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埋伏、帝尧发飙【四千、求月票】

    万里无垠的青碧草原上,好像突然破开了一个洞口,空气剧烈震颤。

    “噗!”地一声,“吐”出一名红衣女子。

    “辰族余孽在那里!”一声惊天动地的爆喝声突然乍起,云彩猛地撕裂开来。

    墨灸歌刚抬起头,就察觉一道黑影向自己猛地冲过来!

    危险!!

    一颗心瞬息之间要跳出心脏,多年来对危险的预知让她下意识地做出反映。

    “撕拉!!”被巨大的力道猛地带入地上,划破衣襟的声音响起,鲜血喷溅。

    “啊!”墨灸歌一声痛呼,狠狠地砸落在地。

    一把巨大的长刃从她右胸口穿入,透背而出,几乎要把她的半边肩膀切开,将她狠狠地钉在地上。

    极致的危险感刺激她的神经,墨灸歌顾不得胸口传来的疼痛,丹田中的劲气疯狂向外涌出,一手猛地握住长刃一抽,鲜血四溅。

    强忍住身上剧烈的疼痛,她脚下一瞪,迅速后退。

    “桀桀!!”一阵诡异的笑声从天空中传来,诡谲阴冷的声音渗入骨髓,寒入灵魂。

    “想跑?!”

    天空之中,忽然出现了一只擎天巨掌!

    巨大的黑影纵宽几十名米,遮天蔽日。空气中隐隐响起道道撕裂空气的爆破声,飓风围绕着巨掌横生,风暴涌起!

    “嘶!!”墨灸歌心中滔天浪涌!

    恐怖地威压向她当空罩下,无形之中的压力令她膝盖一弯,身形佝偻!

    逃?!

    甚至生不出逃的心思!

    四面八方像是被那股杀意锁定,在这巨大的力量之下,她渺小得宛如一只蝼蚁,每一步都是在沼泽中行走!

    到底是谁?!这么想她?!

    猛地抬起头,来人让她瞳孔狠狠一缩!

    一双巨大的透明翅膀长达一米,一身宽松的大衣遮住了形体,强大的威压环绕周身,单是一眼,就让墨灸歌升起一股无法反抗的心思!

    这样的人,足足有五位!

    强!好强!!

    单是那强大的威压,就让她浑身劲气凝滞、气血逆流!

    “去死吧!”随着一声长啸,一人猛地将手掌狠狠压下。

    天空中的擎天巨掌,随着那手掌的运动,急速下压。

    巨大的能量掀起一块块草皮,露出下面一片黄土。

    土块翻飞,狠狠砸在墨灸歌身上。

    死亡的危机让她无心估计这些了,巨掌上外放的能量风暴震得她伤口再次开裂,鲜血染红了整个上衣衣襟。

    “轰!!”阳光被遮挡,墨灸歌视线所及之处,都是那一片擎天巨掌的范围。

    大量失血让她脑袋眩晕,忍住身上剧烈的疼痛,她发疯了似的调动所有劲气,“给我爆!!”

    浓郁得近似黑墨的劲气狠狠地向擎天巨掌轰去,像是夜晚绚丽的烟火,轰然爆炸,奔腾咆哮!

    “不自量力!”随着最后一声冷哼。

    擎天大掌完全将墨灸歌狠狠拍下,一瞬间风云咆哮,能量爆炸的声音宛如九天雷震,空气剧烈颤抖,一道道冲击波横扫千里,方圆千里之内,地皮翻飞,走兽死亡!

    巨大的风浪堪比八级台风,天空中悬浮的五人衣袍被吹的猎猎作响,但身形却没有移动分毫!

    “任务完成!我肯定她连渣都不剩。”随着一声轻快的女声落下,五人刚欲从风暴中心离开。

    “想走?!”就在他们刚转身的那一刻,一声长啸蓦然从爆炸中心传出,响遏行云!

    天地间翻飞的草屑尘土被那声浪统统掀开,就像是一只无形的巨手撕裂开来。

    耀眼的紫芒从声音中心爆发,渲染地整片天空一片瑰紫!

    似乎感受到了那人的怒意,风啸云卷!

    强大的威压精心动魄,身穿黑袍的五人身后的能量翅膀像是子弹哑了火一般瞬间湮灭,一股巨大的力量压向他们的脊梁柱,将他们狠狠拍在一片黄土之上。

    “谁?!”沙哑的老声最先惊恐地响起,猛地向声源处看去。

    只消一眼,就让他惊得呼吸凝滞。

    一名紫衣华美的男子伫立在天空之上,及踝的黑发在劲风的吹拂下猛烈飞扬,一手怀抱着一名胸口受伤的红衣女子,一张精致到让人下意识屏住呼吸的面容上一片沉冷,瑰丽宛如星空的眼中是一片炙热的烈火,丝毫不掩饰的杀意。

    像是从太古走来的堕落神祗,气息深幽如宇宙,浮光掠影。

    一股深深的恐惧感涌上五人心头,他们此时,比墨灸歌之前更加无力!

    好像眼前的人本该就是这天地的主宰,不要说反抗呢,他们根本生不出一丝反抗的念头!

    帝尧只感觉到一股炙热的火在胸口熊熊燃烧,他若是……若是晚来了一秒……

    视线触及到墨灸歌胸口巨大的血洞,他瞳孔狠狠一缩,抱住墨灸歌的手更紧了,一股莫名的痛楚在心底泛滥开来,看向五人的视线更加冰冷寒凉。

    一阵莫名的记忆碎片狠狠地冲击他的脑海,帝尧的气息越发飘渺深邃,紫眸冷冷地看向五人,五指在虚空之中狠狠一抓。

    “嘭!!”一道血雾猛地炸开,最先开口的黑袍人像是被巨大的力道瞬间挤爆,血浆伴随着细碎的肉块四溅。

    这凶残的画面狠狠地刺激到了剩下五人的心脏,他们脸色苍白,狠狠地颤抖,哪复之前的得意?

    帝尧冰冷地勾起唇角,并不着急,每一次五指握紧,就是一道人影爆为血浆。

    并不打算一次性解决对方……而是让他们在这种极致的恐惧折磨死去。

    “啊啊!!”最后一名女人早就被前四位的死法吓疯了,疯狂地尖叫。金色的力量疯狂涌动,四周风云变化。

    她——要自爆!

    “哼!”帝尧神色冰冷地一抬手,女子周身自爆的能量忽地停滞,像是漏了气的气球一样,瞬间扁了下去。

    迎接她的是,是一片密密麻麻的刃光。

    细碎的肉片伴随着刃光翻飞,哀嚎声惊天动地!

    越是力量强大,越是难以死亡。

    只是,这份死亡保险在此时的女子身上,却是成为了一种负担!

    直到被削得露出白惨惨的骨骼,她才堪堪咽气。

    帝尧沉默地收回威压,两指狠狠一捏。

    吱地一响,仿佛有什么在悄然消失。

    魂飞湮灭!

    心疼地看着墨灸歌胸口的伤口,帝尧紫眸里散发着一阵明灭的光芒,墨灸歌手上的紫戒忽地爆发一阵巨大的光芒,吞天噬地!

    整个星辰草原狂风乍起、行云破碎!

    这恐怖的异象仿佛只出现了一瞬,眨眼间消失。

    “咦?!”天空之中,几道身带雄厚威压的人影如流星般掠过,停在之前帝尧所在的地方。

    “刚才发生的异动起源就在这里。”一名身材粗犷的男子看了看四周飞扬还未散去的草屑尘土,心中翻江倒海。

    这得多强的力量啊!方圆万里的青碧草地都变成了一片焦土。

    “好强的威压!”另一人蹲下身来,感受空气中尚未散去的威压,暗暗心惊。

    “你们看!那是什么?!”一道惊恐的女声突然将几人的目光拉了过去。

    焦土之上,细碎的血肉染得土地一片赤红,那交织的黄白之物令人作呕。

    “嘶……”所有人脸上都爬起一抹惊惧,好凶残的手段!

    ……

    虚空之中,一道紫芒突然闪过——

    “回来了……?!”低沉而充斥杀意、甚至隐含一丝忌惮的在空旷的虚空中震响。

    ……

    黑暗永无天日的地界,天地上下都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血色,浓郁的死气和血腥气息充满了整个天空。

    这里,是苍茫大陆所有人最恐惧、最禁忌的地方。

    无时无刻不充满了杀戮,这里,是地狱!

    血域,不知何时被划分出来的禁忌之地。空逆大主宰唯一无法渗透的地方,生活着最厉害的种族、最嗜杀之人,最不服圣宫管教的生物!

    这里,没有“人”,只有——怪物!

    圣宫把这里的人称为——叛神者!

    苍茫大陆都盛传,这里满地荒芜、教化不开。

    然而……

    绵延万里的千万顷的宫殿主宰,精致的建筑、浓郁狂暴的灵气、各式各样的灵草,似乎昭告着这里,并不如同圣宫所传扬的那么恐怖。

    在成千上万的宫殿群中央,屹立着一座巨大的祭台,祭台四周伫立着九根冲天玉柱,皆刻以洪荒巨兽的形象,似下一秒就要从玉柱之中冲出。

    在祭台中心,是用一整块精致紫玉雕刻的圆台,绚丽明亮的阵法在白玉地板上流转,金光闪耀。

    四名身穿紫衣制服的男子分别伫立四方,双眸紧闭,威压雄厚,甲胄凛冽,仿佛一尊威严的雕塑。

    只有那不断张吐的强大气息证明着四人并不是死物,他们一身气势凛冽霸气,似乎下一秒便能搅动天地风云、令天地变色。

    在圆台最上方,祭祀着一团纯粹的紫火,那紫色,纯正、尊贵、优雅、深邃,颜色浓郁得像宇宙中最深邃的颜色。

    仿佛睥睨天下的王者,不屑地俯视着下方的蝼蚁。

    突然,那静静悬浮的紫火像是被突然注入了力量,猛地扩大,狂暴的力量令下方的紫玉开始融化,阵法震动,金光漫溅。

    四名男子猛地一怔,眼眸突睁,眼中似乎有精芒溅射出来,他们纷纷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那股惊讶和震撼。

    毫不犹豫地拿起腰上挂的号角。

    “呜!!!!”绵延的声音像草原上的风,横越大片土地,连绵不绝。

    一瞬间,仿佛整个天地中都充斥着那股号角声。

    原本安静的千万宫殿群,威压雄厚的强者纷纷御空而起,纵目一看,精致绚丽的宫殿之上,凭空多了无数小点,恐怖的威压令空气都发生颤抖的震动、空间撕裂。

    “帝主……”不大不小的声音从一名紫衣人口中呢喃而出,卑微到骨子里的尊敬!

    ……

    柔和的月光透过落地玻璃窗,轻轻地洒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

    皎洁如纱的光芒将床上两人的容颜照的如梦似幻,本就妖孽的容颜更加美得令人窒息。

    帝尧目光专注地看着一侧睡着的人,眉头紧锁,她的伤早就被他治好了,为何迟迟不醒?

    看着墨灸歌的睡颜,帝尧脸上浮起一抹缅怀眷恋的笑意。

    这几天,趁着墨灸歌沉睡的日子,他也微微整理了一下突然之间多出来的记忆。

    谁能想到……他那么久之前就喜欢她?不是两世,他整整喜欢了她三世!

    可悲地是,加上这一世,他也没有将她拆吃入腹!

    当他好不容易从沉睡中醒来,看到她重伤昏迷的模样,一颗心差点没有被她吓掉。

    一只手紧紧搂着墨灸歌,他目光细细地描绘那张容颜,这一次,他,一定要将她紧紧抓在手中。

    梦中……

    “嘭!”巨大的音响几乎令整个天地都颤动了起来。墨灸歌看到冲天的光芒遮天蔽日,湮灭一切。

    一股即将面临死亡的恐惧感牢牢地抓住她的心房。

    一道焦急模糊不清地声音传来,她看见一道紫衣尊贵的身影紧紧地将自己拥住,两人在恐怖的能量之下瞬间消散。

    “呼!”墨灸歌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入目的,是一张近距离放大的妖孽脸!

    清晰得可惜数清那浓密的鸦羽。瑰丽的紫眸深邃得宛如暗夜中的紫宝石,下一秒就能把灵魂吸进去。

    “帝——”还没等墨灸歌最后一个字说完,一只手臂突然将她腰身狠狠搂紧,对方的唇毫不客气地压了下来,火热炽烈的吻简直让墨灸歌差点窒息。

    ps:把你们的帝尧放出来了,可素我的月票在哪里?呜呜,打滚求月票。现在月票翻倍拉!【虽然留言以帝尧为主导,但素最近我看见九煞党崛起了……00帝尧地位堪忧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