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最强法神

第一百一十八章 池水融骨

    陈飞站在池边看着水池,巨剑的声音清晰的出现在陈飞的耳朵里。

    “这也只是第八层的痛苦,不过到了这个层次也已经没有人能够帮得了你。这个层次是一个分水岭,和之前忍受的痛苦相比较完全是天壤之别,相比较而言,之前所受到的那些痛苦都只是小小的拦路石。”巨剑沉声说道。

    还能比之前感受到的更加痛苦?

    陈飞回想起之前感受到的痛楚,内心不由冷颤。

    他的衣服此刻已经是**的,仿佛刚被一阵倾盆大雨淋过一般。陈飞拉了拉自己身上湿哒哒的衣服,这些都是他的身体在感受到痛楚之后自动分泌出来保护身体的汗液,但此刻在巨剑的解说下变得不值一谈。

    一咬牙,陈飞就朝着水池踏进去。

    双脚刚刚进入水池里面站定,身上源自于被第七层中小灵背叛惊吓出来的冷汗竟是在瞬间被水池中蒸腾出来的白气融化。奇异的是衣服上的汗渍被白气溶化后却并没有变成水滴落入水池,反而是化作了一缕轻烟消散。

    “这就是第八层么,怎么仅仅是将我身体上的污渍给涤荡掉了?”疑惑的打量着开始变得干净的双手和衣服,一股温热舒适的感觉瞬间从身体上迸发出来。

    这股温热舒适的感觉一瞬就占领了陈飞的肌肤,而且正在朝着陈飞的身体里面钻,就仿佛是有智慧的生物一般,看到了美味的食物在前面。池水中升腾起来的白雾开始渐渐变得凝实起来,朝着中间的陈飞集聚。

    陈飞享受的站在池子中,之前感受到的痛苦在池水的涤荡下竟是变得无影无踪。他闭上了双眼,心中却回想起来之前看到的那些提示,还有巨剑的警告暗自嗤笑一声。这第八层也不过如此。想着,陈飞不由得展开了双臂,尽情的感受着池水的涤荡。

    “别放松警惕,第八层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巨剑大喝道。

    这一声大喝,将正一脸享受的陈飞也不由喝得震了震,感受到了巨剑声音中的警惕陈飞点点头。巨剑是经历过这种手段的人,老前辈自是知道这池水的底细。

    清醒过来的陈飞也觉得有些不太对,这池水的温度似乎有些古怪起来。最开始他踏进池子的时候池水清澈无比,水气也少得可怜,就连温度也是凉凉的。让原本在经历考验后心浮气躁的身子在瞬间变得冷静下来。

    可现在池子里面的水却并没有之前那么冰凉,而是变得有些温热起来。自己身上穿着的衣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千疮百孔,就仿佛才和人拼死打了一架。身上的衣服早就破的比大街上的那些乞丐都有些不如。

    “果然有古怪!”皱眉看着遮住了自己视线的白雾,陈飞浑身的皮肤都开始紧绷,闭上了双眼感受着自己身体的细微变化。

    池水的温度渐渐上升,让陈飞开始感觉有种回到了第二层的感觉,他开始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被火焰包围了一般,整个人的肌肤都火辣辣的疼。白色的雾气也仿佛是有生命一般开始从陈飞的鼻孔眼眶朝着他的身体内部前进。

    突然陈飞的身体一缩,就仿佛是被正在疾驰的大卡车装上一般,陈飞感觉到自己的脊椎突然间就是一缩,身体上的骨骸就这么缺了一块。陈飞原本在雾气中变得干爽的身体顿时就汗如雨下。

    陈飞很想大叫一声,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明白了巨剑为何会说这才是最难熬的一关,整个身体就仿佛被人使劲砸去了一块,背部软塌塌的朝着前面耷拉着,只剩下皮肤在勉强将身体拉扯相连。

    陈飞咬着牙,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叫声。

    巨剑满意的看着陈飞,这家伙有点自己当年的气概,在这最难熬的第八层也能够做到不发出声音。想当初他师父给他用这个手段的时候他没有叫喊,这让他师父啧啧称奇。如今在陈飞的身上看到了同样的事情,这不由得让他想起了当初的自己。

    不过这才是刚刚开始而已。

    陈飞竭力忍耐着失去脊椎骨的痛楚,他双手奋力的托起了自己的身躯,这才勉强将身体的痛苦稍稍减轻,可肚子里面却开始散发出金色的光芒。似乎是自己体内的骨头都开始造反了一般,陈飞感觉到自己身体里面的骨骼都开始飞快的撤离他们原有的位置,朝着肚子中间汇集过去。

    “这是怎么回事!”陈飞赶快沉浸心神朝着自己体内看去,一个密密麻麻由陈飞身体里面的骨骸组成的白色骨球凝聚在了陈飞的肚子里面,中心有个正在散发着淡淡金色光芒的赫然是之前被陈飞控制的小骨头。陈飞从小骨头上看到了一丝恐惧,就仿佛遇到了天敌一般。

    而白色骨球四周则是密密麻麻的白色雾气,白色的雾气就仿佛是看到了让它们食指大动的美味一般,贪婪的将白色骨球给层层包裹住,不露出一丝缝隙。在这些白色雾气之中陈飞也明显看到了自己之前突然消失的那块脊椎骨,只是这块脊椎骨的颜色有些古怪,和被包围的白色骨头不一样,似乎有些通透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也开始越来越能明显。

    突然间,白色雾气似乎没有了信心一般,微微一阵波荡之后就猛地朝着白色骨球冲过去,在陈飞目瞪口呆中,一股酥麻的感觉从原先骨骸四肢所在的位置传递出来。

    陈飞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面的肌肉,原先那些链接骨头的神经都仿佛被虫蛀一般,又如同是被针扎似的。陈飞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肌肉开始一点一点的被撕裂,就仿佛是有人在用刀子将他的肌肤轻轻划开,然后用刀尖割出个肉芽,然后猛然间用手指捏住那个肉芽,狠狠一撕。

    “嘶!!!”

    陈飞冷不丁的浑身再度冒出一阵冷汗,剧烈的疼痛让她不由得睁开了双眼,瞪大了眼珠子打量着自己的身体,血珠密密麻麻浮现在他的身体表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