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下毒

    手腹摩挲着右肩上的花纹,墨灸歌暗暗拧眉。

    虽然最近几天右肩总是诡异的发热,但她却感受不到任何的威胁。

    这花纹,不仅没给她危险之感,还让她隐隐觉得安心、亲切。

    而且战炎灸歌的记忆里并没有这花纹的记忆,她是最近几天才开始发热。

    既然是印在战炎灸歌身上,那火焰纹章肯定和战炎灸歌有关。又是最近才发热,让她想想,最近是什么特殊日子。

    墨灸歌靠着床上沉思,突然,眼眸一亮!

    十五岁!

    这具身体即将要过十五岁成人礼!

    “歌儿,你一定要保护好这枚玉佩。等时机一到,母亲就去接你。”

    温柔的声音仿佛跨过时间与空间,在墨灸歌耳畔轻轻响起。

    墨灸歌的右手食指无意识地动,秀眉的眉毛越拧越紧。

    战炎冷月离开战炎灸歌时,战炎灸歌应该还不会说话。战炎灸歌的记忆里,连战炎冷月的面貌都没有,却独独记得这句话,并且至死都在遵守它。

    按正常人的年龄来算,那个年纪的战炎灸歌应该还没开启神智,怎么会把那句话记得这么清晰,仿佛不是有人说的,而是别人将自己刻在了战炎灸歌的心里。

    火玉……神秘失踪的母亲……身份不知的父亲……

    仿佛有一张弥天大,将她当空罩下。

    不不不……战炎灸歌的身份,应该没有战炎家三小姐这么简单。帝尧不是说了吗,天元不过是一个下界,低级大陆,有低级,必然有对应的高级啰。

    墨灸歌有一种预感,这些谜团,只有等她找到火玉之后才能慢慢解开。

    该死!那天晚上的男人到底是谁啊!

    ……

    “哗啦啦!!”

    上好的瓷器被摔成了片片碎片。

    两侧的丫鬟纷纷噤声,低着头身体颤抖,不敢说话。

    “贱人!贱人!”手中的瓷器一个个砸出去,刘氏面目狰狞。

    “啊!”一名丫鬟一个不小心被瓷器砸重,顿时痛得惊呼一声,额间流血。

    “叫什么叫!还没死呢你!”刘氏怒吼道。手中的瓷器不要钱的砸出去。

    “碰!”一个瓷器撞碎在门槛上,顿时让那刚想要进门的人吓得退后一步,然后怒火中烧的声音响起,“够了!住手!你看看你像个什么样?!”

    “我像什么样?!”刘氏大声嘶吼,“你还要我像什么样?!你看我们家玉儿,大庭广众被……被人放出那玩意!玉儿毁了!玉儿毁了啊!”

    好歹也是自己的女儿,战炎峰听到刘氏的话,欲发怒的脸色微微一降,“好了!这件事我知道了。当务之急就是要搞清楚那枚记录水晶哪里来的!”

    “还能哪来的!除了战炎灸歌那个野种谁还会做出这种事!谁还想毁了我们家玉儿!”刘氏面容扭曲,“我要杀了她!杀了她!杀了那个小野种!”不得不说,虽然这些只是刘氏的臆想,但她确实猜对了。

    记录水晶,就是墨灸歌弄的。

    “现在还不是时候。”看见刘氏不再像之前那名疯狂了,战炎峰寻了个位置坐下。

    “那什么时候是时候?那个野种早就不该留了!

    你看看她!整一个灾星,有她绝对没好事!

    这事你不用管,我还有点私房钱,够买她一条狗命了!不过是个青阶就那么嚣张!等她成长起来,我们还有活路吗?!”

    战炎峰脸色一沉,“风家世子可是特别关照她。

    皇家那边也特别重视这件事。

    我今天收到了通知,齐国的天澜公主来了,明天会邀请公主和西华太子到宫内举行迎宾宴,皇上可是特地点名了让战炎灸歌参加。

    我怕皇上是想让战炎灸歌参加天元排位赛。”

    “小野种命真好。”刘氏一个瓷器砸了出去。

    “住手!”战炎峰突然冷眉横叱,吓了刘氏一跳。

    “你敢吓我?”刘氏不可思议地看向战炎峰,“别忘了!战炎府至今还能维持下去是谁的功劳。”

    “不用天天拿着你娘家的钱威胁我。”战炎峰脸色也冷了下去,“我不管你是想把战炎灸歌扔出去还是想杀了她!都等这阵子风头过去再说!”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你!”刘氏双目充血,怨恨地看着战炎峰离开的方向。

    不久后,一名绿衣丫鬟走了进来,悄悄地在刘氏旁边耳语几句。

    “真的?”刘氏眼睛一亮。战炎灸歌竟然还彻底得罪了宁府!作为宁府的跟班,现在就连水家和田家都不喜欢战炎灸歌。

    “千真万确。”丫鬟点了点头。

    手指握着瓷杯,刘氏眼眸变幻莫测。招来身边的亲信道,“今天晚上你先这样……再……”

    ……

    “歌儿,这是你父亲。”

    “火玉一定要贴身携带,切记切记!”

    “小九,你先走。我断后。”一道温润凝重的男声,“不用担心我。离开me后,记得好好活下去。你不该被束缚。”

    无数声音在脑海中爆炸,墨灸歌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鼻尖的空气越发的稀薄。

    “小九!”熟悉低沉的声音响起。

    墨灸歌一个激灵睁开眼睛。

    “帝尧,你干什么?”墨灸歌怒瞪着眼睛,死盯着自己前面一只手紧紧捂住自己鼻子的人。

    “不要呼吸,有人给你下迷迭。”帝尧瞳眸暗了暗,轻声道。如果不是他出来的早,她现在恐怕已经失去神智了。

    迷迭?墨灸歌疑惑地眨了眨眼睛。

    “出去再跟你解释。”帝尧低沉道。

    “唔!”墨灸歌皱眉,想要说话,却被对方的手将嘴巴捂得紧。

    两只手抓住帝尧的手,墨灸歌使劲往上拔。她快无法呼吸了!

    帝尧皱眉,像是意识到什么,手上一松,脸凑了上去。两只手抱住战炎灸歌,给她渡气。他的体质特殊,这种毒气对他并没有影响,然后墨灸歌就不一样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