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四千】

    见天佑帝照揍不误?

    天篱淡然看戏的姿态差点破功,眸光复杂地看向墨灸歌,再看到她漆黑望不见底的眼眸时,突然一点都不怀疑那话的真实性……

    咳咳……以后他还是老老实实地当他的天篱吧……

    不过……那什么齐天蕊又是怎么回事?他眉头轻轻皱起,他印象里……似乎从来没有这么一号人物。

    好像齐国是送来了一个公主跟他联姻,还是齐国第一美人……只是,她长什么样,他还真不记得了。

    不过一个照面间,两名侍卫被杀,齐天澜被废。攻击墨灸歌的武者还死了两人!这残酷的事实再一次让徐振几人认识到了双方实力的差距。

    可白清扬并没有打算放过他们,手中的白芒打向另外几名冲上来的武者和徐振。

    “徐哥!!”陶仪等人脸色瞬间苍白。

    只是,他们之中,并没有人的速度比白清扬的攻击快,更没有人能挡下白清扬的攻击。

    转眼之间,徐振几人甚至来不及调动玄气防御,已经喷出一口鲜血倒在了地上。几枚玉牌从衣中滑出。

    秒杀!

    陶仪脸色煞白,身上冷汗涔涔。

    她终于明白了,家族长老说的,踏入白玄,才算踏入高阶武者行列这句话是怎么回事!

    在白玄面前,紫阶脆弱得如同婴儿,根本毫无反抗之力!

    白清扬一脸冷淡地捡起玉牌,淡漠至极的目光和陶仪等人对视。

    触及到他的目光的,纷纷下意识地闪躲。生怕他下一个动手的人就是自己。

    陶仪不甘地咬紧贝齿,她其实一直暗恋徐振。

    只是,对方连他们当中最厉害的徐振都能秒杀,他们又能凭借什么给徐振报仇?只怕他们一起上,都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努力平息心中的不甘和缘分,做为剩下的人中实力最高的,陶仪不得不站出来,“刚才我们并没有攻击你们……我们,可以走了吧?”

    白清扬闻言,清浅地笑了起来。

    那笑容浮现在少年俊朗淡漠的脸上,确实好看,如果忽略他眼中的寒芒。

    “拿出来。”一只手伸向陶仪。

    “什么?”对方有些茫然。

    “玉、牌。”丝毫不在意对方的态度,白清扬一字一顿道。

    “喂!你们也欺人太甚了吧?!杀了我们的人还让我们交出玉牌!”终于,陶仪身后有个男性武者忍不住站了出来。

    白清扬年纪看起来比他们小上了五六岁!就算他已经达到了白玄,但是难免还是令人有些轻视。

    不过是天赋比较好的毛头小子……看起来还没长大呢!

    “我不介意多杀几个。”白清扬冷淡开口,白色的劲气再一次涌入右手。

    比赛已经到了非常紧张的环节,每个参赛者为了分数都无所不用其极。两组不同的队伍相遇,必定会爆发一场争夺战,战斗根本无法避免。

    这群人倒是好笑,看到他们实力比较强,自己打不过就想全身而退?

    如果实力弱的是他们一方,对方难道会放过他们?

    那说话者的脸色瞬间变得青紫,其它人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最后,在陶仪的带领下,还是乖乖教出了玉牌。玉牌,总没自己的生命重要,不是吗?

    “姐。”收集到玉牌,白清扬仿佛换了一张脸似的。刚才那张冷淡得不像他这个年纪应该有的脸瞬间变得柔和讨好,如果身后有一根狗尾巴话,没有人会怀疑,他会不会瞬间变成一只讨好主人的哈士奇。

    将玉牌递交给墨灸歌,白清扬像只等待主人夸奖的狗狗,“我打到的玉牌。”

    敏感如他,早在那个什么齐天澜说白衣情郎时,墨灸歌的脸色就变得很不好看了。

    尽管她在极力压制,白清扬还是能感受到她心里的压抑和内疚。

    虽然不想现在就要个姐夫霸占他姐姐,但是他更不想看到她情绪低沉。

    而且看上去……那个便宜姐夫似乎还为她姐姐死了……

    陶仪包括多娜等人都不敢置信地看着白清扬瞬间变脸,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小心翼翼看着墨灸歌的少年,是之前杀人毫不迟疑、一脸冷酷的人!

    不过陶仪几人没看多久,扫到这一幕后立马就离开了。他们看得出,对方是看在他们之前没动手的份上饶他们一命。

    可是……谁知道这个白衣少年和那群人……会不会突然反悔?!

    可怜的齐天澜,就这样被人扔在了野林之中。陶仪等人没去管她,墨灸歌等人就更不会去管她了。

    即使森林之中这片区域的魔兽已经被杀得差不多了,但是一些蛇虫鼠蚁却是没有人管的。

    来参加比赛的,有同情心照顾一个废物公主的又有哪个?她的下场,可以预见有多凄惨。

    墨灸歌和白清扬等人分了玉佩后,没有多说就走了。

    虽然白清扬是把玉佩交给墨灸歌的,但这次动手的多半是他,塞纳尔和多娜的人头分到后,天篱因为没有动手,自然没有玉牌,大多数玉牌都被墨灸歌给了白清扬,只是在白清扬的推脱下留下了一小部分在自己手中。

    几人又在密林之中晃晃荡荡了几天,打劫的分数足够他们每个人都冲上一个不错的名次。

    最让墨灸歌好奇的是第一名寒千羽,排行榜上所有人的名次都变动过,只有他,从一开始进来就排名第一,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分数越涨越快,远远甩出了其它人一大截。

    就算白清扬没有把分数分给墨灸歌,恐怕也是不及他的。

    这到底是哪方来的高手?

    “前面有五个人正在拦截一队人马。”茂密从林之中,一道阴影一闪,塞纳尔从阴影之下悄然到了墨灸歌几人身边,压低声音说。

    自从几人组队以后,身形敏捷又擅长穿梭丛林隐藏气息的塞纳尔,就成了几人中相当于斥候的角色。

    “五个人拦一对人马?”墨灸歌眸光闪了闪。

    最近几天也不知道是竞争激烈,还是因为天佑学院的人加入,他们遇到的武者越来越少了,有的时候甚至一天都遇不上一支,只是遇上一次就是一次大丰收…………

    不过能留在最后的那都是些高手。敢以五人之力拦截一队人马……是太过自信呢还是本身实力不可小觑?

    墨灸歌显然忘记了,自己这队没少做这等好事……

    “走,去看看。”唇角微扬,墨灸歌心情不错。既然如此,他们可以弄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天篱塞纳尔等人互相看了两眼,忍不住为那两队人马默哀。

    一行人隐匿住气息潜伏前进,在距离对方两百米的地方停下,各自找了一个好视角。

    武者到了他们这个程度,五感灵敏,就算是一公里之外的风吹草动,只要他们想,就能察觉。

    刚一看清楚对面的情况,墨灸歌瞳孔猛地一缩。

    竟然是不少熟人!

    容西华、东方涵这两个让她咬牙切齿的人都在。

    然而,下一秒出现在她视野之中的人更让她震撼。

    是蓝楚沐、韩红和赵虎!

    在广场中,她并没有眼花,她看到的,就是这三人。

    只是,他们怎么会和东方涵两人呆在一起?!想到这里,墨灸歌既不解又咬牙。

    在容西华和东方涵身后,还有约莫二三十人,恐怕分别是西陇国和东越国派来的参赛者,听从两人的号令,实力在绿阶到紫阶不止,大多在青阶,年龄是打着擦边球进来的。

    明显看得出,两人明显就是结成了同盟……

    也难怪,失去了风逆痕,东越国想派出年轻的紫玄高手,怕是翻遍了全国上下都难以找到。怪不得要和容西华结盟,也不知道西陇国拿了他们什么好处。

    容西华的气息已经到了白玄,东方涵和蓝楚沐已经达到了紫玄巅峰,差一步就要突破。再加上举国之力选出的年轻高手,他们能找到现在,也不稀奇。

    在一行人马前面,是身穿统一纯白制服的几人,胸口处别着一枚金色的叶片,精致非常。

    他们有男有女,拦在容西华一队面前与他们对峙,动作闲散自信,脸上还带着几丝骄傲的神色,似乎并没有将眼前的人放在眼里。

    他们并没有散发威压,但是那悠闲的神态已经足以表示他们对身前一行人的轻视。

    四名白玄,还有一名墨玄初级。也难怪那么嚣张,敢不把容西华一等人放在眼里。

    看他们那已经超出一截的境界和统一的制服,不出所料,他们就是天佑学院派出的一年级生吧?

    墨灸歌脸上带起了浅淡地笑意,眯着眼睛给自己调整了一个舒适的姿势。

    她也乐得看容西华和东方涵被人虐一顿,不过旁边的蓝楚沐和韩红……

    蓝楚沐和东越国的关系,早已在他帮她逃出东越国皇宫时就应该不死不休了……他怎么会和东方涵一起?还有……韩红和赵虎又怎么会在这里?!

    虽然相信韩红不可能轻易背叛自己,甚至还投身东越国皇室。但墨灸歌不得不提起一百个心来注意。

    蓝楚沐对她有恩,她既想让容西华几人吃苦头,想要帮蓝楚沐,她……到底该不该动手?!

    “咦?!”倒是那天佑学院的那几位,立马逼墨灸歌做出的选择。

    一名女子抬起头往墨灸歌等人方向看了一眼,对五人中领头的男子道,“大哥,那边还有两个人!”

    领头男子不以为意,目光与女子交汇一瞬。

    那名女子点了点头,身形一闪,已经跃出了百米距离,手中两道浑厚的劲气狠狠向两个方向拍去。

    “娜儿!”藏在树上的塞纳尔忍不住担心一叫。

    多娜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要被劲气击中。

    墨灸歌伸手一扬,不动声色地挡下了攻击。

    然而多娜栖息的那棵树却因那巨大的力道惨遭毒手。

    “啪!”四分五裂。

    运起劲气抵挡那碎裂四溅的树枝,多娜狼狈地从树上跳了下来,踉跄了几步稳住了森林。

    白清扬一掌对轰,正好与对方的攻击抵消,也没有再呆在树上,纵身一跃,脸色冷漠。

    “竟然还有一个?”女子目光往塞纳尔隐藏的树上扫过,自知已经暴露了身形,塞纳尔也没有再隐瞒,直接跳了下来,和多娜呆在一起。

    “竟然还有一个白玄。”看向一脸冷峻的白清扬时,女子眼中稍带诧异。不是没见过白玄,只是这位白玄高手的年纪……看起来真的挺小的……

    就算是放在他们上院,他的天赋也能排上号了。

    “大哥,这里有情况。”劲气拧成一线,女子直接对两百米外的男子千里传音。

    这种千里传音,对劲气的掌握要求非常高。算是一种没有攻击性的实用型武技,在关键时刻能起到特殊的效果。

    如果武者不是高她太多或者对这项武技极为通透,根本无法知道她传音的内容,甚至无法感知到波动。

    就在她传音汇报情况时,墨灸歌和白清扬皆是脸色一动,隐藏的天篱挑了挑眉,一脸了然的模样。

    看到白清扬脸色微动,女子心中诧异更甚。他竟然能感受到他千里传音的波动。看来这一年新生,真有那么几个天赋惊人的!

    “简环,你去看看。”接到燕素的千里传音,苏兴对旁边的一名少年点了点头。

    转眼之间,原地里,五人只剩下了三人。

    容西华等人压力备减,却不敢轻易动手。

    对方剩下三人之中,每个人的气息似乎都不弱。在没有确定对方境界之前,他们不敢先下手。

    “交出玉牌吧。我们只要你们一半的分数,便放你们走。”看到白清扬和塞纳尔三人,燕素并不急,声音中带着淡淡的优越感。

    每个天佑新生入学,都有自己独有的积分玉牌。可以凭借积分去领取丹药、武器、武技等。

    每年一度的天元排位赛,都是他们“老人”刷分的好时机,平常时候在天佑学院,想要刷分可没这么简单。不过天佑学院每次都会安排活动,让他们这群先入学一年的学长,去刷刷新生们的分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