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亵裤日日相枕而眠~

    “哈哈哈!风逆痕你这么骚包你爹娘知道吗?!”一手抓着手中的红色布料,墨灸歌笑得小腿肚子都在打颤!

    “我擦!”绸制的红内裤在墨灸歌手中被摧残得看不出原型,笑得眼泪狂涌的墨灸歌眼尖的在内裤边看见了一点金色。

    泥煤!这骚包竟然还在内裤上角用金线绣了风逆痕三个字!

    这到底是有多骚包多自恋啊!!!

    “哈哈哈!风逆痕你能更逗点吗?!你竟然还在内裤上绣你的名字!哈哈哈。不行!笑死姐了!”墨灸歌笑得浑身发颤!

    不枉此行!

    今天果然是不枉此行!

    竟然发现了这么有趣的事!

    这一趟出来的,太特么的值了!

    风逆痕满头黑线地看向站在五米之外的笑得畅快的女人,手中劲气一飞,水珠飞扬,右手一抬,白色的外衣已经松垮地套在了身上。

    清冽墨眸斜睨向墨灸歌,“笑够了吗?”

    哟!这是秘密暴露后恼羞成怒了!墨灸歌单手扬着手中的红色布料,挑眉地看向对方,“还没呢~让我再笑笑!哈哈哈!哈哈哈!”

    “嘎吱!”风逆痕脸色一黑再黑,就在墨灸歌以为对方恼羞成怒就要动手时,却不料……

    风逆痕微微勾起唇,邪气笑道,“我还不知道……我未过门的第一房小妾竟然如此喜欢我亵裤。甚至不惜夜潜风家偷本少的亵裤。

    既然如此,本少怎么会不满足你的要求呢?

    那条亵裤本少就送给你了,准你放在床头好好供着,在本少未迎娶你过门的日子里,日日相枕而眠,以慰你对本少的相思之情!”

    卧槽!

    墨灸歌差点一个激动将手中的亵裤糊风逆痕一脸!

    泥煤这个死变态!脸皮一时辰不见又涨了几公分的厚度!

    谁要枕你内裤睡觉啊?!谁对你有相思之情?!我们能不能不要这么自恋?!

    看到墨灸歌如吃了苍蝇一般的表情,风逆痕顿时觉得自己阴郁的心情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如果不是忘记带了记录水晶,墨灸歌真恨不得将这一幕记录在场!让众人看看传说中的镇远侯世子、高冷战神是如何的,无耻、不要脸、自恋!

    墨灸歌和风逆痕之间的战斗,已经不是一场纯粹的实力与实力的碰撞!而是一场脸皮厚度和脸皮厚度的碰撞!

    刚想把手上的红色亵裤糊风逆痕一脸,墨灸歌脑筋一转,眸光微闪。

    风逆痕看到对面女子脸上那莫名的笑容,竟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第六感告诉他,当墨灸歌露出这幅表情时,绝对没有什么好事发生。

    墨灸歌一反常态,对风逆痕盈盈一笑,一步步往后退,手中那条红色内裤迎风招展,“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客气了~”话落,身形如燕,往夜空中纵去。

    徒留风逆痕傻眼呆在原地?

    以墨灸歌的性子,她真的会带走她的亵裤?他都怀疑眼前的墨灸歌是不是别人假冒的。

    罢了!一条亵裤罢了!她既然想要就给她罢。唇角上扬,风逆痕抬头看向黑影消逝的方向。

    然而——夜空中飘来的一句话却瞬间改变了他的想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