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真相【本章虐战炎玉】

    刘氏是一小门小户家的嫡女,身份在京都不算差,家里有点钱,若不是刘氏深得家中人喜爱,刘家又富有,战炎峰怎么会把一个小户人家的女子抬为正妻?

    如今刘氏说自己对天佑学院副院长有恩,到着实让他惊喜了一把。

    看到众人聚焦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刘氏心中颇为欢喜,得意地一仰头,“那是。

    多年前副院长招人暗算,正好被我途经游历的父亲所救,他赠予我父亲一块玉牌,说可凭借此牌找他应允一个要求。

    当时我父亲觉得玉牌有大用处,一直留在家中。现在也到了使用的时候了。”

    战炎玉眼神一亮,赶忙欢喜地跑到刘氏身边,“女儿谢谢母亲!”

    “呵呵。”刘氏慈祥地摸着战炎玉的头发,骄傲道,“我家玉儿是注定做人上人的人!”

    战炎淑不甘地绞着手帕,凭什么她战炎玉那么轻松就能获得她努力追求的一切!

    不过是一个跟下人私通的婊【河蟹】子!

    几人说话的时机,培元丹已经被哄抬到了四百万五十万金珠了!

    这笔钱,即使是战炎府也要大出血。

    看到战炎峰犹豫不愿意的模样,刘氏咬唇道,“只要玉儿过了橙阶,我有百分百的把握让她进入天佑学院。培元丹的钱,我用我一部分私房钱补贴。”

    听到刘氏的话,战炎峰一咬牙按下了拍卖器,大声叫价道,“五百万金珠!”

    全场哗然!培元丹再珍贵,也没有贵到这种程度。

    五百万金珠,已经是它价值的极限了。

    拍卖师满意地点了点头,“五百万金珠一次!”

    “五百万金珠两次!”

    “五百零一万金珠”一道清清凉凉的声音传来。

    帝尧侧头看了悠闲叫拍的墨灸歌一眼,果不其然地在她脸上看到了坑人的表情。

    战炎峰顿时被气得吐出一口老血来!

    若不是为了让战炎玉进入天佑学院,打死他也不会用五百万金珠买一颗培元丹,这明显已经高出培元丹的价值了。

    对方出五百零一万金珠,只比他多一万,明显是跟他叫板子呢!

    看到战炎峰就要放弃,战炎玉心中一急,撒娇地扯着战炎峰的手臂,“爹爹!”

    战炎峰深吸一口气,将打碎了的牙齿往肚子里吞,声音愤怒,“五百零二万!”

    “五百零二万金珠,还有没有更高的?”拍卖师大声道。

    这一下,倒是没有人再叫价了。

    “五百零二万金珠三次!恭喜战炎府获得二品培元丹!”拍卖师笑眯眯地道,“应卖家要求,拍到丹药的客户可以开启一枚特殊的记录水晶,里面是卖家赠给买家的礼物。”

    “你计算好了?”帝尧一脸了然地看了眼旁边翘起二郎腿,得瑟地吃葡萄,两眼笑得像只狐狸的某人。

    一看小九的表情就知道,她又把人算计了。

    “你说呢?”笑而不语,墨灸歌翘着小腿,心情愉悦。

    早在几天前,她就偷听到刘氏和战炎玉的对话,知道战炎玉现在着急突破橙阶。炼制培元丹,除了想捞钱,最重要的还是坑战炎玉一把。

    不知道战炎府的人亲手打开那录有战炎玉与下人私通的视频时,他们会是什么表情。

    听到拍卖师的话,战炎峰等人都是微微一惊。没想到那炼丹大师还附有赠品,看来这钱花的不冤。

    不知道是什么,竟然要求他们当众打开,

    众人心中都升起一股微微的希冀。

    刘氏催促战炎玉道:“玉儿,还不上去。”

    “嗯,我这就去!”整理了一番仪容,战炎玉带着得体的微笑经聚宝阁小厮引领上台。

    一只手接过丹药,另一只手将劲气注入记录水晶。

    记录水晶闪了闪,一道光影即将出现。

    “好了,请战炎小姐下台。”拍卖师让小厮带着战炎玉下去。

    战炎玉听话地跟着下台,然而,刚走不过两步,她的脸色就变了。

    “要……我要……啊……”

    淫【河蟹】靡声音伴随着粗喘声,还有**啪啪撞击声一起响起。

    “呼……呼……没想到战炎玉这么骚……爽……爽死老子了,平常一副清高的模样……哈哈,现在……呼……还不是在老子身下**。”粗鄙不堪地声音从记录水晶中传出。

    “啪!”一名尖嘴猴腮小厮模样的人一手拍在战炎玉白嫩嫩的屁股上,瞬间打出一个红印,“今日把爷伺候爽了,爷也让你爽一爽!”

    吊三角一只手将战炎玉双腿分开,双目赤红,让她摆出各种撩人的姿势,粗鲁地在战炎玉体内横冲直撞,惊得她惊叫连连,娇喘不断,“反正今天老子也是死路一条了!不如就在你身上爽死!”

    知道今天自己必死无疑,吊三角眼也无所顾忌。什么想得到的招式和姿势一齐用上,完全不顾战炎玉的身体,刺激得战炎玉眼泪直掉。

    “啊啊啊!”原本被遗忘的记忆瞬间涌上脑海,战炎玉发疯地尖叫,手中劲气胡乱飞舞,抓住那枚记录水晶想要碾碎。

    墨灸歌冷眼看着这一幕,也不在意战炎玉的做法,反正她的目的达到了。

    帝尧只是扫过了一眼,便兴趣恹恹地收回了目光,专注地盯着墨灸歌。

    “杀了你们!杀了你们!你们陷害我!战炎灸歌你这个贱人!”捏碎了水晶后,战炎玉双手长爪,橙色的劲气向拍卖师刺去,“杀了你!贱人!”明显已经失去了理智。

    “天啊!没想到战炎大小姐看上去温婉贤淑的模样,其实那么放荡。”

    “原来跟下人私通的不是战炎灸歌,而是战炎玉。都是战炎家的子嗣,没有爹娘庇佑的就是比不上有爹娘的。”

    “污秽的东西,也不怕出来污染了别人的眼睛。”各种鄙夷嘲笑声从四面八方涌来,逼得战炎玉发疯。

    身为聚宝阁的拍卖师,白须老者也不是吃素的,一把制住战炎玉,大声喝道:“来人!战炎大小姐疯了,快把她送下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