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是不是发现本尊很帅?

    “啊!”突然,被掌柜带来的一名貌美女子不小心向面具男子倒去。

    面具男子身边的一名美姬瞬间做出反映,一道白色绫罗飞射而出,将女子卷起扔了出去。

    “杀了。”平淡不带丝毫起伏的声音,男子连眼神的余光都吝啬送出去。

    “不……不要!不要杀我!我不是故意的!”那名貌美女子脸色唰得白了,颤抖着想往面子男子脚边爬去,泪如雨下,梨花带雨的模样惹人怜惜。

    只是她还未得及说句遗言,一名黑衣护卫已经长剑飞出,将她的脑袋斩了下来,鲜血四溅。

    十名美姬和黑衣护卫尾随面具男子没入了专门铺设的聚宝阁通道内。

    外面,本来还喧哗的广场一片寂静,不知道是因为那十名绝世美姬的容貌,还是那面具男子的富有侵略性的威压,亦或是那惨死女子的鲜血淋漓。

    墨灸歌隐藏在人群里,余光正好瞥到精致大门口一闪而逝的红黑交织衣袍。左手轻轻扶上右肩,手上传来一股烫意。

    她微微皱了皱眉,总感觉右肩发烫,原来不是错觉。

    她怎么莫名地觉得那个面具男子的身影有些熟悉?

    “喂!轮到你了。你进不进去啊?后面还在等着呢!”身后的人将墨灸歌推搡了一把。

    墨灸歌转过头去,对方一看,顿时毫不客气地嘲笑道,“你以为带张面具就能成为贵客了吗?有本事去那边的贵宾通道啊。看会不会像那名女子一样,连脑袋都保不住。”

    总有些人,毫无理由、莫名地针对你。

    墨灸歌手下射出一道劲气,将掌柜前几天给自己的请帖递出去,便随着小厮往自己专用的包间走去。

    “啊!”刚才还在讽刺墨灸歌的人惊呼一声,脚下不稳摔了个狗吃屎。

    怒骂哀嚎声响起,“哎哟!我的个天杀的!谁推的老子?”

    “大人,这是你的包厢。”青衣小厮领着墨灸歌到一间豪华的包厢,“这是掌柜的特地为大人您准备的。虽然不如……如……那位大人的特等包厢,但也是我们聚宝阁的一等包厢了。请问大人有什么吩咐吗?”

    “没事,你先下去吧。”墨灸歌挥了挥手。

    “是!”青衣小厮听话地带上了门。

    墨灸歌这才有机会好好打量这间包厢。

    和天元大陆完全不符的风格,这里的每一处布置都透着一股西方气息,甚至一股现代化气息。

    柔软的红毯铺满了整个房间,中间放置着米黄色的沙发。

    精致的玻璃桌上还贴心地布置了些点心和蔬果,供客人解闷。右手边是摇铃,可以呼唤在外等候的小厮。

    在包厢前方,是一块占满了一张墙壁的透明玻璃,视角安排得刚刚好,在包厢内的人,可以清楚的看见下面涌动的人潮和拍卖台,但是下面的人却看不到包厢里的场景。

    莫非这聚宝阁的主子青冥是从现代穿越而来的不成?

    最让墨灸歌不可思议的是,这拍卖场看起来明显比聚宝阁大得多!!

    难道拍卖场其实是建在聚宝阁地下的?

    “这是另一个空间。”就在墨灸歌还在独自撑着下巴思考时,一道稚嫩矜贵的声音突然从身边传来。

    帝尧毫不忌讳地靠着她坐下,隐秘漂亮的尾巴不动神色地在墨灸歌腰身环绕一个圈,声音平淡得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他领你进的门是一道传送门,你感觉自己只是进了包厢,实际上已经通过了门到了另一个独立的空间。”

    也就是说……包厢外那道门其实是连接两个空间的通道啰?

    而且看那小厮的模样,似乎他也不知道吧。

    天元大陆竟然还会有这种东西。墨灸歌心中升起了强烈的好奇,她一直以为天元大陆是一个类似于中国古代的架空大陆,今天的所见所闻,却让她改变了想法。

    这个传送门,听起来倒是像西方的传送阵。

    “这个大陆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天元,不过是一个低级位面而已。”

    帝尧优雅的声音缓缓叙述,小手一扬,玻璃桌上一块晶板转瞬落入他手中。

    原本透明的晶板在他手中像是变了魔术一样,发出淡淡的微光,然后一道道图片影像在晶板中浮现,比照片更形象的三维立体图,旁边还附上了详细的介绍文字。

    墨灸歌深呼一口气,如果不是看见楼下的人一身古装,她真怀疑自己穿越到了未来。

    “晶板可以用来浏览拍卖品的信息和拍下物品,不过像这种晶板,里面记叙的大多是一些普通拍卖品,真正的压轴宝物拍卖场通常会保密。”小手在晶板上一划,帝尧目不转睛地浏览起今天的拍卖品来。

    他之所以会强行苏醒,就是感受到了这里有供他回复力量的天灵地宝,还有就是……嗅到了那个位面的人的气息。

    墨灸歌无奈地看着旁边认真浏览拍卖品的帝尧,粉雕玉琢的脸蛋还有可爱的婴儿肥,柔顺的黑发几缕调皮地挡住了眼帘,长长的睫毛又黑又密,微微翘起,紫罗兰色的眸子带着与年龄不符的深邃与傲慢。

    像是夺天地之造化的宠儿,无论是成年形态还是幼儿形态,他都有吸引所有人的注意的资本。

    “一直盯着本尊?是不是突然发现本尊很帅?”略带傲娇又清冷的声音从粉嫩的小嘴中吐出,配上一副面瘫又傲慢矜持的包子脸,那种巨大的反差简直让人恨不得冲上去亲一口。

    什么时候帝尧也会说这种话了?墨灸歌惊掉了下巴,后见对方一脸认真地看着自己,似乎很期待自己回答似的,两只手捏了捏两边粉嫩嫩的小脸,“哈哈哈!帅不至于。不过很可爱。”

    “……”

    “啪!”尾巴拍开墨灸歌袭来的咸猪爪,帝尧脸色有越来越黑的趋势,一字一句带着咬牙切齿地味道,尾巴搂住墨灸歌的腰一收紧,低沉道,“别把我当小孩看待!”他是男人!

    墨灸歌无辜地眨眨眼睛,“你难道不是小孩吗?”说完,腹黑地一拍脑袋,“哦,对了!像你这么大的孩子,还是别人帮忙换尿布的年纪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