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欠到一辈子都还不起!

    在一群人目瞪口呆的眼神中,墨灸歌身形一闪,进了城。

    风逆痕紧随其后。

    “这……这是大哥?”看着尾随墨灸歌身后的风逆痕,狄名不敢置信地瞠大一双大眼睛。

    “所以说啊。陷入爱河的男人智商会降低。”蓝楚沐摇着一双折扇,邪笑道,暗暗掩饰掉眼底的神色。

    “女人真危险。”狄名眨巴着一双大眼睛心有余悸道,末了,还加了一句,“我以后一定要离女人远点!”

    连噬武如痴的风大哥都变成这幅模样了,真是太可怕了。

    “狄名莫非以后要出家当和尚?”蓝楚沐顿时毫不留情地嘲笑道。

    一张小脸涨红,狄名愤怒地瞪了蓝楚沐一眼,“你才当和尚呢!”

    “啧啧~”蓝楚沐不以为意,“以后多跟哥学两招。到时候,没有你选不上的女人,只有你看不上的女人。”

    狄名鄙夷地看了他一眼,“谁要跟你学了?”

    “三……三殿下……”一直呆滞在一旁插不上话的城卫首领冷汗涔涔地弯腰走上来,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一边脸色有些发黑的东方涵指了指地上的宁云霏道,“把她抬去宁府。告诉他们,宁郡主私自挪用兵符,伤了镇远侯世子。”

    之前还不敢相信的事实现在经由东方涵之口完全确认,那守卫身上的汗留得更欢了。

    那么说……他……他们真的伤错人了?

    而且还伤了风世子!

    那城卫首领希望自己现在立马晕过去,什么都不知道!

    这是要绝他生路吗?伤了风逆痕,风府怎么会放过他?

    “还不快去?”看到城卫发呆,本来心情就不甚晴朗的东方涵心情更糟了,浅淡的眉目微微拧紧,一声呵斥,威严尽显。

    “是是是!”那人连忙点头哈腰,命令人抬起宁云霏往宁家走。

    “她应该能撑到宁家吗?风大哥还特意给她留了一口气。”看着被人抬走的宁云霏,狄名难得发挥了一下自己为数不多的同情心。

    “只要不死透就行了。她又不是没习过武,哪有那么容易死?”轻轻摇着玉骨折扇,蓝楚沐嘴角带笑,一双勾人的桃花眸似乎无时无刻不带笑意,只是说出来的话,却不如容貌那么风流多情。

    ……

    “你怎么跟来了。莫非真的想入赘我家。”临近战炎府,墨灸歌突然转身,对着自己身后一直吊着的人道。

    早在她攻击宁云霏之前,她就传音入密,叫黎杰和橘衣先行离开了。

    现在估摸着,黎杰应该已经回去了,橘衣应该按照她的吩咐在院墙外等她。

    今天不想应对刘氏等人,墨灸歌是直接走的通往自己院子的小道,翻墙就能进去了。只不过橘衣没有武功,没有她根本无法回去战炎府,现在她恐怕还在院墙外等着呢。

    风逆痕的脸色在月下有几分苍白,额头渗出点点冷汗。他背部受了伤,又强行用了劲气,现在伤势又加重了一分。

    他浅淡地笑了笑,道,“我都为你受伤了。你就不表示一下?”

    “又不是我……”后面几句话还没出口,一闪而过的亮光突然攫取了她的视线。

    她身形一闪,猛地跃到风逆痕背后。

    果不其然,五枚明晃晃的箭矢插在背部,因为紫阶恢复力比常人快许多,伤口已经没有大量流血了。新肉已经长出了不少。

    然而这样,却意味着如果要将箭矢拔出,就必须将刚长好的新肉再一次割开,将箭矢拔出来。

    “你连伤口都没处理?就跟了我一路?”墨灸歌略有几分愤怒地低吼道。

    “如果我处理了,你早没影了。”眨了眨眼睛,风逆痕不以为意道。

    “你……”她真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认命地扶额,墨灸歌拉起风逆痕就走,“服了你了。我帮你包扎。”

    风逆痕脸上露出得逞的笑意。

    即使没看到走到前面的墨灸歌是什么表情,风逆痕都能想象得出**分。

    那肯定是一脸郁闷,却不知道如何撒气。

    她不想欠他人情,想和他保持距离。

    他偏不!他要她人情越欠越多,欠到,一辈子都还不起!

    果不其然地在院墙底下看到了橘衣,橘衣看到风逆痕跟在墨灸歌身后,先是惊讶地看了两眼,然后很识趣地什么都没说。

    墨灸歌将橘衣带进院子后本来想去接风逆痕的,没想到他城墙自己跳进了院子,背后的伤口又撕裂了一分。

    无奈地看了风逆痕一眼,墨灸歌对橘衣吩咐道,“下去帮我打一盆热水来,然后你去休息吧。”

    “是,三小姐。”橘衣恭敬地退下。

    风逆痕皱眉打量了四周,不敢置信地看向墨灸歌,“你就住这里?”

    “不然你以为呢?”

    进入房间,风逆痕环伺一周,眼睛喷火,“他们竟敢这样对你!”

    整个房间,只能用家徒四壁四个字形容。甚至,连家都算不上。

    “自然比不得世子爷待遇好。”墨灸歌微嘲道,指了指破旧的床,“背朝上,躺上去。”

    风逆痕倒是一点犹豫都没有,听话地躺了上去,修长的手抱住一团破旧的被子,嗅着其中若有若无的清香,突然觉得,这张床貌似也不错……

    墨灸歌利落地用小刀将带血的衣服划开,恰好这时橘衣的热水也到了。

    “你下去吧。”

    “是!”橘衣看了一眼没有一丝不适应,安然躺在墨灸歌床上的风逆痕,退了下去。

    用热水清除周围的血渍,墨灸歌降小刀用火烧红,“可能有点疼,你忍住。”

    风逆痕哑然失笑,“什么样的痛我没经历过?”

    墨灸歌不再说话,小心地用小刀将深入风逆痕体内的箭矢取出。

    一只手将新肉划开,另一手降箭矢缓慢拔出来。

    墨灸歌能感觉到床上的人身体瞬间紧绷了。

    “嘶……”直到拔出来后,墨灸歌才知道风逆痕为什么身体那么僵硬。

    这箭矢之上,有许多细小的倒刺,拔出来的时候倒刺会勾着细肉一起出来,身体就受到了二次伤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