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神若阻她,她便杀神

    “叮呤!”墨灸歌纵身一跃,右手一扬,风逆痕腰间的剑落入她手中,“借我一下!”

    风逆痕刚打算夺剑,看到是她,欲出的手一停,又收了回来。

    狄名呆在蓝楚沐身后,小声道,“风大哥不是最爱他的剑了!平时都不让人碰一下呢!怎么会答应的这么干脆!”兵器是武者的生命。尤其对于风逆痕这种武痴来说,武器更是不离身的贴身之物!

    “蓝哥?楚沐大哥?”见蓝楚沐不回声,狄名连忙扯了扯蓝楚沐的袖子,却见对方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墨灸歌,紧抿着嘴巴不说话。

    “来人!护驾!”惊慌的声音响起,见到墨灸歌手执武器,一大堆锦衣卫冲了出来。

    “战炎灸歌!你在干什么?!”

    “你想在大殿之上伤人?!”

    “天子脚下,是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

    看都没有看那些歇斯底里的人一眼。

    右手执剑,墨灸歌如孤雁般飞跃台上,“不就是一舞吗?今日一舞完,我和战炎家再无瓜葛!”

    一道道青色的劲气从她指尖射出,击至无人演奏的焦尾琴之上。

    “铮!”长琴一响,墨灸歌手中长剑如灵蛇般舞动起来,墨发飞扬,衣袂凌空飞扬。

    “嘶!”一心二用!劲气弹琴、人手舞剑!

    只有到达风逆痕这个等级,才知道这有多难!

    光是用劲气弹琴,整个大陆能做到的恐怕屈指可数!

    首先,弹琴者必须懂琴。其次,弹琴者对劲气的控制必定已经登堂入室、如火纯青!

    大家都知道,劲气是用来攻击的,霸道强势,富有攻击力。

    而琴弦易断,想要用劲气成功弹奏,必须精准地控制力道。不能太大,否则琴弦会断裂,也不能太小,否则不会有琴声。

    战炎灸歌,竟然还能一心二用!整个天元,恐怕再难找出第二人。

    风逆痕和容西华身为整个大殿之中唯二的两名紫阶,心中的震撼最深。

    容西华眯了眯眼,讥讽地看向另一旁的战炎鼎和高位之上的东越帝。

    错把珍珠当鱼目,这东越帝倒是愚蠢至极。

    舞台之上,琴音有低沉逐渐紧促,宛如战场上金戈铁马、刀剑相交。

    墨灸歌身姿一跃,手中长剑变化,青色剑芒冲天而起,猛地击在一根木柱之上。

    “啊!!!战炎灸歌!你在做什么?!”剑气从侧脸横跃而过。险些被剑气击中的水欣雅一声尖叫!

    琴声越来越急促,突然拔高,杀伐之意尽显,万马奔腾,如孤雁盘旋千里、蛟龙破海升天!

    少女的红唇紧抿,精致的眉眼透露出一股杀伐之气,手中的长剑越舞越快,周身剑气弥漫、青色剑芒四起,长剑一收一放,运转自如。

    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手中的剑气无一例外地击中同一根木柱!

    她在干什么?所有人无一例外地升起一股好奇!

    随着琴声越来越激昂,剑芒越来越密集,众人终于看清了那木柱之上写的是什么!

    两米高的木柱之上,入木三分地刻着战炎灸歌四个字!

    “铮!”随着最后一个颤音,墨灸歌身形突然拔高,手中长剑青芒外放,纵横一米。

    “去!”一声清喝!

    集结成束的剑芒轰地一声向木柱击去。

    “啪嚓!”一响!

    木柱轰然破碎,化为粉末!

    长剑回手,墨灸歌一身黑衣立于台上,墨黑冷眸睥睨地扫过所有人,一步步往殿外走去,“从今以后,便如这木柱,再无战炎灸歌!”

    震撼!震撼!

    强烈的震撼在所有人心中翻涌。不仅是为了那杀伐激昂的琴声、凌厉霸气的剑舞,还是为了这个还没过及笄之礼的少女凌厉果断、毫不畏惧的干脆!

    到底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胸有成竹?

    她敢在得罪了这么多豪门大家的情况下脱离战炎家!

    “大胆!”那惊鸿一舞中回过神来,好面子的东越帝顿感颜面尽失!

    好一个蔑视皇权的战炎三小姐!他今天若不治了她,颜面何存?

    “大胆战炎灸歌!竟敢在皇家宴会拔武器,毁坏宫殿。御林军,给朕把她抓了压入天牢!”东越帝的声音像脸色一样的低沉,立着身子,努力想维持自己的皇家威严。

    “哗啦啦!”身穿甲胄的士兵迅速从四面八方涌来,拦住墨灸歌的去路。

    墨灸歌握紧长剑,剑上剑芒涌动。

    战斗,似乎一触即发!

    “反了!反了!”东越帝气得颤抖。

    宁皇后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战炎灸歌,反抗御林军,罪加一等!到时候可不是抓入天牢那么简单了。”

    “哈哈哈。”墨灸歌仰天长笑,束于脑后的长发飞扬。

    “昨日宁云霏便想致我于死地。私自调动兵符这么大的事竟然会没人发现?

    我看其中也不乏你们的私下授意吧!”少女声音清冽,手中长剑青芒吞吐。穿越以来的憋屈和昨日被宁云霏陷害的愤怒充斥心腔,墨灸歌眸色渐渐转红,体内的劲气流动得更加迅速了。

    重活一世,她要活得比谁都恣意、比谁都潇洒!神若阻她,她便杀神!佛若拦她,她便戮佛!

    “啪嚓!”像是拦水的大坝瞬间溃败,体内的劲气如汹涌的黄河之水,流入五经八脉!

    右手长剑之上,青芒在逐渐变蓝!

    这一幕,顿时惊了所有人的眼!

    天啊!她才进阶青阶多久啊?!还不过一天时间,竟然就进阶蓝阶了!

    武道妖孽,不过如此!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她突然进阶,他们定认为她一定是吃了什么特殊的丹药!

    还没到十五岁的蓝阶高手!说出去,定会让一大帮人惊掉了下巴。

    就算不要钱地嗑药也不可能进阶得如此之快。

    容西华冷冷地看着这一幕,未到十五岁的蓝阶,即使是天佑国都极少出现。

    东越帝脑子怕是傻了,这么彪悍的天才竟然不好好地抓住,还要将其往外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