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宠坏了怎么办?接着宠呗!

    “墨、灸、歌——”

    紫眸色泽加深,帝尧身边的气势忽地一紧,一股无形的劲风突然在包厢里蔓延。

    特等包厢内。

    身着红莲黑衣、脸带面具的尊贵男子突然瞳孔一缩,望向下面一处。

    “主子?”守在男子身边的一名黑衣护卫单膝跪下询问。

    仔细一看,他的黑衣和其他护卫并不相同。

    他的袖口,是用金线绣的花纹,而另外的护卫,袖口却用的是银线。

    看来,就算是男子的护卫,其中也等级分明。

    面具男子摇了摇头,逐渐收回了目光,白皙如玉的手指从黑袍中取出一块血红色的玉佩。纤长的手指无意识地在玉佩上摸索,男子的眸色逐渐加深。

    赫然看去,那血色玉佩之上,凹凸不平的印刻的正是——灸歌二字!

    那夜水中温热的触感似乎还遗留在指尖,少女青涩朦胧的身体在脑海中挥之不去,九煞性感的薄唇微微翕动,轻轻念出声来,“灸歌……”

    十名绝色美姬和另外二十九名黑衣护卫站在男子身后五米处,眼观鼻、鼻观心,似乎什么都没听到。

    见男子并没有吩咐,影司刑恭敬地站起来退下。

    自从那一次殿内出现叛徒尊主被暗算后,尊主性格好像变了不少。时不时的取出这块血玉发呆。就连象征暗域之主身份的血丝沉墨玉丢了,也不让他们去查回。

    灸歌……?听起来像是女人的名字。

    “司刑,跟在本尊身边那么久,你应该知道什么该想,什么不该想。”就在影司刑走神的瞬间,一道冷魅幽暗如地狱召唤的声音带着刺骨的凉意响起。

    “是!属下回去便去阎殿领罚。”单膝跪下,影司刑恭敬地垂下脑袋,一瞬间将脑海中的东西全数忘记。主子最厌恶别人揣度他的想法。

    ……

    “又生气了?”将帝尧抱起,墨灸歌眨了眨眼睛问道。“你怎么那么小气?”经过这么久的相处,她突然发现,她已经渐渐习惯了帝尧的存在。

    不论是无意间卖萌、傲娇又矜持的小包子,还是那个霸道、妖孽又傲慢的成年妖孽。

    也许是因为整个天元,只有他们两个对对方都知根知底、熟悉彼此吧。

    包厢内劲风突地一滞。帝尧双眸盯着墨灸歌的脸,似乎眼中再也容不下其它东西。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看着她的眼睛,他就无法发火。

    惯的她越来越放肆了。现在她捏起他脸来倒是一点压力都没有,要是换在以前,他的小九绝对不敢对他做出这种事。

    来到异世后,似乎自己脾气太好,把她宠坏了。

    以后怎么办?帝尧眯了眯眼睛,深邃的紫芒一闪而逝,瑰丽非常。

    唉……还能怎么办?只能继续宠呗!

    他要把他的小九宠坏,直到除了他,没有别的男人敢要他。

    打定主意后,帝尧紧绷的一张脸突然放松,好心情地扬起嘴角。

    咦?怎么心情一下子就变好了?墨灸歌奇怪地看向身前明显心情突然变得不错的帝尧,心中掠起几丝怪异的感觉。难道小孩子的心情,都很多变?

    “咚!”一声钟响打乱了墨灸歌的沉思。

    拍卖会开始了!

    没有再理会帝尧,墨灸歌专心地注视着眼前的拍卖会。

    “应卖家要求,我们第一件拍卖的物品是——镇远侯世子的贴身亵裤!”

    “噗!”精致的包厢间,正悠闲喝茶地蓝楚沐一口茶水喷出,呛得脸色通红。

    “咳咳……咳咳……哈哈……咳咳!”连串的咳嗽声伴随着抑制不住地压抑笑声不断从喉间涌出,蓝楚沐的肩膀以一种非常人能及的速度快速颤抖着。

    “咳咳……”房间内的纨绔子弟皆咳嗽两声,以掩饰自己从胸腔喷涌而出的笑意。

    天!没想到聚宝阁真的将风大哥的亵裤拿来拍卖!还是做开场第一件拍卖品!

    这……这这……真是要笑死他们!

    一般来说,最后和最先的拍卖品为了吸引眼球,调动气氛,不是极其稀有独特就是价格昂贵物品珍稀。打破他们的脑袋他们都没想到,第一件拍卖品是风逆痕的亵裤!

    “蓝大哥!”狄名担忧地扯了扯蓝楚沐的衣摆,下巴指了指柔软沙发上脸色渐沉的风逆痕,示意对方笑得含蓄点。

    “哈哈哈!”没想到被狄名这么一扯,蓝楚沐压根没忍住,胸腔中的笑意如开了闸门的黄河之水般奔涌而出,在整个包厢内回荡起伏!

    整个包厢之中,只有蓝楚沐笑得如此嚣张!

    笑得直不起腰的蓝楚沐眼角瞥到风逆痕那边射来的死亡射线,简直要一边哭一边笑了,一只手狠狠地拧住自己的大腿肉,顿时疼得自己差点跳起来,他连忙道,“那啥……阿……阿痕,我……哈哈……我不是故意的!

    我……我只是没想到……咳咳……阿痕你的……你的亵裤竟然……和那些绝世珍宝有的一拼!……哈哈……”说完还作死地笑得打了个滚。

    “啪!”一粒葡萄籽打在蓝楚沐脑袋上。

    “哎哟!”蓝楚沐连忙用玉骨折扇捂住脑袋,“阿痕你下手也太重了吧!”

    他话还没有落下,又是“啪啪啪啪!”数声,几十粒密密麻麻的葡萄籽接二连三袭击而来,吓得蓝楚沐连忙运用劲气抵挡。

    风逆痕淡淡的声音渐渐传来,“晚上陪我过两招……”

    蓝楚沐一张脸瞬间如丧考妣,“啊?!”

    狄名等人默默转头捂住脸,装着不认识这货。

    “尼玛!坑我们呢!老子过来是为了寻一把趁手的武器的,鬼才有心情看你卖内裤!”

    “老子管那镇远侯世子是谁?!一条亵裤拿出来卖玩我们呢?!买了他的亵裤给我自己穿不成?”

    “老子不缺亵裤!快点换一把趁手的武器!”

    此起彼伏的叫骂声响起,都是一些行走江湖、不拘小节的武者。

    就在大厅之内要被一阵讨伐声淹没时,锐利的女声插了进来。

    “滚滚滚!你们不买我们买!”

    “就是!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风世子的内裤也是你有资格穿的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