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V【四千】

    “大家都不要动手!”徐振脸色一肃,“现在比赛还没有结束,强敌当前,我们不先御敌,怎么能起内讧?”

    “陶仪,你也少说两句。天澜她平时在皇宫里,没吃过苦也很正常。刚才她不过是无心之举罢了,不是还没动手吗?你不要斤斤计较了。”一番话说完,心向哪边偏很明显。

    “哼!”陶仪愤怒冷哼一声,却是收起了鞭子。

    徐振在他们几人中实力最高,颇有威望,大家也乐得卖他几分面子。

    “好了。我的天澜公主,你不是要吃烤肉?我们再不去可能人都跑了。”劝了陶仪之后,徐振又来哄难搞的齐天澜。

    两名守卫暗暗地松了一口气,总算不用做那纠结的选择题了。

    知道自己现在不是陶仪的对手,齐天澜不得不咽下这口气。哼!等出了这森林,看她怎么收拾他们!

    几人走过一段密林,眼前的视线逐渐开阔起来。

    齐天澜脸色一亮,隐隐看见一片空地之上闪烁的火光和绰约的人影,心下一喜,提起裙子就冲了过去。

    在到达空地,看清眼前的一切后,她不禁瞳孔一缩,失声惊叫——

    “战炎灸歌!你怎么还活着?!”

    空地上的人目光齐齐不善地看向齐天澜!

    白清扬眼中更是透露着毫不掩饰的杀意,手中尖刀一颤,就要动手。

    天篱看到齐天澜的一刻,眉头微皱,厌恶地眯起了眼睛。多娜和塞纳尔眼中更多的是愤怒,那女子口中骂的人,一听就是墨灸歌。

    墨灸歌对他们有恩,所以两人看向齐天澜的目光中也多了几分连带的厌恶和杀意。

    “你都活着,我为什么不能活着?”抱着小火,墨灸歌危险地眯起眼睛,嘴角挑起一抹邪肆的弧度。

    风逆痕之死,这位天澜公主也算是功不可没。她还打算上门找她算账呢,没想到她自己就送上门了。

    正好,省事,免得她还要一番搜寻。

    既然她自己送上门了,她可就……不客气了。

    “没跟你那个白衣情郎一起死真是便宜你了!哦,对了!你情郎的那一家人,也应该被灭族了吧!”齐天澜眼中闪烁着恶毒的光芒。哼!还真是命大,被那么多人追杀竟然还没死,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还参加进了天元排位赛。

    不过这次,她可就没有那么幸运。

    “找死!”墨灸歌眼中怒芒一闪。一瞬间闪到至齐天澜身前,一只手已经死死扣住了她的脖子。

    如果她没有提到风逆痕,可能她还会和她好好玩玩。

    可谁叫她该死不死触碰她的逆鳞。

    “你!”徐振等人压根没想到墨灸歌速度这么快!

    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墨灸歌竟然已经抓住了齐天澜的命脉。

    “放……放手!”被墨灸歌掐住脖子后,齐天澜脸上一阵惊惧。突然想到自己身边还带了从母妃身边带来的两名巅峰紫玄侍卫,惊惧又变成了浓烈的杀意,“你们还看什么!还……不跟……我动手!”

    墨灸歌的手不断收紧,齐天澜脸上涨红、呼吸困难。

    徐振和两名侍卫脸色都好不到哪里去!要保护的人竟然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人抓住了脖子!

    “快放开公主!”徐振沉声道,一身巅峰紫玄的气息毫不保留地散发。

    两名侍卫连话都没有,双双出手,紫色劲气覆盖的五爪向墨灸歌要害处抓去!

    “砰!”

    一道白影闪说,白清扬已经挡在了墨灸歌面前,脸色沉冷如冰:“想动我姐?也要看我同不同意!”

    天篱站在原地没有动,在他看来,这种程度的武者,不需要他来动手,墨灸歌一根手指头就能搞定。

    紫玄到墨玄的差距,可不就是一根手指头能搞定吗?

    多娜和塞纳尔的目光盯向了陶仪等人,浑身气势爆发,手中的长弓满弦,紫色的劲气在尖锐箭尖处闪烁,直指陶仪等人。

    “你们打你们的。那傻瓜公主跟我们可没有关系!”

    几人一动手,陶仪等人就知道,对方的实力绝对不比他们低,甚至……还要高!尽管对方人数不如他们一半。

    就单说墨灸歌和白清扬那惊人的速度,已经让他们望尘莫及了。如果他们想杀人,恐怕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就会让他们抹了脖子。

    陶仪带着几人后退几步远离战斗圈。

    他们明显是不想淌入这趟浑水了,本来那天篱公主就惹他们厌恶,现在那脑残公主又惹了高手,傻子才去动手呢。

    然而退后的人大多数都是女性,男性武者徘徊不定,有几个跟陶仪等人关系好的到是跟着一起退了,其它的愣是呆在了原地,不动手也不后退,只是把询问的目光看向徐振。

    “朋友!我们不想与你们为敌,如果你们现在放下天澜,我可以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如果你们不放……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话说到后面,已经带上了三分不屑和冷意。

    白清扬和墨灸歌刚才露的一手,确实把他震慑到了。

    但这并不会让他就这么放弃后退。

    “唔……呃……”齐天澜一双凸起的眼睛看向被白清扬挡住的两名侍卫,又看向还在和墨灸歌谈判的徐振,想要怒骂却说不出话来。

    没看见她正被这贱女人抓着脖子吗?!还不赶快杀了她!

    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她怎么可能做到!

    墨灸歌并没有打算让齐天澜这么简单就死了。

    当初她和风逆痕有多无奈、风逆痕死得有多惨,她就让她痛得有多惨!

    虽然不知道最后杀死风逆痕的那群黑衣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过如果没有齐天澜的找事,那天也不会出现那么多事,这事,齐天澜脱不了关系。想要她的性命,就凭她区区天澜公主?

    听到徐振威胁的话,墨灸歌嘴角的笑意更加泛冷,令人毛骨悚然。

    “砰!”墨灸歌将齐天澜重重地甩向一颗粗大的古木,巨大的冲击力瞬间让齐天澜喷出一口血来。

    齐天澜受伤,徐振等人却松了一口气。

    之前这少女眼里的杀意根本不加掩饰,他们一度以为齐天澜会没命。

    现在虽然受伤了,但能保住一条命总算是不错的。

    然而,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

    “啊啊!!”震天的惨叫痛彻心扉。

    “唰唰唰!”众人只看得见几道剑刃的白芒闪过,四只条状物伴随着鲜血落在腐烂的树叶上。

    惨叫过后,齐天澜整个人都痛昏了过去!

    “天澜!”

    “公主!”三道惊呼声齐齐响起。

    陶仪和多娜等人皆目瞪口呆,不同于多娜和塞纳尔等人,他们眼中的除了惊讶之外,还染上了一层恐惧。

    谁也没有想到墨灸歌会这么残忍。

    竟然直接将齐天澜削成了人棍。

    “我不会让你死,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眼中蓄满寒光锐芒,墨灸歌毫不在意地擦拭自己滴血的剑,再将擦拭干净的剑扔回自己的紫戒之中,最后面容冷酷、冰冷地吐出一句话。

    残忍?不!她还能够更残忍。

    若是齐天澜只是伤害了她,她可能会一剑送她上西天、干净利落、连痛苦的机会都没有。

    怪只怪,她对她的报复中,却牵连到了风逆痕、甚至他的家族。

    墨灸歌漆黑的眼底沉淀着深沉的内疚,身上的杀气越发浓郁,当初风逆痕还跟她说……让她放心。却没想到,最后还是牵连到了他的家族。

    风家,从东越国开国起就屹立的百年世家,因为她的关系,从历史上除名……

    这份恩、这份情,她怎么可能还得清?!

    当初他明明说过……那个老皇帝不会动他家族……

    拳头狠狠握紧,墨灸歌眼神狠戾。东、越、帝!!她墨灸歌在天元一天,必定除了他!

    所有人都被墨灸歌狠辣的手段狠狠震撼了两下。

    只有白清扬和天篱神色未变。

    徐振脸色低沉的可以滴出水来,抽出武器二话不说往墨灸歌攻了过来,“动手!”

    听到他的命令,原地犹疑的几名男性武者一起向墨灸歌攻了过来。

    那两名侍卫在看到齐天澜现在那副模样时,心中立马一沉。

    现在这个情况,他们也只能将墨灸歌的脑袋带回去谢罪了。天佑国对办事不利的人的惩罚……绝对没有人敢去承受!

    两人想都没想,绕过白清扬不要命地向墨灸歌攻过去。

    可是他们忘了,塞纳尔等人早已经拉好了弓弦。

    “咻咻!”两箭!

    毫无疑问地从两名武者眉心穿过!

    “找死!”看到向墨灸歌冲来的几人,白清扬气息冷冽,手上白色劲气一扬,威压没有丝毫保留地释放。

    几人包括陶仪等顿时感觉胸口一闷,似乎有一座巨大的大山压在身上,寸步难行!

    修炼到越高,不同境界之间的差距就越大!!白玄和紫玄之间的差距对于普通武者来说根本就是一座无法逾越的大山!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墨灸歌等人这么变态。

    更何况,白清扬的实力排得上白玄武者中的佼佼者了!

    吸收炼化完寒水后,他不仅进阶了白玄,实力也比同阶人高一等,他的劲气中,额外带了一股彻人的寒意,令人不寒而栗。即使是墨玄高手,他也有一战,这也是他在这次比赛中积分拍名那么高的原因。

    “白玄高手!!”两名武者的死亡甚至比不上白清扬暴露实力时给陶仪等人带来的惊讶。

    徐振和两名守卫的脸色一僵,知道无论如何,自己也打不过对方。

    众人盯着白清扬,丝毫不敢移开目光。

    如果不是这么个活生生的人站在面前,打死他们都不相信,世界上还有这么年轻的白玄高手!

    这次,他们恐怕是惹到了不该惹的人了!

    知道不能与白清扬硬碰硬,其中一名侍卫面色阴沉地快速后退几步,躲过白清扬的攻击,语速极快道:“你知道你在庇护什么人吗?

    天澜公主是天蕊娘娘的亲妹妹,得罪天澜公主,就是得罪天佑帝!把她交出来,你和你的家族可能还有活命的机会!否则,别怪我们没跟你机会!不要带着你的家族自取灭亡!”

    白清扬脸色浮现一丝微末的变化。

    天佑帝!这世上又有几个人能惹得起!

    他知道,这个侍卫说的不是假话。

    若是惹了天佑帝,白家可能真的会从世界上消失。

    不过……

    白清扬嘴角笑意更冷,“想动我姐,我先杀了你们!”天佑帝又如何?她姐姐可是跟暗帝都熟识的人!

    再说,天佑帝真的会为了自己三千后宫里一个籍籍无名的贵妃的妹妹,不惜和京都四大家族之一的白家杠上吗?!

    就算人家要怒发一冠为红颜,也要看看那个劳什子齐贵妃有没有那个资本才是!

    真是狗仗人势,仗着有个好主子,就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了。

    天佑帝?!听到这三个字,在白清扬身后的墨灸歌脸色更冷了。

    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意,就是那天毁她衣服的逗比?!

    正好,就算他不来找她,她也打算处理好这边事物、在去天佑学院之前,找他……好好谈一谈。看看这个天佑明帝到底有什么能耐。

    “天佑帝又如何?!”墨灸歌勾唇一笑,笑意冷如冰,“照揍不误!”话音落下,人已经闪到了白清扬面前,抢先一步将两名侍卫一起干掉。

    白清扬看着赶在自己面前杀人的墨灸歌,双手紧紧握起。他怎么会不知道,墨灸歌抢在他之前杀了那两名天佑侍卫,就是为了避免天佑皇室找他麻烦。

    齐天澜是墨灸歌动的手,两名天佑侍卫也是她动的手。这样天佑皇室来寻仇,所有的攻击都会针对她一人。

    这无声的维护,又让白清扬心中一暖,同时又酸又涩。心中低低轻呼了一声,姐……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有灵犀,墨灸歌回头正好与他对视,眼里的杀意瞬间消散,带着清浅的安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