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7.小保姆也偷偷地离开

    管小丹这才明白,原来迟志宏精神低落,跟那个章颖颖有关。管小丹早就知道,迟志宏跟章颖颖关系不错。管小丹也听说章颖颖患重病的事情,但是还不知道章颖颖已经撒手人间了,于是惊讶地问道:

    “这么快呀?太可惜了。什么时候的事儿呀?”

    迟志宏说:

    “就在今天早晨。哦,对了,你明天跟卢静辉去殡仪馆一趟,准备一下各位区领导的挽联什么的。本来这件事是秘书科的事情,但是唐科长据说怀孕了,还是你去吧。”

    管小丹说:

    “行,你安排我去,我就去,没关系的。我也听说唐科长怀孕了,她确实不适合去那种场合。”

    迟志宏说:

    “那个小赵,你不要太宽容他,年纪轻轻的,不干点工作怎么行。以后你发现他有毛病,尽管说他。”

    迟志宏说:

    “主任既然发话了,那我以后就好好管管他。我觉得对他严格点,也是对他负责任。”

    这时候,迟志宏电话响了,他一看,是孔俊打来的。管小丹听见迟志宏有电话了,就很知趣地出去了。

    迟志宏接通电话,孔俊说:

    “哥们儿,你忙什么呢?”

    迟志宏说:

    “没事,在办公室呢,好久不见了。”

    孔俊说:

    “是呀,我们能有很长时间没见面了。”

    迟志宏问道:

    “你最近怎么样?还是一个人过吗?”

    孔俊说:

    “是呀,还一个人。”

    迟志宏说:

    “该找就找一个吧,一个人过日子很难的吧?”

    孔俊说:

    “你嫂子走还不到一年,我不能找呀,等明年再说吧。”

    迟志宏说:

    “你还挺讲究呢,那你就等着吧。你找我有事吗?”

    孔俊说:

    “我想跟你说件事,你不要对别人说。”

    迟志宏问:

    “什么事情?”

    孔俊说:

    “我周日又去看我爸妈去了,正好又赶上我那个姐夫也去了。我姐夫又喝多了。”

    迟志宏不解地问:

    “你说这事跟我有什么关系?这是你们的家事呀。”

    孔俊说:

    “你听我把话说完。你知道的,我这个姐夫又一个习惯,喝完酒就喜欢唠嗑,而且喜欢说单位的事情。据他讲,下个月市纪委又要派工作组到我们裕西区查案子了,看来,我们裕西区成了重灾区了。”

    迟志宏马上紧张起来。看来,上午邱区长说的是对的,市纪委的工作组要重返裕西区了,这回儿的查处力度会比第一次更大,更彻底。迟志宏问:

    “你姐夫是怎么说的?”

    孔俊说:

    “我姐夫说,这次跟上次不同,上次涉及到的人员主要是局办领导及其以下人员,但是这次很可能涉及区级干部。所以我今天打电话,主要是提醒你,现在的区领导个个自身难保,不要跟他们走的太近,别被卷进去,受到他们的牵连。”

    迟志宏说:

    “知道了,谢谢你的提醒。”

    孔俊说:

    “还有一件事,估计你知道了。”

    迟志宏问:

    “什么事儿?”

    孔俊说:

    “我刚才听我们局长说,章颖颖没了。”

    迟志宏说:

    “是的,我上午就知道了,下午区领导全过去慰问她的家属去了。”

    孔俊问:

    “你怎么不陪领导去?你是办公室主任,区长到哪里,你就要跟到哪里呀。”

    迟志宏说:

    “我下午头有点痛,就没过去。再说了,你不是刚提醒我嘛,不要跟那些区长走的太近嘛。”

    孔俊笑了,说道:

    “我的意思是说,跟区长干工作的时候留点心眼,但是大面上还要过得去。”

    迟志宏说:

    “我知道的,谢谢你提醒哦。”

    孔俊说:

    “我知道你为啥头疼了,你是不是听到章颖颖走的事儿,伤心了?”

    孔俊也知道,迟志宏跟章颖颖有点关系密切。迟志宏说:

    “什么伤心呀。她走跟我有什么关系。好了,别说这事儿了,有机会我们喝点。”

    孔俊说:

    “是呀,我们很久没在一起喝酒了,也不知道你忙什么呢。”

    迟志宏想,我忙什么,你猜不到的,我现在整天就围着女人忙。现在,我已经离不开女人了。无论心情好坏,都需要女人来陪伴。高兴的时候,心情好的时候,当然要找女人happy一下。心情不好的时候,闹心的时候,更要找女人发泄一下。想到这里,迟志宏就想起了上午离开家时小香那恋恋不舍意犹未尽的样子。现在儿子去了老家,老婆不敢回家,家里只有小香一个人。我要早点回去,好好回家玩玩,那样的话,也许能忘记暂时的烦恼。迟志宏说:

    “那好吧,你等我电话。我虽然今天没有时间,但是我很快就会找你喝点,就在这个周末。”

    孔俊说:

    “那我们不见不散。”

    迟志宏跟孔俊结束通话后,一看墙上的石英钟,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虽然还有一个小时才下班,但是,迟志宏已经等不及了。他要回马上回家,因为他早晨跟小香在厨房里搞得很仓促,有点意犹未尽。他要回家去,好好用她发泄一下自己的郁闷。

    迟志宏下楼后,自己驾车,开向回家的桂林路上。雨后的天空,仍然没有放晴,空气中还湿漉漉的。由于上午的雨量很大,马路上积满的水。但是,糟糕的路况并没有影响开车的速度,迟志宏没用半个小时,就到家了。

    迟志宏从楼下按响了对讲门,但是,小香没有开门。他只好自己掏出钥匙,打开一楼的对讲门。等他到达自己家居住的四楼后,他没有按门铃。他想,也许小香没在家,出去买菜去了。他拿出房门钥匙,打开房门。

    他进屋后,喊了一声“小香”,但是没有人答应。迟志宏先是来到厨房,发现厨房收拾的非常整洁,没有小香的身影。

    但是,当迟志宏走进书房时,屋里的景象让他惊呆了。他看见,书房里小香的所有东西都不见了,包括她装衣服的旅行箱,她挂在衣架上她的衣服,以及她的化妆品。

    迟志宏立刻警觉起来。他来到自己的卧室,打开衣柜,里面的东西一样也不少。他打开床头柜,里面有王燕的耳环首饰之类的东西,但是,那些贵重物品原原本本地放在那里。

    迟志宏来到客厅,发现茶几上有一个纸条。他拿起来,快速看了一遍。

    看完之后,迟志宏确定小香已经偷偷地离开了,于是无力地坐在了沙发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