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埋伏

    对于墨灸歌来说,她一直坚信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然而橘衣那清澈明亮的目光却让她暂时改变了主意。

    橘衣精神一振,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点头,“放心三小姐,橘衣一定不会说出去的!”说完,还神神秘秘地捂嘴环顾一圈。

    那娇俏的模样让墨灸歌哑然失笑,墨色的瞳孔幽幽地看向橘衣,“我不允许背叛。”说出这句时,意味着她已经把橘衣当成自己人了。

    橘衣微愣,立马反应过来,跪下宣誓道,“从今天开始,橘衣就是三小姐的人了!如有背叛,天打雷劈。”

    单纯却不意味着傻,墨灸歌那一番话和今天的经历瞬间让她明白了一切。

    一个是劫匪头子的不受宠小姐,若是这件事在京都传扬起来,会引起多大的轰动?!今天墨灸歌的所作所为,哪一件传出去,足以惹来杀身之祸!

    橘衣看得出,自家小姐的脚步,绝不会止步于此!

    而知晓了墨灸歌这么多秘密的她,若是站错了队,必死!

    要么投诚,要么,死!

    “已经到了宵禁时辰不知道吗?要进城明天赶早,快走快走!”

    “我家小姐今天必须进城!”

    门外传来黎杰粗声粗气的声音,一双虎目怒瞪着守门卫兵,一手悄悄地抹上了腰间的武器,军匪本就不两立,若不是怕给墨灸歌带来麻烦,脾气火爆的他早就动手了。

    “我管你家小姐是谁!不能就是不能!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今天也别想进去!”本来被黎杰瞪得身体一抖的卫兵看了看周围的同伴,立即鼓起腰板大声道。

    车内的墨灸歌皱了皱眉,对橘衣唤道,“我们下车!”

    简朴的车帘被掀开,仗着微弱的火光,周围的守卫顿时都倒吸了一口气。

    战炎府家的战炎玉、宁家的宁郡主,都是京都里盛传扬名的美人。

    但是一跟眼前这位比,就瞬间差了一截!

    京都什么时候来的这样一位美女,他们怎么一点消息都不知道?

    “大胆!你们知道你们拦的是谁吗?战炎家的三小姐也是你们能拦的?!”甫一下车,橘衣就立马叉腰怒喝道,降娇蛮丫鬟的模样学了个十成十。

    墨灸歌暗自扬眉,她还不知道橘衣还有这样一面。

    不说还好,一说,这些守卫的脸色立马就冷了下来。

    “拿下!”一声喝令,两旁整齐的守卫立马手执长枪围了上来,偌大城墙之上,无数密密麻麻的箭矢对准墨灸歌等人。

    东越国最强劲的劲弩在夜晚的月光下泛着凛冽的寒光,毫不让人怀疑,只要那箭一射下,墨灸歌几人就会立马被扎成马蜂窝。

    万箭齐发,就算是青阶强者,亦死无葬身之地!

    “大胆战炎灸歌!百花宴上亵渎西陇储君、公然侮辱皇后,罪该至死!”为首的卫兵沉冷地呵斥道,上面吩咐了,今天宵禁时若是有人自称战炎灸歌强行入城门,就射杀于城外。

    凛冽的寒风拂面而过,墨灸歌散乱的头发被风拂起。宽袍烈烈,眉目清冷如寒雪,身形挺拔如松,丝毫没有为周围万箭齐发的架势所动容。

    天机弩!东越国最强劲的制式武器,又为玄铁所制。射程可达到三百步,力可穿石透金,若是被这天机弩射中,但凡青阶及以下的武道强者皆会皮穿肉烂,骨骼断裂!

    即使是半步蓝阶高手,亦会十天半个月下不了床。唯有真正的蓝阶和紫阶的玄气才能抵挡这天机弩的强劲力道。

    整个东越皇城,天机弩也只配备了五千人的量做为守卫东越皇城的王牌。平时城门守卫中能见到一两把千机弩都是稀奇,如今一夜之间就多了这么多,说是没人安排墨灸歌也不会信。

    青阶及以下的劲气可视若无物,而她今天正好刚刚进阶青阶。

    这突然出现的千名千机弩,针对的是谁,不言而喻。

    橘衣害怕地缩在墨灸歌身后,脸色苍白,几欲昏厥。被成千上万的箭矢瞄准,这种宛如困在死亡沼泽中的感觉,她从小到大还没有经历过。

    黎杰虎目大张,浑身肌肉暴起,已经按上了刀柄,随时准备攻击。

    “三小姐,上面说了,若你肯自废修为,在城门之上跪上一天,以示对皇家的诚意,可免你死罪!”守卫头领退出箭矢攻击范围之外,大声道。

    这根本就是要逼死墨灸歌!

    看来对方很是了解她的性格。对于墨灸歌来说,尊严,永比生命更重要。

    不论是自废修为还是城门跪拜,都是想将她一根根傲骨狠狠捏碎,在弃之如敝!

    这是给她设下的必死之局,不应,万箭齐发,尸骨不存。

    应下,筋脉尽废,成为废人,从此任人揉圆搓扁,生不如死。

    清幽的眸子散发着冷冷寒光,墨灸歌飞快地把今天遇到的人纷纷在脑海中过滤一遍。

    宁皇后最有权势,但是依照东越国的情况,她绝对不敢在东方老皇帝未允许前,杀害她这个东越国未来的栋梁,东越国新晋的天才。

    战炎家有这个心,但却不一定拥有这个权利。

    那么……

    宁云霏!

    脑海中突然闪过一张怨毒艳丽的脸,宁家和宁皇后对她极其宠爱,再加上她为嫁给风逆痕做出的疯狂举动,不难猜出这次活动的策划者是谁。

    墨灸歌脸色云淡风轻,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上前几步。

    随着她的步伐,守卫连连后退,似乎心有忌惮。城墙之上的弓箭手亦缓慢地调整角度,使箭尖精确地对准墨灸歌。

    在估摸着橘衣和黎杰的位置已经不在射程之内时,墨灸歌才缓缓停下脚步。

    随着她脚步一停,那守卫首领心中顿时吁了一口气,十秒……九秒……

    上面说了,若三十个呼吸之内战炎灸歌不答应条件,便射杀她!

    “我……答应!”于唇瓣边绽放的如春花般怡人,墨灸歌声音低沉清丽。

    守卫暗中要举起示意放箭的手微微一顿……

    “——才有鬼!”突然,一道红影刷得冲了过来,刀尖反射的冷芒寒意透骨。

    “射!”城墙之内一人一声喝令,万箭齐发!

    “住手——!”沉怒的声音在寂静的夜晚,似乎要惊破黑夜!一道白影猛地向墨灸歌俯冲而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