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地狱暴君,面具男

    精致的大理石地板,数辆精致的马车安静地停靠在一旁。

    车上的玉饰和织锦已经亮瞎了一片人的眼睛。

    从西域进贡的宝马再到千里挑一的良驹,还有马上车夫那干练的身手,身上穿的比一般大户还要精致的绸缎,无一不昭示着主人家的尊贵。

    比起那一侧的马车,战炎家自以为高人一等的马车瞬间就成了泥下的小车,不值一提。

    在马车前面,是用白玉铺成的地板,奢华精致。身着绫罗的美女含笑分立两侧,温柔如水。

    战炎玉明显也注意到了那边的情况,温婉地问道,“父亲,那边是什么?”长这么大,她和战炎淑还是第一次参加聚宝阁的拍卖会。

    不过即使她没参加过拍卖会,却也听过不少关于拍卖行盛况的描叙。这么多年来,她还从未听闻聚宝阁还有另一条通道。

    战炎峰摇了摇头,目光也紧紧盯在那里,“那里都是专门供贵人出行的通道。平时都不开放。只有迎来了顶级贵客时才会打开。”

    不止是他们,在一旁排队等待的人也目光灼灼地盯着那里。聚宝阁的贵宾通道有近一百年没开放了,即使是东越帝亲自来参加拍卖会,也没看见它开放,这次到底是谁来了?!

    一个深深的疑问压在众人心底。

    也有一些不知情的人,自以为身份高贵,让家丁驾着马车想过去,却被突然出现的护卫毫不留情地请离。

    “贵客?我们为什么不走那里?”战炎玉瞪大眼睛,她们难道不是贵客吗?

    战炎峰苦笑,战炎府在东越国内已经是濒死之虫了,放在整个天元大陆上就更不值一提了。

    贵宾通道开放后,聚宝阁还会将红色请帖发给当地一些尊贵的大人和强大的家族,不过显然,战炎府还没有入他们的眼。

    “我们走。”领头的战炎峰老爷子看了眼天壤之别的另一侧,带着战炎府一家向里走去。

    就在这时,那几辆豪华的马车动了!

    先下来的是身着黑衣的劲装男子,装扮利落,腰佩宝剑,气势如虹,浑身散发着一股冰冷到极致的煞气。

    “嘶……”一片倒抽冷气声响起。那……那几辆豪华马车上的,竟然只是护卫?

    三十名黑衣男子下马后,是十名红妆素裹,容貌绮丽的绝色美姬,纤腰束素,衣袂飘飞,各有特色。

    莲步轻移时,似有朵朵莲花于脚底绽放。

    一股倾城、再顾倾国,不过如此!

    众人一下子被那十名美姬夺取了心神。

    战炎玉心中一荡,直到指甲刺痛了掌心才晃过神来,怨毒地盯着那十人。她一名女子竟然也情不自禁地看呆了!

    和十名绝色美姬一比,她战炎玉就是那一堆白天鹅中的丑小鸭,路边的杂草,黯淡无光!

    “主上!”其中一名气质出众的白衣美姬一手拂开了最中间一辆马车的车帘,另外九名美姬皆于一旁垂头静静等待。

    这么一出,就更让人好奇,拥有这等绝色女子的人是谁?!

    众人伸长脖子,昂首以待。

    一尾黑色绸丝的衣角率先出来,细滑的丝料上用密密的针线织着暗红色的斜纹,像是绣着大朵红色的曼陀罗,迎面而来一股死寂、荼蘼的气息。

    “退下。”接着,是冰冷低沉、带着不容违逆的磁性嗓音。

    扶住帘子的白衣美姬恭敬地垂下头,退至一边。

    众人心中暗叹可惜。多么漂亮的美人!是个男人都会忍不住抓到怀里好好疼爱一番吧?怎么就遇到一个不懂风情的?

    再不懂风情,见到如此美人,也应该会把持不住啊!

    众人心中的好奇疑问越来越多。

    车内的人也慢慢地从马车上下来。

    绸缎般的墨发随意的披在脑后,在腰间用血红的红宝石发带轻轻一束,宽大的黑色衣袍只有深红与墨黑两种色彩。

    黑色打底,外罩一层深红血色的轻纱,黑袍右侧用细密针线绣着蜿蜒妖冶的红莲,雍容华贵。

    诡异的黑色金丝面具遮住了来人大部分面容,露出了精致的下颚和寡情的薄唇。

    不过从那洁白如玉的小额和完美的唇形来看,此人面容必定俊美绝伦!

    “尊上,这边请。”身穿着最隆重的迎宾服,聚宝阁的掌柜满脸堆笑,身后带着一众漂亮的女子和清秀的小厮,只是他们和男子身后的十名绝色女子一比,顿时比进了尘埃里。

    清贵又没有丝毫感情的墨眸看向掌柜。

    身穿蓝绸的掌柜脸上笑意一僵,冷汗扑簌簌地往下流,脸色涨红。

    就在他以为自己要在对方的威压中忍不住下跪臣服时,男子已经淡淡地移开了视线,“带路。”

    “是是是!”掌柜抹了一把额头的汗,连忙弯腰躬身带路。

    并不知道男子的真实身份。他只知道这是上面紧急下达的命令,若是没有令对方满意,他这个东越国聚宝阁分行,恐怕一夜之间就会在大陆上除名了。

    他到底是谁?恐惧在心中翻涌,掌柜觉得自己的心脏还在咚咚咚如擂鼓般跳动。聚宝阁十年一度的会议上,他曾远远地见过青冥主子一眼,那时,他以为青冥主子已经是他见过的最有气度的人,而今天来的人,犹有甚之。

    不同于青冥主子令人信服、甘愿效力的气场,这个黑衣男子散发的气场是完完全全的压制,逼得人抛弃所有骄傲、从内心上匍匐的臣服!

    若真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王者气度!

    睥睨高傲得容不下任何人,视天下万物为草芥、令人害怕、令人臣服的王者气度。

    不是以仁治国的王者,对方更像是从地狱浴血而来、执掌天下黑暗的黑暗君王,一个——暴君!令人恐惧害怕却不得不心悦诚服、献上生命的地狱暴君!

    他丝毫不怀疑,若是今天自己有什么表现令对方不满意,明天他可能会从这个大陆上面消失。

    想到这,掌柜的腰身弯得更厉害了,双脚不停地颤抖,恨不得把自己埋成鸵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