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迷迭

    过了一会儿,帝尧也抱起墨灸歌,飞出了院子。

    “呼!”终于呼吸到了清新空气,墨灸歌立马转头看向帝尧。“到底怎么回事?什么是迷迭?”

    皎洁的月光照在少年略带青涩的脸上,好像镀上了一层银色的光辉。狭长的紫眸勾魂夺牌,三千墨发在背后肆意飞舞。

    妖孽!

    就像是从中古世纪油画中迎着月光踏步而来的贵族,傲慢、优雅,中西方文明精髓仿佛完整地融合在了他身上。

    “一种天元大陆特有的毒香,闻多了之后会让人失去神智,变为白痴。”帝尧抿唇,嘴角弧度轻轻上扬,瑰丽的紫眸看向墨灸歌,“小九,看来有人想要对付你啊。”

    有人想要对付自己这一点墨灸歌自然知道。恐怕战炎家的每一位都恨不得她去死。

    只是让她奇怪的是,如果有人来她院子,她应该会发现才对。

    似乎看懂了墨灸歌的想法,帝尧拖着她一起坐在屋顶上,“下毒的人确实穿的是战炎府的丫鬟服,不过她身后另有人相助。甚至,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有人帮忙。”

    “谁?!”墨灸歌失声问道。

    能让她毫无察觉,这份功力……实在可怕!

    “不是天元大陆的人。应该是苍茫大陆来的。境界都到达了武圣,但力量却被压制了不少。”帝尧耐心地回答。

    “武王?”她怎么没听说过这个等级。

    帝尧失笑,心情愉悦地挑了挑眉,“你以为这个世界最厉害的就是紫玄吗?”

    压下心中的疑问,墨灸歌反问道:“难道不是?”

    帝尧摇头,一只手轻轻地梳理墨灸歌背后的青丝,眸色转深,“紫玄之上、还有白玄、墨玄,墨玄之上,有武王、武圣、武尊!武尊之上,还有神阶!”

    “嘶……”墨灸歌睁大眸子,无心计较帝尧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神阶?是真的成神?”

    “差不多了吧。到了神阶,寿命绵阳,对于普通人来说,确实与神无异。”帝尧眸色变幻,不再说话。

    “武圣……”墨灸歌瞳孔紧缩,为什么武圣强者会从另一个大陆不辞千里来害她?若他们是想杀她,两方之间那么大的差距,他们直接动手便是。何必还要帮战炎府的人。

    “这恐怕和你的父亲有关。”帝尧神秘地笑了笑,右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抚上了墨灸歌的右肩,“我能依稀感受到,你体内的血脉力量。”

    血脉力量?墨灸歌越听越迷糊,刚想抓住帝尧问清楚,谁知道他身形一闪消失了。

    “小九,我要进入成长期了,会沉睡一段时间。你要照顾好自己,如果有生命危险记得通知我。”几分倦怠的声音从紫戒中传来,他从紫阶中出来就是为了告诉墨灸歌这件事,碰上有人放迷迭只是碰巧。

    只有自己变强了,他才有更多的时间保护她!看着她!

    帝尧走后,墨灸歌顿时感觉心中有些空落落的。看了一会月色,估摸着房间内的毒气消散得差不多了,才回去休息。

    ……

    “小姐!小姐!”一大早上墨灸歌就被橘衣的声音吵醒了。

    整理梳洗了一番,墨灸歌才出去,正看到门前焦急等待的橘衣,“什么事那么急?”

    “上面吩咐,皇上在皇宫里召开迎宾宴会,所有家主的贵女都要参加。还特地指名要你去呢。”橘衣小脸红扑扑地,神秘道,“听说齐国天澜公主也要来了!她可是齐国第一美女呢,在整个大陆的美女排行榜中拍名第六!艳名远扬!”

    天元大陆有美男排行榜,自然也有美女排行榜啰。

    齐天澜?墨灸歌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张娇媚的脸,就是前天那个勾引容西华未遂的女人?

    长得倒是确实不错。

    “那还等什么?走吧。”墨灸歌点头道。难怪刘氏等人早上没找麻烦,原来是要参加皇家宴会没时间。

    “小……小姐,你就这一身去?”橘衣指着墨灸歌不敢置信道。

    “有什么不可以吗?”战炎灸歌的衣服太烂了,早几天她就自己购置了一批轻便的武装,穿起来舒适又方便行动。

    “当……当然……不可以!”看着大步往前走的墨灸歌,橘衣在后面结巴大声道。“小姐你连个发髻都没扎、还穿着一身男装,去了皇宫会被笑死的。”

    “脸长在他们身上,想笑就让他们笑呗!”

    “可是!可是!”橘衣连忙赶上墨灸歌。

    “没有什么可是的了。你确定我们不会迟到?现在已经要午时了。”墨灸歌的声音轻轻地从前面飘过去。

    橘衣一拍脑袋,急的要哭出来了,“我……我怎么忘了!

    夫人她们半个时辰前就出发了,后来才来一个姑姑要我通知你。

    小姐快快快!迟到了就坏了!”

    就算不知道宫里的规矩,橘衣也知道若是在皇上、皇后都出来后才到达宴会,那些上位者可能就一个不高兴治你个蔑视皇族的罪。

    战炎家不可能连这个道理都不懂。今天的迎宾宴比昨天的百花宴要正式的多。不仅有年轻的公子、贵女,还有各部大臣、外国使者。

    老用一个套路他们也不觉得烦吗?蔑视皇族?这个罪名她昨天犯了,今天又迟到一次,她们又能拿她如何?

    “马车呢?”橘衣一双俏眸怒瞪着底下的家仆,颇为威严地喝问道。

    那看守马车的人懒洋洋地看了她们一眼,道:“马车已经没了。三小姐昨日用的马车还没还回来呢。

    夫人要我吩咐三小姐,她们先走了。三小姐若要进宫,就自己去租。”

    “可恶!”一旁的橘衣气得跳脚。

    反观另一旁的墨灸歌,处变不惊、云淡风轻。

    “好了,橘衣我们走。”这点小伎俩,她还不放在眼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