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真的好巧……

    “可是小姐,没有马车我们怎么去皇宫?”那么远的距离,难道走过去吗?

    临时去租车又要绕一大圈去城西,怎么看都划不来。

    “去皇宫?谁说我要去皇宫了。”墨灸歌不以为意地抬步离开,“天意都不让我们去了,我们为何还要去?我看今天太阳不错,我们可以去街上逛逛,顺便买点零嘴吃,回来再补一个回笼觉。”

    看到墨灸歌离开的步伐,橘衣只能无奈地跟了上去,“小姐!”

    粗衣仆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位不按常理出牌的三小姐。这可是皇上钦点的,她想抗旨不成?

    刚走到门口,就见战炎府外一匹烈焰红马奔驰而来,马上之人一袭雪白劲装,白的无暇和红的热烈,再加上一头泼墨黑发,白、黑、红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

    “灸歌!走!”看到刚出门的墨灸歌,风逆痕紧绷俊朗的脸瞬间柔和了下来,手上的紫色劲气凝成实质,将墨灸歌带起落入自己身前。

    再一次被人用劲气扯起,即使知道风逆痕本意不坏,墨灸歌的脸色也黑了几分。

    双手箍住墨灸歌不让她掉下马,风逆痕握住缰绳的手白皙纤长。

    “这么巧!你是去皇宫吧?我也要去皇宫,咱们顺路,我带你一程。”策马狂奔,风拂开了额上的碎发,露出光洁白皙的额头。风逆痕脸上带着浅笑,十分自然道。

    巧!真的很巧!风府和战炎府隔了两条街呢,这都能顺路?绕到这边花了不少时间吧?

    这真是太巧了!

    不过既然有人免费当人力马车,她也不想计较了。正好省的她自己走。

    “小姐!!我怎么办?”被风逆痕忽视的橘衣默默流泪。

    突然,一架奢靡豪华的马车在她面前停了下来。

    马车轻便奢华,比寻常马车要大上两三倍,海蓝木做的车骨,上好碧罗幔做的门帘,四角缀着金色流苏,并未装饰过多,却无处不透着低调的奢靡。

    八匹汗血宝马拉车,矫健的身姿,飞扬的鬃毛,无一不让人感受到一股烈日草原上驰骋的激情与震撼。

    一只莹白如玉的手从门帘内伸出,竟比女人的还好看。

    紧接着是一张邪魅的脸,上扬的桃花眸丝毫时刻含情,嘴角的弧度让他看起来像是在笑,“姑娘若不建议,蓝某可以载你一程。”

    橘衣犹豫了几分,看了看远去的两人一马,羞赧地点了点头,“谢……谢谢!”好漂亮的浊世佳公子!

    等橘衣上了马车,发现里面还有别人。

    三两个纨绔子弟聚集在一起,仿佛是一个自成一体的圈子,外人根本无法进入。

    橘衣瞬间拘谨了起来。

    “楚沐,你怎么来让一个丫鬟进来了?”一人开口道。

    “战炎三小姐被阿痕带走了,总不能让她一个丫鬟自己走到皇宫吧。顺路就带了。”蓝楚沐躺在车厢内黄花梨木榻上,慵懒地甩着玉骨折扇道。

    “倒是个美人。”嬉笑声开始响起。

    橘衣下意识地瑟缩一下,在场众人之中,随便哪一个只要她入了他们家门,她的地位就会提升不少。

    但是这些纨绔子弟她被买进战炎府之前就看多了,无数女人自凭美貌往他们身边涌,他们也来者不拒。前期还会和你好好玩玩,对你有求必应,不过一旦他对你失了兴趣,那你就什么都不是了。

    跟他们攀上关系的女人不少,但真正能入了门的却少之甚少。

    更何况,宅院深深,侥幸能进入高门大户当妾,能在深门大院内活下去,善始善终的,又有多少?

    她宁愿嫁给一个普通渔夫为妻,也不愿跟这些贵族子弟扯上关系。

    “放心。他们不会动你。”就在这时,温柔邪魅的声音从一旁传来。蓝楚沐说话时,总有一种你是他情人的错觉。橘衣顿时红了脸,扭捏地站在一旁不说话。

    “不要太拘束,马上就到了。”蓝楚沐轻笑了一声,目光落入了窗外。

    打趣够了,另外几人倒是没有再盯着橘衣。游历花丛这么多年,什么类型没见过?刚开始打趣只是对蓝楚沐叫一个丫鬟上车感到新奇罢了。

    狄名看着前方早已失去了风逆痕和墨灸歌影子的道路,不满道:“大哥真是,有了嫂子就不要兄弟。”

    “噗!”此话一出,顿时惹得爆笑一片。

    蓝楚沐缓缓转头,桃花眼看向狄名,挑眉道,“错了。不是嫂子。你家风大哥还没到手呢。”

    ……

    “恭喜皇上!我东越国又多了一名高手!”

    “哈哈!赏!一定要重赏!朕就知道战炎家是我东越国之栋梁。”

    大殿之上,热闹的祝贺声此起彼伏。

    青阶高手不可贵,可贵的是战炎灸歌那极低的年龄!

    如此天赋,就算是放在整个天元大陆上也鲜少看见。

    先是出了个风逆痕、又出了个战炎灸歌,再加上三皇子东方涵,看来这次他们东越国终于能在天元排位赛上翻身了。

    天元大陆上百强林立,宗族、国家、各方势力盘踞,互相争夺资源。

    大国之间很少发生大规模战争。就是因为有武者的存在。

    以武者与普通人的差距,若是大规模战争发生,第一个遭殃的是手无寸铁的寻常百姓,一名紫阶巅峰武者可屠一城,这话并不是开玩笑。

    是以,每逢四年,天元大陆都会举行一次天元排位赛。每一方势力都会排出本国最强大的二十四岁之下的高手,借此决定四年之内领土、资源的分配问题。

    东越国在排位赛之上,也只进过前五十而已。饶是如此,它还是天元大陆东部地区叫得上号的强国!

    “恭喜!”

    “战炎府出了个好孙女啊!”战炎鼎在同僚的祝贺巴结声中,尴尬地笑了笑。

    而战炎府一家,却像是死了爸妈一样,一个个灰白的脸,神色不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