。

    墨灸歌知道,这是帝尧的唇。

    温热的感觉让墨灸歌皮肤一阵颤栗,黑暗中她脸色微红,微微挣了两下,发现帝尧的力气越来越大,即使是她那如怪物般大巨力,也无法撼动分毫。

    黑暗之中人的触感总是特别灵敏,火热的气息一点点侵蚀墨灸歌的身体。她突然发现,她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排斥他的气息。

    眼中闪过一丝羞恼,她紧紧抿了抿唇,声音暗沉平静,像千年不变不起波澜的古潭,在潭水之下却酝酿着毁天灭地的风暴,“帝尧,你现在的行为。

    我可以告你性【河蟹】骚扰。”

    没有拒绝,没有反抗,也没有激烈的挣扎。这是帝尧所未想到的,不过想听到墨灸歌那冷漠疏离的声音,他却低低地笑了起来。

    低沉的笑声像是暗夜中的协奏曲,微醺的红酒,令人心醉。

    一只手轻轻摩挲着墨灸歌的脸,帝尧抬起头,他微微偏头,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嗯?那你打算怎么做了?

    这里可不是地球,没有警察给你叫。更何况,就算有,又能奈我何?”

    墨灸歌气闷,恨不得一拳打在眼前那张妖孽得意的脸上。

    一只修长的手突然抓起墨灸歌的手。

    手心传来炙热的触感。

    墨灸歌难得地怔愣。

    手上是另一个人的温度,紧致结实的肌肉仿佛能感受到肌理之下蕴藏的恐怖力量,从胸肌到腹肌,肌肉起伏的线条感,不突兀也不微弱,伴随着眼前之人的呼吸微微起伏。

    男人该有的,不少一样。

    即使没有亲眼看见,墨灸歌也能猜测到,帝尧的身材,应该很好。虽然长着一张妖孽的脸,但他并不是脆弱的白斩鸡。老天好像很优待他,无一处不完美,不多不少,刚好体现着人类美的极致,并不是单纯的美色,而是灵性美与力量美的完美结合。

    妖孽、性感!

    “小九,我现在,可是男人。”喑哑的称述声,那双瑰丽漂亮的紫眸中颜色逐渐暗沉。

    不知道是不是墨灸歌的错觉,她隐约听出了一股咬牙切齿的味道。

    是为了澄清那段他变婴儿的黑历史?想到这,墨灸歌紧绷的脸蓦然放松,忍不住噗哧一笑。

    帝尧脸色微黑,并没有出声,只是握住墨灸歌的手往下移。

    小手上传来的清凉感让他舒适地眯了眯眼睛,刺激他的神经。

    就算不能现在开吃,好歹让他收回点福利不是?

    墨灸歌的手猛地像触电一样收回,虽然没经历过,但不代表她真的不知道……

    恼怒地瞪了帝尧一脸,“有**自己解决去。”

    帝尧眯起了半只眸子,深邃瑰丽的紫眸偏偏携了丝清澈的纯净,诱惑得令人发狂,声音更加低哑难耐,“我喜欢你帮我弄……”

    深呼了一口气,墨灸歌笑着扬起了唇,露出八颗大白牙,令人不寒而栗,“信不信我一脚把你踢下床?”

    这就是说她不介意他和她睡一张床啰?帝尧眼中暗光一闪,思考的脑电波明显和墨灸歌不在同一频率上。

    大手一揽将墨灸歌紧紧抱住,“睡吧。我暂时不会对你动手。现在天还没亮呢。”那么多年都等了,还差几年吗?之前想着墨灸歌早点醒来,确定她没事,他却巴不得她多睡一会,让他多抱会。

    知道帝尧是块牛皮糖,她甩也甩不下去。

    两人各退一步后,墨灸歌干脆不搭理他了。

    似乎……她也并不排斥他的靠近。

    温热的男性充斥着鼻孔,墨灸歌脑袋抵在帝尧胸口,心中竟莫名地安心,也不知过了多久,不知道是之前的梦让她精神疲惫,还是他的怀抱太让人安心,墨灸歌眸光看向窗外沉静的夜色,竟然有一丝困意袭上脑海……

    两人的墨发在洁白的床上交织、缠绕。

    床头,一双已经阖上的双眼睁开,紫眸像黑暗中的宝石。

    静静地凝视怀中人安谧的睡颜,帝尧不动声色地收紧手臂,脸色柔和,眸中像是璀璨深邃宛如吞噬了万千星云。

    弧度完美的红唇微微上扬。

    ……

    墨灸歌是被一阵诱人的香味给熏醒的。

    刚一起来,她似乎就听到了肚子在向自己不断抗议。

    “起来了?”磁性的声音响起。

    墨灸歌眯了眯眼,令瞳孔适应阳光,抬眸向光芒处望去。

    男子身材修长挺拔,如墨的长发被一条带子束在脑后,斜飞入鬓的眉像是被一笔一画细心描绘而出,瑰丽璀璨的紫眸正柔和的望着自己,少了以往的戾气与傲慢,宛如中古世纪的大贵族。

    只是……现在这位大贵族,身穿一身家庭煮夫的围裙,手上还端着餐盘……

    然而,这幅画面,却意外地和谐。

    墨灸歌轻轻张着红唇,第一个反应就是……特么的她肯定没睡醒!

    就在她决定仰头再睡时,事实残酷地告诉她——不!这就是事实!

    “起来了就来吃早餐。”帝尧微微皱了皱眉,这家旅馆的豪华间虽然配置了厨房,但却没有附赠原料。

    为此,他还是向向旁边的饭馆“借”的原料。

    现实是不容人逃避的,墨灸歌默默地敛下眼睑,为什么她会有一种多年夫妻的即视感?!

    “咳咳……没睡醒?要我帮你提提神吗?”妖孽的凤眼微挑,帝尧扬了扬眉,唇角勾勒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笑意。

    不用多想,看到帝尧的表情,墨灸歌就猜的到他所谓的提神方法,不会正常到哪里去……

    利落地起身,洗簌后,墨灸歌盯着桌子上精致诱人的菜肴,偏头看向帝尧,“这是你做的?你会做饭?”

    “嗯哼~”双手环胸,宿舍里的围裙穿在他身上显得有些小了,斜飞的眉毛,眼中又露出墨灸歌的熟悉的高贵,脸上似乎还多了一丝……得意?

    唇角上扬,眼中闪烁着诱惑的光芒,“本尊上得了厅房、下得了厨房,揍得了流氓,你还犹豫什么?我这样的好男人从哪里找?要不要考虑,嫁给我试试?”放下餐盘,帝尧上身前倾,如墨的长发倾泻而下,俊脸靠近墨灸歌。

    “别自恋了!”撇了撇嘴,墨灸歌毫不犹豫地将那张放大的俊脸挪开,闪身到一旁,坐下来转移话题缓解心中的尴尬,拿着筷子戳着白瓷盘子内煎的金黄的蛋卷,“看着倒是不错,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吃。”

    她怎么不知道,me的boss,除了至今是个处之外……竟然还会做饭?!

    她本以为自己对帝尧已经很了解,到现在她才发现,她所了解的帝尧只是冰山一角。

    帝尧浅浅一笑,手脚利落地解开围裙,随手将围裙扔在一旁,优雅地坐下,一只撑着下巴,“放心吧,没有下毒。”也不知道是谁说过,一定要嫁给会做饭的男人,害得以前他苦练厨艺,炸了十几个厨房!

    墨灸歌将信将疑地咬了一口蛋卷,眸光忽地一亮。

    好吃!

    太好吃了!

    简直恨不得将自己舌头咬下去。

    优雅地享受自己的一份早餐,看到墨灸歌发亮的眼光,帝尧的心情也跟着飞扬起来了,无时无刻不诱惑道,“是不是很好吃?

    如果你嫁给我,一日三餐我都可以给你做哦~

    而且,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不是应该以身相许吗?”

    “噗咳咳……”墨灸歌险些没被自己呛死。一口咬着蛋卷,一边斜睨向对面荷尔蒙激增的人,心中翻江倒海。

    为什么他对这个话题如此在意……?

    “不要。”咽下一口蛋卷,墨灸歌犹豫了两秒,然后斩钉截铁道。

    知道那天是帝尧救了自己后,她并没有像以前那么排斥他了。

    不过,为了救命之恩和美食就这么把自己卖了,她暂时还是办不到。

    一边吃着蛋卷,墨灸歌一边用余光打量着帝尧。不得不承认……帝尧真的……很完美。

    似乎嫁给他……也不赖?

    位高权重……呃……虽然是以前。

    不过就算换到现在,以他那强大的力量和逆天的运气,想组建一支异界的me组织,似乎也不过是小菜一碟。

    最重要的是,他还是24k纯金的处男!!

    这年头……处男哪里找啊?就算是歪瓜裂枣,也早早地破了处,更何况是长得帝尧这么妖孽的?!

    而且除此之外……他还烧得了一手好菜,一副家庭煮夫的标准配置。

    这样的男人,简直打着灯笼都难找了。

    墨灸歌暗暗磨牙,除了性格极端了点,个性残暴了点,本性傲慢了点……似乎帝尧并没有什么令人挑剔的地方。越想,她越觉得……其实嫁给帝尧,挺好的……

    心中微微动摇,墨灸歌狠狠咬了一口蛋卷,似乎是在咬某个人,瞬间将自己脑海中的迟疑丢了出去。

    她在想什么?极端、残暴、傲慢,这还不算是缺点吗?

    一边吃着自己的一份早餐,帝尧一边不动声色地观察墨灸歌脸上的表情。

    他对她的了解,让她脸上每一处细微的变化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眯了眯眼,嘴角掠起一抹入沐春风的笑意,虽然她没有直接答应,不过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不是吗?

    他不急,时间还长着呢!

    ps:来来来,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