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失手而已

    在场所有小姐的目光顿时齐刷刷黏在两人身上,拉都拉不下来。一颗心小鹿般砰砰乱撞。

    旁边的青年才俊眼红嫉妒地看着来人,却不得不认清他们之间的差距。

    “皇后娘娘,臣下刚才在桃花林中蓝公子切磋,不小心失手,惊了三位夫人,实在抱歉。”身形挺直如松,风逆痕的语气不卑不亢,淡淡悠然的模样,像是在问你昨天吃饭了没?

    失手?!鬼才信呢!桃花林离设宴处那么远,你们打斗的声音他们都没听到,却偏偏溢出的劲气打到了人,还打得这么精准?!

    饶是众人心中再怎么不相信,在看到风逆痕那一张表情淡漠的脸时,也不得不咽下口中的话。

    紫玄高手、又是镇远侯家的世子,手握兵权,年少有成,连皇家都要给几分薄面。就算他说雪是黑的,也没人说雪是白的!

    而且风逆痕的嚣张已经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了,在场众人中谁没领悟过人家风世子的霸道?

    身后各大家族的纨绔子弟一帮,跟三皇子东方涵是好友,天赋高绝又是镇远侯家唯一的嫡子,这重重身份压下来,足以奠定他不可撼动的地位。

    就算心里再怎么气,看到风逆痕那一双冷冽犹带寒霜的眼时,宁氏等人也禁了声。

    别看人家风世子冷漠高峻不爱理人的模样,其实不管是明里的还是暗里的手段他都使得一套。

    来明的,打不过他,来暗的,玩不过他。

    这口气只能这么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吞。

    直到现在宁氏等人还是没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得罪了这个煞星。唯有刘氏心中还清楚一二,恐怕是因为她之前把战炎灸歌的事抖出来惹怒了他。

    一直以为风逆痕想迎娶战炎灸歌不过是一时兴趣玩玩而已,没想到他竟然如此在乎战炎灸歌!这样的话,战炎灸歌就更加留不得了!刘氏眼中闪过一道毒芒,计上心头。

    “阿痕!太不够意思了。明明是你要为战炎灸歌出头,为什么要拉我下水?”表面上一副优雅的模样,传音入密中的蓝楚沐内心却在咆哮。

    “不想死就顺着我话说。”凉凉地瞥了一眼蓝楚沐,顿时瞥得蓝楚沐心中打颤。

    他自己其实已经是蓝阶巅峰了,只差一步便可跨入紫阶。无奈风逆痕就是一修炼疯子,无论是风逆痕境界比他低、和他一样还是比他高,他永远都是被揍的那一个,导致现在看到风逆痕都有心理阴影了。

    算了。像我这么风流潇洒的帅哥,还是不要跟一没情调二没情商的战斗狂计较。蓝楚沐心中暗暗为自己找了个借口,脸上笑容越发地邪气不羁,“都怪我一时兴奋没掌握好力道,才让劲气泄露。请皇后娘娘恕罪。”

    “哪里。”看到是风逆痕和蓝楚沐二人,皇后脸上的怒气略微消散,努力撑起一副笑脸,“原来是风世子和蓝公子。本宫相信你们是无心之举,来人,赐座。”

    立马有人搬来新的黄花木桌椅放在东方涵旁边,雕刻精致细腻,一眼看去就和普通贵妇公子的待遇不一样。

    众人既羡又妒地看着两人,暗叹自己为什么没有那么好的天赋。

    众女的目光紧跟着三人不放。东方涵、风逆痕、蓝楚沐,三人都是京都榜上有名的贵公子,本来一人就足以风华绝代,现在三人凑在了一起,简直是自成了一副绝代风景。

    “今天怎么有兴趣来了。”东方涵执起酒盏,对风逆痕笑问道。丝毫不介意自己现在被众女的目光包围。

    蓝楚沐依然悠闲自在,闲暇时还不忘对下面的女子抛个媚眼,引起一片小小的惊呼。

    倒是风逆痕,不适地皱了皱眉,目光不停地扫视寻找墨灸歌的身影。“在家无聊,出来玩玩。”那丫头怎么还没来。她偷他亵裤拿去拍卖的事他都没有去找她算账呢!一想到这些天众人看自己那异样的眼神和京都里,豪放富商女放话一定要拍下自己亵裤的豪言壮语,风逆痕就气得牙齿咯吱响。

    “呵呵。”东方涵笑而不语,傻子都听得出那是假话。但他也不点破,以免让自家兄弟难堪。

    战炎淑目光紧紧地跟随风逆痕,眼中的爱慕几乎要凝成实质。

    东方涵算什么?她战炎淑看上的男儿,应该是风逆痕这样天赋卓绝、姿态高冷的绝世天才!

    只有他这样百战百胜的战神,才配得上她战炎淑!

    右手死死地捏紧桌角,战炎淑目光充血!为什么!为什么他肯纳战炎灸歌那个废物做妾也不肯纳她做通房?为了努力赶上他的脚步,她比任何人都努力,原以为成为众人口中的天才少女,十七岁的黄玄灵师,他就能看她一眼!

    没想到,至始至终,都是她在自作多情!

    身边的战炎玉痴痴地看了东方涵一眼,不甘心地收回目光。心中对战炎灸歌的恨意又加深了一分。如果不是那个贱人!如果不是她,凭借她战炎玉的才华,是有资格陪伴在三殿下左右的。现在她身子毁了,可谓半分机会都没有了。

    心中的愤怒与怨恨在发酵,战炎玉一张俏脸不自觉地扭曲了一下。

    她丝毫没去想,若不是她先想派人毁掉战炎灸歌的清白,自己也不会自食恶果!

    没过一会儿刘氏几人便回来了,战炎玉搂着刘氏的胳膊佯装撒娇地低声道,“母亲,你不是说今天要送战炎灸歌一场好戏吗?怎么她现在还没来?”

    刘氏也皱了皱眉,百花宴早就开始了,战炎灸歌也应该来了。看着自家女儿焦急的模样,刘氏只好劝慰道,“玉儿不要着急。再等等。”

    另一边……

    “小姐,这里是哪里啊?”橘衣看了看四周,颤巍巍地问道。已经进来好久了,他们却一直找不到路。

    “我怎么知道?”墨灸歌无语地仰头望天,她也是第一次来这地方好不好?原以为刘氏留下来的侍女认得路,没想到这丫头比她还懵,两人呆在一起,完全就是瞎子,两眼一抹黑乱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