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有我在,没人敢动你!

    “原来涵皇子、风世子和蓝公子也在这。”突然,一道文雅如兰又带几分疏离的声音响起。

    几人的目光纷纷看去。

    一身银衣的容西华从桃林后走出来,身上的衣物还湿答答的。穿着一身湿了的衣物,西陇国太子的风度却没有损失分毫。

    一举一动之间仍然诠释着西陇国太子的优雅。

    墨灸歌却是看得眼睛疼,湿了一身还要保持形象,这西陇国太子,也是一朵奇葩!

    众人的目光在墨灸歌和容西华之间不断来回打转,两个人,一男一女,极有默契地湿了一身,衣衫凌乱,说他们之间没发生点什么谁信?

    风逆痕扣住墨灸歌肩膀的手不由紧了紧,满是敌意地瞪向容西华。

    容西华目光在墨灸歌身上停顿了一下,果不其然地发觉风逆痕周围的气息冷上了三分,随即疏离有礼地对风逆痕笑了笑。

    “在这里!”惊呼声将所有人都吸引过来了。

    风逆痕皱眉回头,看见一大群人正往这里赶来,刚想带墨灸歌离开。

    “风哥哥。”一张梨花带雨的脸转瞬从桃林中冒出来,宁云霏看了眼被护在风逆痕身后的墨灸歌,眼中闪过一丝厌恶,“风哥哥,你怎么跟战炎灸歌在一起?!”

    墨灸歌无语地瞪了一眼风逆痕,示意道,你的烂桃花。

    尽给她找麻烦。让她一个人安安静静地离开不好吗?

    “看!是那个战炎灸歌!”

    “竟然有脸来百花宴。”

    “啧啧。果然是没脸没皮的野种。前几天才跟下人私通被发现,现在又跟风世子勾搭上了。她还是涵殿下的未婚妻呢。”

    “怎么可能?!风世子怎么可能会看上她?!”

    “肯定是使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啊。要不然风世子会看得上她?”

    “你们看!那不是西华太子吗?”

    “我看那战炎灸歌是勾引西华太子未遂。”

    “朝三暮四,水性扬花,这种女人谁会要啊?”不知是谁起了个头,人群中立马响起了高低不齐的贬低声。

    战炎玉暗暗发笑,战炎灸歌,看这次谁还会娶你!

    风逆痕的眸光越来越冷、越来越凉,一股低气压无形地笼罩在周身。怀住墨灸歌肩膀的手不禁暗暗加紧了力道。

    蓝楚沐最先感受到兄弟的低气压,心脏猛地抖了抖,惨了,阿痕这次是真动怒了。

    东方涵也知道好兄弟的脾气,连忙出声想要制止众人的议论声。

    容西华娴静的眸子望向墨灸歌,面对这么多的诋毁和恶意,她,会怎么做呢?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第一个站出来的,既不是东方涵、蓝楚沐,也不是风逆痕,更不是容西华!

    “砰!”一颗桃树猛地炸裂开来,惊得旁边的人连忙失声尖叫。

    被风逆痕护在身后的墨灸歌一步踏出,凛冽寒眸扫过在场所有人,身上的白衫随风鼓动,声音清亮,“给我闭嘴!”

    在场所有人竟被那突如其来的威势震得一愣,全场寂静。

    冷冷地勾唇,墨灸歌冷笑道,“我知道你们讨厌我。但是,疯狗咬了我,我难道要再咬回去吗?”

    “噗哧。”蓝楚沐一个忍不住笑出了声,顿时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风逆痕只是浅浅地扬唇,这确实是战炎灸歌的性格。

    东方涵和容西华则是略带好奇地看向墨灸歌,眼前的红衣少女,跟传说中的战炎灸歌压根就是一个天一个地!如果不是模样和身材都对得上,他们都要怀疑,战炎灸歌是不是别人假冒的。

    不过战炎灸歌又有什么令人假冒的价值?没财没色、家族抛弃、父母不明、名声狼藉,要是一个人活成战炎灸歌这样,怕是早自杀了此残生了吧!

    “可是呢……”还未等众人发飙,墨灸歌的语气就微微一转,整个人透着几分慵懒与睥睨,明明是一副懒洋洋的模样,却叫人心下发寒,“我虽然不咬狗。但如果野狗叫得太厉害,我心情一不好……就会喜欢扁狗。就像这样。”右手一扬,“啪!”又是一颗桃树四分五裂!

    狭长凤眸微微睨向身前的人,墨灸歌语气幽冷,语调却微微上扬,“你们说呢~”

    全场一瞬间寂寥无声。

    这废柴!好嚣张!

    战炎淑眼中怨毒一闪而过,看到风逆痕对墨灸歌的维护,忍不住开口,“皇后娘娘!战炎灸歌好大的胆子,竟敢……竟敢骂你……”后面一个字她硬是不敢说出来。

    想要借刀杀人?墨灸歌嘴角掠起冷冷的笑意,耸了耸肩道,“谁承认自己是狗谁就是狗呗。二姐,我可什么都没说。你的意思是皇后娘娘觉得她自己是……”

    皇后的脸色越发地黑了起来。好歹也是在宫廷里混出头的皇后,怎么看不出战炎淑是想借自己这把刀杀了战炎灸歌。

    然而,她又确实不喜欢战炎灸歌那嚣张的态度。

    而且,风逆痕是她要拉拢的对象。侄女云霏还喜欢他呢……

    “我战炎府管教不严,臣妇万万没想到三姐儿会在百花宴上口出狂言。触怒了娘娘,还请娘娘赎罪。”刘氏立马站了出来跪在皇后面前,不停落泪,“三姐儿从小没了生母,父亲不明。又不爱听我管教,三姐儿若是触怒了皇后,臣妇愿代为受罚。”

    墨灸歌看向刘氏的目光冷若刀光。在场最希望她死的就有刘氏一个,她倒是会说。口口声声说自己代为受罚,又强调她不听管教。

    “云霏,你怎么看?”宁皇后的目光转向宁云霏。

    娇柔美人宁云霏含情杏眸望向风逆痕,再碰钉子后不甘心地转向战炎灸歌,语气柔软,“今日战炎三小姐辱了我们不要紧。但她千不该万不该冲撞姑姑您,姑姑你是千金之躯,一国皇后。此等嚣张无礼之徒若是不得到半点惩罚,姑姑你威信何在?

    且今日西陇太子在此,战炎灸歌不顾廉耻勾引太子殿下,冲撞贵客。若不惩罚,难以服众。”

    好!说得真好。墨灸歌眸色越来越冷,真是笑死她了!从头到尾这群人一直在唱自导自演的独角戏。

    风逆痕眸光一沉,上前一步抓住墨灸歌的手,传音入密道:“放心。有我在,没人敢动你!”

    ps:太恶心了……皇宫宴会什么的真心不擅长……我尽量快点结束这段。<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