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四千字】

    “墨姐姐,他是你亲弟弟吗?”多娜小心翼翼地靠近墨灸歌问道,她似乎能感受到,在她开口叫姐姐时,白清扬一道凌厉的眼神如实质般从她皮肤上划过。

    姐控你伤不起啊!

    把另一头雷雕收进紫戒,墨灸歌这才想到,自己还没有介绍呢。

    招呼塞纳尔和天篱过来,墨灸歌将白清扬推出去,“这是我表弟,白清扬。”

    “嘶!他就是白清扬?!”抽气声响起,塞纳尔和多娜皆不敢置信地捂着嘴,多娜甚至发出了一声惊呼。

    倒是天篱,表情淡淡,仍然一副放荡不羁的雅痞模样,只是微微挑了挑眉,倒是并未说话。

    “对啊!他就是白清扬!如假包换。”墨灸歌笑眯眯道,那黝黑明亮的眸子,怎么看都能感受到几分得瑟在里面摇荡。

    塞纳尔和多娜对视一眼,心情还是难以平复。

    竟然是排行榜第五的白清扬!

    这七天里,榜单不断发生变化,有人上升、有人下降,但自开始进入前十榜单便一直保持到现在的,就只有寒千羽、雷傲天、楚泽、白清扬四人,所以尽管白清扬此时已经从最初的第二名落到了第五名,却仍然令人不敢轻视。

    一瞬间,两人似乎能明白为什么墨灸歌这么变态了!

    有个如此变态的弟弟,姐姐自然也不会弱到哪里去!

    这两兄妹,简直是要逆天了!

    “塞纳尔、多娜和天篱。”向塞纳尔等人介绍完白清扬后,墨灸歌又向白清扬介绍对方。

    “你好!”塞纳尔颔首道。

    白清扬:“你好。”

    “你很厉害!”多娜丝毫不掩饰自己崇拜之情。

    “嗯。”某少年不冷不淡地点了点头,冷着一张脸。

    似乎除了在面对墨灸歌和白清影之外,白清扬面对任何人都是一张冷脸……

    塞纳尔和多娜也不在意,高手嘛~尤其是年轻的高手,多少有点脾气。

    “妹子的弟弟?”天篱俊眉上挑,大掌落在白清扬肩膀上,豪气万丈地朗声道,“以后我就是你大哥了!有什么事找大哥,我给你兜着!”

    白清扬不动声色地缩了回来,看向天篱的目光有几分警惕,整个人堵在墨灸歌和天篱之间,说出了一句让大家喷饭不止地话,“你死心吧!我绝对不会认你当姐夫的!!”

    “噗!!”

    “哈?!”

    几人呛水的呛水,呆愣的呆愣。

    “咳咳……清扬。你不要想太多,我们只是朋友。”揉了揉正太的脑袋,墨灸歌无语道。

    “真的?”白清扬不相信地睁大眼睛。那个叫天篱的,一看就不是好人。他在好多话本里都看到了,那种浪迹天涯的侠客,最喜欢拐带着年轻姑娘私奔了!他姐姐那么漂亮,对方一看就没安好心。

    “比珍珠还真!”墨灸歌无奈。

    一向放荡不羁的天篱竟然也尴尬起来了,沉默地以拳掩嘴。跟九煞抢女人?他还没活腻呢!

    清扬小正太这才收拢了自己一身刺。然后眨巴地眼睛看向墨灸歌,“对了。姐!我也给你带来了一份礼物。你现在多少分了?”

    “六十,怎么了?”

    六……六十?!白清扬差点没被自己口水呛住,一瞬间竟然没能够接受这个事实。

    他姐姐怎么可能才六十分?!

    不过不管怎么样,有他在,他姐姐的分数就一定会刷上来的。

    “姐,能不能把你的玉牌先借我一下?”

    “给。”虽然搞不懂白清扬想要做什么,墨灸歌依然信任地将玉牌递给了他。

    白清扬从白家家主给的储物戒指里拿出一枚玉牌,还不等墨灸歌阻止,立马将其丢入墨灸歌的玉牌之中。

    绿光一闪,那一枚玉牌已然消失。

    “姐!我特意给你留了五千分哦!我们一起进天佑学院。”做完这一切后,白清扬愉快地将玉牌还给了墨灸歌,朗声道。

    接过玉牌,墨灸歌神识一扫,果不其然,她的六十分已经变成了五千零六十了!

    心口一处猛地柔软了下来,墨灸歌捏着玉牌,嘴唇蠕动了几下,也没说出话来。

    排名榜单不断变动,第一名甩出第二名一千多分,越是往后看,分数的脱节越大。

    整个排位赛中,第一名寒千羽已经一万两千分了,第十名却只有三千多分,足可看到差距。

    之前她还奇怪,白清扬怎么会从第二名逐渐落到了第五名。原来这小子一边给自己刷分的同时,还没有忘记她!

    白清扬现在自己玉牌里就有五千多分,加上他给自己的五千,他原本应该有一万多分,是名副其实的第二。

    可是他甘愿放弃这份荣耀,不惜挖出一半的分数留给她。

    即使墨灸歌并不需要对方如此,却不影响她心中的感动。

    有弟如此,夫复何求!

    前一世,亲情是她心中最大的伤痛。老天让她重活一世,也是想要弥补这点吧。

    尽管白清扬只能算是墨灸歌表弟,但在她心中,已经和亲弟弟无异了。

    感动又无奈地看着玉牌里多出的五千分,墨灸歌知道自己若是要还给白清扬,他肯定不答应,只好无奈地收下了。真真实实地体会了一把从乞丐到土豪的感觉,一秒暴富,瞬间最后一名跻身前十。

    ……

    “你们看!”监视比赛情况的天佑导师之中,突然发出一声惊呼。

    “竟然直接从六十跳到了五千零六十!瞬间多出了五千分!”一名女老师指着排列着数字和名字的屏幕叫道。

    本来参赛的人数极多,他们这群导师一般只会注意前两百名。只是那吊末尾的一名实在是太奇特了,所以让他们闲暇之余总是忍不住看两眼。

    只能取得六十分的人,早在比赛第二天就被淘汰了。这位既然能存活到现在,不可能全是靠逆天的运气,起码也有几分实力。

    然而,有实力的话,就不会这么多天了一直保持着六十分不动。

    就是这样的矛盾体,让墨灸歌无意中吸引了不少天佑导师的目光。

    没人看见,一直在旁边喝茶的许山晖听到声音后,扫了大屏幕一眼,在看到墨灸歌三个字后,眼神一暗,垂下了眼睑掩盖了眼底的神色。

    ……

    “公主,香味是从哪里传来的。”高大枝叶层叠茂密,一名看起来二十三四岁的青年一脸谄媚地看向为首的女子。

    那女子约莫十几岁、容颜娇媚,一袭粉色长裙。

    只是多日来密林中的艰苦生活让她俏丽的脸上多了几分狼狈之色,妆容不再精致,发髻也略有凌乱,就连长裙,也有几道被划破的痕迹。

    这一行人大约有十几之数,年龄多在二十三四岁徘徊,有男有女。

    齐天澜脸色一喜,也顾不得自己形象了,连忙小跑过去,“还不快去帮本公主将其抓住,让他为本公主烤肉!”

    在得知西华要来参加天元排位赛、去天佑学院进修后,她就央求父皇让她也参赛。

    可是没想到这比赛这么变态!美食温泉、仆人的细心伺候,统统没有了!她一届公主竟然只能天天啃着干粮、跟一群贱民风餐露宿!如果不是为了西华,打死她都不来。

    “好!属下这就去!”徐振偶尔看向齐天澜的目光中闪过爱慕之色,一听到她的要求,立马点头答应。

    “徐哥!现在已经到了比赛后期了。能留下来的都是高手。”一道女声不满地响起。话语中的意思,大家都听得明白。

    留下来的都是高手,这些高手会甘心为你烤肉?别开玩笑了!天元排位赛不缺乏王公贵族,如果对方看你是某国皇室就不对你动手了,那比赛还比什么?

    “你什么意思?!”齐天澜脸上怒气喷涌,狠狠地瞪向那开口的女子。

    “我什么意思,天澜公主不知道吗?”说话的女子一身劲装,利落爽利,毫不客气地刺回去。“我们是来参加比赛的,不是来享福的。公主你千金之躯若是受不了,不如早早地退出比赛罢!”

    早几天她就看这个什么公主不爽了!戚!什么人嘛!仗着自己是公主,一路上对他们颐指气使。一身的公主病,参个赛竟然还穿一身粉裙,动不动就喊累,他们一队伍的人几乎都围着她转了!

    他们可不是来玩乐的,这次比赛的成绩,可还关乎着他们齐国的地位和他们的未来。

    就是因为这个公主多事,一路上拖延找事,害他们少了多少分!更可恶的是,他们的分数还要分给这个什么都不会做的半残!

    陶仪不屑地冷哼了两声,心中气愤不已。听说这个公主来参加比赛不过是为了找她的情郎!这个理由险些没把她气死。

    不就是有位嫁的好的亲姐姐吗?如果齐天蕊没有嫁给天佑国玄帝,她齐天澜充其量就是一个长得好看点的草包。

    “陶仪!”徐振不满地瞪了陶仪一眼。

    “徐哥,我看你是被这个狐媚公主迷了眼!到处都护着她!你说说,如果不是一路上她不停地找麻烦,我们会只有这点分吗?”陶仪气愤道。

    徐振一噎,颇有几分被说中心思的尴尬。

    “你!贱民!你说谁是狐媚子?!”齐天澜气得跳脚。这几天的倒霉经历已经彻底把她的耐心磨光了,齐天澜再没有精力去维持以往的美人形象,直接像泼妇一样指着陶仪破口大骂。

    “来人!给我把她宰了!!”气得眼红了,齐天澜恨不得亲手撕了那张不屑的脸,可考虑到两人的武力差距,终于理智回笼。

    在场众人,没有一个人动。

    陶仪不屑地冷哼了两声,不屑地看了齐天澜一眼。到了无望森林,她还真以为她还是那个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公主呢?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武者修炼途中,讲究祛除身体杂质,并不缺乏俊男美女。十六个人中,也有四五个女性武者。女性武者在大陆上稀少,高阶女性武者更加稀少,哪一个不是被捧在手心里的人?

    团队中的女人,早已对这个矫揉造作的公主不满了。若不是看在家族和皇家的面上,恐怕早就赶人了。

    至于男性,虽然喜爱齐天澜这幅皮囊。但是亦不敢在关键时刻为了齐天澜去动自己这边的人,削弱自己队伍里的战力。

    陶仪可是一名二十三岁的高级紫玄武者,擅长鞭法、她的实力在他们团队里也是顶尖的了。

    见到没人搭理自己,齐天澜简直郁闷得要吐血了。只觉得一口气闷在胸口处,不上不下,青葱手指指向队伍里与团队有些格格不入的两名气息淡漠的男性,“你还有你!还不快把那女人抓起来!你们是要违抗我命令?小心我回去告诉姐姐,让她治你们的罪!”

    被点到名字的两名青年武者相互看了两眼,心中纠结无比。

    他们并不是齐国队伍里的人,而是被齐天蕊从天佑国选出来保护齐天澜的紫玄守卫,在这片森林中,他们唯一的主人就是齐天澜。

    可是,现在的情况用脚指头想想也知道不是起内讧的时候。对方可是一名紫玄武者,又不是黄阶、青阶的大白菜,想杀就杀!可是,齐天澜的命令又不能违背。

    “啪!”陶仪抽出自己的长鞭,啪地一声敲在地上,“我看谁敢动手!”

    “齐天澜,你别太过分!”另外几名女性武者一向与陶仪交好,此时也忍不住了,抽出武器站在陶仪旁边。

    五人的气势瞬间爆发出来,齐天澜脸色瞬间一片苍白。

    两名守卫相视一眼,往齐天澜身前一挡,瞬间卸去了大部分压力。

    旁望姿态的几名男性武者犹疑了一两秒,然后坚定地站在了陶仪身后。虽然没有拿出武器,但是已经看得出他们的立场是在哪边了。他们是一起战斗选拔出来参赛的选手,几人的感情自然要比和齐天澜的深厚得多。

    就算齐天澜再怎么骄纵愚蠢,也明白现在的情况对自己不利了。

    ps:暂时四千一章,两章合并,更新量不变。以后若一章字数高于两千,我都会特殊标明。<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