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这群劫匪有眼色

    透过随着马车颠簸不断摇曳的帷幕,橘衣看见了一群衣着杂乱的壮汉正拦在路中央。

    “停下!停下!”如牛般的怒吼声从山头传来。

    墨灸歌却速度不减,手中鞭子又猛地抽了抽。身前的棕马嘶鸣一声,更加要命地狂奔起来了。

    “啊!”橘衣的尖叫声在风中破碎,五脏六腑一阵颤动,若不是双手使劲抓着梁木,恐怕整个人都要被甩出去了。

    “老大!你看那马车竟然在加速!压根没有把我们天虎帮放在眼里啊!”

    “哼。既然如此,就让她们摔个人仰马翻!绊马索,准备!”

    “老大,已经准备好了!”

    “橘衣!抓紧我!”眼见离那群劫匪越来越近,墨灸歌一声冷喝,单手抓起橘衣,从马车了一跃而出。

    “砰!”

    “啪!”伴随着一道凄厉的马叫,整座马车侧翻倒下,轰然倒塌。

    双脚站立占地面上,看着那几近散架的马车。墨灸歌脸颊仍忍不住抽了抽。这马车质量……“真好”!

    “小……小姐!”一只手紧紧抓着陌炎歌,橘衣脸色青白交替,双脚发软,干呕一声,“呕。我要吐了。”

    墨灸歌松开抓住她的手,眸光转向前方十米处服装杂乱、满脸匪气的大汉,“你去吧。”

    众人看清墨灸歌和橘衣的长相,眼睛顿时发亮。

    “哟。还是两位小娘子。”尤其是那位身着红衣的,虽然身上披着一件不伦不类的白色男性外衫,但眉目间的清冷却让她平添了一分韵味,曜如九天骄阳。

    “哈哈哈!兄弟们有福了!”

    “帮主抢回去当压寨夫人!”

    “滚!帮主有红姐了!被红姐知道了,非得揍扁你不可。”

    “红姐是大夫人,那穿红衣的当二夫人,橘衣的当三夫人不就行了吗?”

    “兄弟们几个也很久没碰过女人了……这两个,看起来比怡红院的头牌还有味道。”

    “哈哈哈!你就吹吧?!怡红院的头牌难道你见到过?!”

    粗鄙不堪的声音此起彼伏,橘衣一脸苍白刚吐完,现在又气又羞,气得脸色发红。想到自己落在这一帮劫匪手上的下场,顿时全身冷汗涔涔。

    这帮劫匪大多没有老婆。有时候逮着一个女子,如果没有人专门娶过门,通常是要被几个人享用的。

    橘衣一双眼睛求助地看向墨灸歌。

    看到墨灸歌丝毫没有任何改变的脸色时,心里不知为什么平静了几分。没有任何理由,就是单纯的相信,有三小姐在,这帮劫匪不会得逞。

    在一片光膀大汉中,两道不显眼的小身影默契地对视一眼,小心翼翼地往后退。直到远离了那群光膀大汉才聚在一起。

    正是不久前打劫墨灸歌的两个奇葩强盗,元二和范桶。

    “大哥,我怎么觉得那红衣女子有点眼熟呢?”范桶挠了挠头。

    “诶?你也有这种感觉。”元二努力睁大一双眯眯眼,“感觉似曾相识。”心中顿时有几分不妙。想当初,被一名奇怪少年反抢劫后,为了学习当劫匪,他们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入了天虎帮的。

    虽然对方只有两个女子,但是元二仍有一种情况不妙,天虎帮会输的错觉。

    他天生敏感,直觉比一般人准。根据元二的经验,他的直觉一般……好的不灵坏的灵!

    “那大哥,我们要不要现在就……”范桶胆怯地看了一眼元二,做了一个溜的动作。

    元二毫不客气地敲了他一爆栗,“先看看先。我们为了加入天虎帮可费了不少力气,不能这样白白走掉。”

    “哦。”委屈地揉了揉头,范桶还是听话地找了一处隐蔽的安全地,将自己藏了起来。

    “小美人,你是喜欢主动来爷怀抱,还是喜欢爷用抢的?”一名光膀大汉盯着墨灸歌大笑起来,肆无忌惮地上下打量她。

    墨灸歌右手一抖,一把匕首滑至手中,“本来想着你们交出钱财还可以绕你们一命,既然你们嘴巴这么臭,也没有活着的必要了。”

    “哟!嘴巴这么嚣张!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是不知道爷的厉害。”吐了一口唾沫,那说话的光膀大汉扔下手中锤子猛冲了过来,“你们不要动。这小娘们归我了!”

    “大哥。”一名小弟看向赵虎。

    摇了摇头,赵虎道,“不要动。”这李克是三天前新加入的人,仗着一身蛮力为所欲为,鼻孔朝天看人。他原是看他力气不错,起了惜才之心才准了他加入,没想到却让他野心爆棚,甚至有取他而代之的念头,连他的命令也是时常无视。

    那少女虽衣着华丽、一看就知道是哪户人家的大小姐,但是身上却有一股让他忌惮的气息。试问哪个大户人家的小姐会随身携带一把匕首,现在也不乏有修为的女武者,现在正好让李克去试试水。

    “啊!”就在李克冲上去的瞬间,甚至来不及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道惊天惨叫破空而起,“嘭!”的一声,八尺大汉被一脚踹向树林,连连砸断了几根水桶粗的树才堪堪止住向后的趋势,李克嘴中不停地冒血,两眼发白,看来已经时命无多了。

    “嘶……”倒抽冷气声!

    怎么可能?!那李克也是黄阶武师,再加上天生神力,对付一般的绿阶武师也能达成平手……就……就这样被一脚踹飞了?

    一点红色砸向泥土,众人定眼一看,头皮发麻。

    竟是李克的舌头!

    之前还调戏橘衣和墨灸歌的人下意识着捂着舌头,生怕下一个被割舌的人就成了他们!

    赵虎脸色一沉,上前几步握了个拳,“这次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阁下。望阁下海涵,我这叫带兄弟离开。”

    墨灸歌扬眉,这群土匪竟然还挺有眼色的嘛。抢得过就抢,抢不过就认输?

    不过她可没打算这样就算了。“就这样放你们离开我的马车怎么办?你们浪费了我的时间怎么赔?还有我侍女和我受到的惊吓你们补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