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西瓜太子

    容西华盯着面前表情奇怪似在惋惜的红衣少女,总感觉心底怪怪的。

    目光微冷,一声威势爆发,“说!你是谁?!”

    紫阶!墨灸歌瞳孔一缩,没想到这西华太子实力竟跟风逆痕不相上下!

    而且看他这态度,显然是没看出她就是他几年前扔下华清池的战炎灸歌!

    摆了摆手,墨灸歌扬眉,“我只是路过。你继续。”说完,转身就走,走了几步,不忘好心地回过头道,“兄弟啊~这样忍也不是办法,那女子好歹也是美女一枚,吃亏的又不是你。”

    容西华挑了挑眉,目光微冷。她刚才……一直在看着?

    “咳咳。”咳嗽两声,墨灸歌眸光一闪继续道,“就算你不想碰女人,也可以自撸嘛~不需要这样憋着的,憋久了,伤肾!哈哈哈!”

    容西华只看见那红衣身形一闪,少女的身影瞬间消失在桃花雨之中,只留下一片清丽的笑声。

    其实墨灸歌并未走远,就算记录水晶拍不到西陇国太子活春宫。拍到他自撸也好啊!

    墨灸歌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两颗小虎牙。真是好奇,像容西华那样自视清高的人会怎么自己解决。莫非,咬着牙死撑过去?啧啧。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身上的热浪一阵接着一阵涌来,容西华脸色越来越红,原本白皙如玉的脸上一片潮红。

    该死的!暗一怎么还没来!显然脑袋被烧糊涂了,容西华已经忘了,就算暗一来了也帮不上他的忙。

    幽冽的眸子扫过不远处的桃林,原本清冷的眸子瞬间变得幽深起来,没走远?

    “啪!”一道紫色的劲气飞射而去!

    “嘶!”墨灸歌眉目一冷,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容西华跌去。

    该死!又是这一招!那日在风家,她就是这样被风逆痕给拉进浴池里的!

    果然来到异世人都变傻了!同样的坑她竟然连栽了两次!

    灼热的气息扑撒在脖颈中,墨灸歌眸光冷若寒刀,右肘狠狠向容西华的脖颈砍去,紧急之中随意放置的记录晶石咕咚一声滚入了水池。

    容西华灵巧地一闪,目光扫过那沉入水滴的记录晶石,眸光幽幽,整张脸顿时沉了下来。

    聪明如他,看到这一切怎么会不知道墨灸歌打的主意?

    “想记录下来?”压抑的声音带着山雨欲来之势。容西华逼近墨灸歌。

    “哼!”冷冷一声笑,墨灸歌甚至能感觉身前男子强制压抑的**。

    看来那粉衣也下得了狠手。药剂份量不轻啊。亏得他能忍耐至今。

    “想要我?”强硬的气息忽地一柔,墨灸歌像是放下了浑身防备的刺猬,幽深凤眸看向容西华。

    “嗯?”清亮的眸子蒙上了一层水雾,容西华看向墨灸歌的眼中全是迷茫。他……想要她?

    也许吧。至少她看起来没有那些花痴女一样恶心,也许……他可以忍受她也说不定。

    就在容西华失神的瞬间,墨灸歌突然伸出脚,猛地一踹!

    “噗通!”就在水池边的西陇国太子一时不察,就这样直直地倒在了水里。

    墨灸歌看着一脸诧异落水的人,毫不客气地嘲笑,“姐也是你能要的?”不屑地看向水中的容西华,声音清丽,“四年前你将我扔向华清池,四年后我把你踹下桃花池,咱们、平了。”

    “以后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互不相欠。西陇国太子,拜拜罗~”

    华清池?!被水这么一泡,容西华顿时清醒了几分。绞尽脑汁才想起,四年前他出使东越国时,确实有一个其貌不扬的女孩不自量力想接近他,被他扔到了华清池。

    记忆中的少女容貌早就模糊了,他当时瞥都懒得瞥几眼,只记得那人却是非常懦弱小心的,连声音都细的跟蚊子一样。

    再看看眼前一身红衣张扬桀骜的人,怎么看都无法与记忆中的人重合。

    她……就是她?!

    “既然来了,就陪本太子泡泡水如何?”嘴角轻扬,容西华挥出一道劲气!

    墨灸歌的宗旨是,你可以在一个坑栽一次、两次,但绝对不能栽第三次。同样的错误犯三次,当杀手只能去送死!

    被劲气缠住了两次,墨灸歌早有准备。

    墨灸歌脚尖一点,飞身向上纵跃,那道紫色劲气正从脚底一闪而过。

    到了紫阶,劲气可化为实质!

    哦?长教训了?容西华秀眉一挑,左手另一道劲气如实质般向墨灸歌射去。

    墨灸歌眉目一冷。到了紫阶就是一道大坎。

    紫阶劲气可化无形为有形,威力十足。她现在才达到绿阶,与其硬碰硬毫无胜算。

    如今最好的方法就是离开那中了药的禽兽。

    “不知道是大小姐的身法灵活呢,还是本太子的劲气多!”低沉幽暗的声音从容西华口中溢出,不像是之前如空谷幽兰般澄澈的声音,此时的声音带了一丝低低的喑哑,宛如入魔。

    我擦!感受到那从四面八方围堵而来、把自己拦得水泄不通的劲气,墨灸歌瞳孔一缩,下一秒,噗通一声,一道红色的身影狠狠地砸在水里,被水中的人接住。

    “你以前不是最喜欢本太子么?如今给你机会,怎么不要了?”温雅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压抑着一丝隐忍。

    “咳咳!”被呛了一口水的墨灸歌疯狂咳嗽。

    第二次了!再一次被人拖下水。墨灸歌牙齿磨得嘎吱作响,五指骨节捏紧,紫玄了不起啊?!紫玄就能随意把人拖下水了?!

    等她到了紫玄,定要将他们拉入水里一百次啊一百次!

    “西华太子?我看是西瓜太子吧!”看着眼前沾湿了一身水仍然保持风度的某人,墨灸歌轻蔑一笑,毫不客气地再次抬脚——踹!

    “看我不踹死你个西瓜太子!”

    容西华一手按住伸来的长腿,眼睛微眯,声音越发喑哑,“同一个招数使用两次可不好。”

    “是吗?”只见墨灸歌低低一笑,细碎的雷光覆盖在指尖,一手按向容西华。有些东西,她本不欲现在暴露的,但是既然是情势所逼……她也不用管那么多了!

    “唔!”容西华一声闷哼,像是一道百万伏特的电流击过,全身麻痹!

    看来紫阶的防御力还不错嘛。银雷出手竟然没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轻松地将容西华踹飞,墨灸歌丹田运转,劲气流于四肢,破水而出。

    转眼看了看容西华。墨灸歌唇角上扬,跟姐斗?你还嫩了点。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