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奔放的妹子

    “可……可是……”橘衣打量着四周,犹豫道,“可是路不是在那里吗?小姐你怎么往林子里走。”

    懒散地双手枕头,墨灸歌慵懒地打了个哈欠,“我看这桃林风景不错,反正找不到路,寻思着找个好地方睡个回笼觉。”

    “!!!”看着自家小侍女一脸惊讶目瞪口呆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墨灸歌不禁觉得一阵好笑,“你若是怕了。可以在回去等着。”

    橘衣脸色犹豫,听人说,在这些京都权贵当中,像他们这种小侍女做错了事是要死人的!踌躇地看向墨灸歌,“我……真的可以先回去等着吗?”

    “当然!”墨灸歌点了点头,拍了拍她的脑袋,“快去吧。”这侍女就跟没长大的孩子似的,真不适合在战炎家混。真不知道以后会如何。

    百花宴虽名为百花宴。却是举行在皇家一处十里桃花园里。当然,园子里也栽种了不少别的花。

    只是这桃花数量最多最绵延,所以众人都喜欢叫它桃花园。

    现在正值春季,桃花开得正是灿烂,或红或粉的花瓣随着清风飘落,一股幽幽的淡香扑入鼻腔,沁人心脾。

    这十里桃花林,倒确实是好看。

    墨灸歌漫无目的地走着,突然听见一阵流水声。

    “哗啦啦……”

    莫非这桃林之中还有河流不成?

    “西华!”娇俏的女子声音似诉携怨,宛如夜莺啼歌。

    “天澜公主。”优雅的男声响起,如空谷幽兰浅唱低吟,轻灵澄澈,竟不丝毫输于那女子半分。

    “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女声再次响起,伴随着低低地抽噎声。

    墨灸歌嘴角猛抽。要不要这么衰啊!只是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好睡觉而已,竟然碰上了这么一档经典的黄金八点档狗血剧。

    痴男怨女,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摇了摇头,墨灸歌刚想要离开——

    “容西华!”娇柔的女声再次响起,透着无限媚意和几分羞恼。

    “公主请自重。”清冷的男声再次响起。

    容西华?那不就是战炎灸歌喜欢的人吗?

    墨灸歌眉梢一扬,立马停住了脚步,隐匿气息往声源处看去。

    一名娇媚的女子正欲往容西华倒下,被容西华双手紧紧扶住,从墨灸歌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容西华的背影,一袭银衣,优雅高洁,风姿绝然,果然名不虚传。

    啧啧。美人投怀送抱。他倒是艳福不浅。

    果然这就是差别待遇么?

    当年战炎灸歌不过离容西华不过三寸,就被他一拂袖扔下了华清池,现在这个女子已经贴在他身上了,却只是皱眉搀扶。

    装什么清高?还不是看人家脸长得漂亮?

    不得不说,那女子长得是真绝色。眉若翠玉,肤若凝脂,眉宇间一股娇弱妖媚的气息更是吸引男人。

    如此美人在怀,竟然还要装伪君子。真是虚伪。摇了摇头,墨灸歌乐得看好戏。

    “西华。你若要是今天……你在这里要了我……”女子吐气如兰,“你会不会碍于压力娶了我?”

    容西华墨眉一皱,突然感觉一股燥热袭上身体。莫名的冲动让他一贯淡定的脸微红,压抑的气息笼罩四周,啪啪数声,细小的树枝断裂,桃花雨纷纷扬扬落了一地。

    “你下药?!”

    我擦!墨灸歌睁大眸子。一只小手在衣下左掏右掏,终于掏出了一枚记录水晶来。

    有了以前的经历,她现在无时无刻不带着一枚记录水晶,记下生命中偶然发生的‘精彩瞬间’。

    西陇国风华绝代的太子被女人下药,霸王硬上弓。嗯嗯,这个嘘头不错。

    哈哈哈!!西陇国太子的活春宫!听说天元大陆不少女子都喜欢容西华,不知道这枚记录水晶能卖多少钱,比起风逆痕的亵裤价值几许?

    敢惹她?笑话!向来只有她墨灸歌玩别人的份,没有别人玩她的份!

    前身的仇,她一定要十倍地给他还回去。

    “我不下药你会碰我吗?”粉衣女子哭得梨花带雨,湿润的眼中暗含一丝期待,柔若无骨的手指轻解罗裳。

    “暗一,给我把天澜公主扔出去让她好好冷静冷静。”优雅温和的声音瞬间变得冷厉出来,透着一股从骨子里射出的杀意。

    “是!”一道黑影不知从哪里闪出,拎起粉衣女子便往远方走去。

    墨灸歌瞳眸瑟缩一下。竟然还有第三个人!以她的能力,竟然没有发现。

    薄唇轻轻抿起来,墨灸歌眯起的目光射出点点寒光。不愧是西陇国储君,果然不容小视。

    那黑衣男子应该是从小被药物注射过,专修的隐匿之道,不然她不可能会发现不了。

    不过,她没有发现他,他亦没有发现她,两人彼此彼此,不分上下。

    强忍着身上的异动,容西华突然转过身来,手中的劲气刷地向桃林一角射去,“谁?!”

    “啪啪!”沿途的桃树应声而道,花瓣纷飞。

    一道艳丽红影猛地从花瓣雨中跃出,如凤凰展翅,浴火重生。

    红衣翩跹,墨发肆意发扬,精致的眉眼带着三分不羁四分桀骜,黝黑的瞳眸深不见底,眉间一点梅花妆令那张扬不羁的脸多了分冷艳,纵桃林十里,也不敌这一瞬的风华!

    微微惊艳了一把,容西华眼中全是一片冷色。又是到处纠缠的花痴女。不过这个倒是有几分本事,竟然没有让暗一发现。

    身上的热浪一阵阵涌来,容西华紧紧咬着下唇,入鬓的秀眉蹙起。

    原本打算忍一忍过去,现在,他有点改变想法了。

    墨灸歌也第一次看清容西华的面貌。前身的记忆模糊,她只能感受到她深刻的爱恋和记忆里一袭绝代银袍,却不清楚容西华的长相。

    就算再不待见他。墨灸歌也不得不承认,这人面兽心的西陇国太子长了幅好皮相。

    身姿高而秀挺,白皙的肌肤不带丝毫瑕疵。一头乌发被一根白色素绸束于脑后,鼻若玉柱,一身清淡温和又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

    奈何为人太禽兽。暗暗叹了口气,想到出师未捷身先死的粉衣妹子,墨灸歌心中难免有几分遗憾,真是可惜了……西华太子的春宫视频……咳咳。

    大卖啊!这又是一笔多大的入账?!想想墨灸歌都觉得心情发扬了起来。

    只可惜那妹子不给力。扑倒男人嘛,就应该快狠准,柔柔弱弱犹犹豫豫的是闹咋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