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包红亵裤

    既然被发现了,墨灸歌也没什么偷窥被人发现的不好意思。

    悠闲地站起来,墨灸歌的动作不急不缓。

    墨眸自上而下打量了风逆痕一番,“嗯。身材不错……就是不知道……那方面行不行。”

    风逆痕顿时觉得自己头上冒出了三条青筋!

    到底是谁教这小丫头这些的?

    她到底知不知道男女有别?为什么她能一脸镇定地看男子裸【河蟹】体。

    没入水中的一只手暗暗握紧,风逆痕觉得自己牙齿咬得咯嘣作响。这小丫头到底是看了多少男人,才练出了这么一副处事不惊的表情?

    “啊!”一股突如其来的吸引力将墨灸歌笼罩,墨灸歌身子不受控制地向水池跌去。

    “噗通!”水花四溅,连视线都朦胧了不少。

    “唔!”刚从水中冒出头来,墨灸歌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一双有力的手牢牢地禁锢住,对方身上的体温透过衣料传了过来,低沉的声音在头顶上响起,“行不行?等你及笄那日,为夫自然会让你亲自验货。”

    呕!被这家伙恶心到不行。墨灸歌脸色一黑,下意识地抬脚往对方胯下踹去。

    “滚!”

    这次风逆痕倒是吸了教训,侧身一闪,躲过了突如其来的断子绝孙脚,口上不忘调侃,“小灸歌~你可要为你以后的幸福着想啊~”

    趁着对方侧身一闪,墨灸歌抓住时机,调动全身劲气,猛地破水而出,欲往外奔去。

    “既然来了,就不要着急走啊~”风逆痕一手抓住墨灸歌右脚,劲气鼓胀。“我家什么都不大。就是床大!”

    我擦!被再一次拖进水中的墨灸歌心中咆哮!谁特么的说风逆痕高冷的!老娘揍扁他!尼玛风逆痕压根就是一不折不扣的死、流、【河蟹】氓!

    落入水中的墨灸歌右手猛地一抖,藏好的匕首滑向掌中,猛地向风逆痕刺去。

    风逆痕灵敏一闪,一手格挡。

    “噼里啪啦!”眨眼之间,两人过手不下百招,所过之处,一片混乱。

    若是在别的地方,传出这么大动静,早有人围过来了。

    只是这次却是在风逆痕院中!

    平日里,风逆痕就不喜欢被人打扰,专门将院子设在风府偏僻之地,再加上他实力不凡,对自己极度自信,设置的巡逻侍卫更是少之又少!是以,发生了这么大的动静,竟连个察看的人都没有!

    “哐!”的一声,精致的衣架轰然倒塌,衣服飘飘扬扬地落了一地。

    缠【河蟹】斗的两人瞬间被掩埋。

    一脚踹向风逆痕,墨灸歌趁此关头,右身一扭,挣脱了对方的控制,闪到了五米之外。手中毫不知觉地拿着缠斗中不小心抓到的红色布料。

    “啊……噗!”回过神来的墨灸歌看着手中的红色布料,脸色先青后白,再憋了一脸的红,肩膀不可抑止地颤抖起来。

    “哈哈哈!!”终于忍不住了,墨灸歌一手抓着红色亵裤,直接笑弯了腰,“哈哈哈!风逆痕你这个骚包!你竟然穿红内裤!哈哈哈!!”

    试问谁能想象?永远穿一身白,痴爱武学,高冷不喜与人打交道的镇远侯嫡子、年少的战神将军,竟然喜欢穿大红内裤?!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