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演戏

    “我……我没有!不信你们进去看看……玉姐姐正在跟家丁……”战炎灸歌一脸委屈,身子吓得发颤。

    战炎峰等人脸色一沉,战炎鼎沉声一喝,“都给我下去!”周围的小厮和奴仆瞬间退了下去,心中却有些戚戚然,这些事他们真的不想听啊!不知道明天还有命不!

    战炎峰和刘氏这才急急闯进柴房,柴房门刚被打开,外面的人只来得及看清柴房门内两道白花花的声音,就听到一声震天的爆喝,“畜生,我杀了你!”

    “啊!”一声呜咽低低响起,吊三角甚至来不及看是谁杀了自己,整个人就失去了神智。

    战炎玉已经红了眼,仍在吊三角身上蠕动。

    “玉儿!”刘氏和战炎峰又惊又怒,刘氏赶紧将衣服披在战炎玉身上,将她拉了起来。

    战炎玉吃了半瓶媚药,此时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一个劲地往吊三角身上蠕动。

    战炎峰气急,一个手刀将战炎玉劈晕,这才安静下来。

    吩咐心腹将战炎玉安置好,刘氏看向战炎灸歌的目光中带着刻骨的仇恨,“野种!是你!是你对不对,是你陷害玉儿。”

    听到野种二字时,战炎灸歌眼中寒芒一闪。接受了前身的记忆,她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对她是极为不利的,前身本身体弱,再加上营养不良,本就逊人一筹,绕是她再有本事,也发挥不了以往千分之一的实力。

    对付几个境界不太高的小厮还可以,要让她以现在的状态对付整个战炎家那根本就是痴人说梦,到最后可能反倒是自己落了不好。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她都是非常惜命的。就算不能直接动手,暗中下绊子不也可以吗?

    相信,刘氏会很喜欢几天后她送她的礼物。

    “我……我没有……我怎么敢陷害玉儿姐姐……”战炎灸歌浑身颤抖,“我什么都不会……又打不过家丁……我……我……”

    战炎灸歌惊惧地颤抖,仿佛下一秒就会晕过去。

    刘氏显然是不信她那一套说辞的。战炎玉喜欢三皇子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如果战炎灸歌真的被家丁侮辱了,战炎玉高兴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救她呢,战炎灸歌那一套说辞明显是漏洞百出。

    战炎灸歌并不着急,她知道刘氏是绝对不会相信她的。但是,其他人相信不就行了吗?战炎玉在旁人眼中可一直是一个知书达理、善解人意爱护弟妹的大小姐呢。

    “我……我……”战炎灸歌似是怕极了,半天说不出句完整的话。

    “定是你这野种陷害玉儿!今日我就要让你为玉儿付出代价!”想起女儿竟然跟一个家丁在柴房苟合被人发现,刘氏也是红了眼,不知从哪里套出一把软剑就要向战炎灸歌刺去。

    战炎家几乎人人能修炼,刘氏会点功夫亦不稀奇。

    战炎灸歌低垂的眸光一冷,没想到刘氏竟然失去了理智,这么一来,她藏拙的打算就被对方打乱了……

    就在战炎灸歌刚打算先发制人时,一道冷喝声响起。

    “够了!”是老爷子的声音,夹杂着滔天愤怒,气势如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