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鸿蒙教尊

第十八章,把酒醉今朝

    “你到底是何人!!!”逆无一脸色阴沉,敢开口立无上大教的人,这个天地少有,却是古今少有,太古时代立教的,只有长生太微与通天三位道人,他们立下了道门。

    而其他势力都是以族群分,而上古时代立教的只有轮回大帝一人,却是从血与火中杀出来的,此时的秦浩更像是轮回大帝,这样的人物一旦成功立教,必然一发不可收拾,又将是一个净土,到时候东龙七教都将被压制。

    甚至要分去人族大部分的气运,成为这个末世的主角,在远古时代九圣地屹立,却不能立教,即使易圣以盖压一个时代的修为,都不能渡过最起码的人劫,到诸王时代,王朝并起,诸圣地都只能退避,其中夹杂着多少利益纠葛,而现在人道纪元天地多少势力,除了本就存在的几个大教,无人敢说要立教,即使妖族强盛也不敢立一个妖族大教出来。

    “见盘皇神脉如见魔,你可以称我为魔,但我敢保证,我比魔更可怕!”秦浩淡淡道,仿佛已经道出了他的身份。

    “盘皇神脉!”所有人都震动了,尤其是玄门与大教强者,全都沸腾了。

    “居然是他,居然是他,我居然没认出来!”钱剥光怪叫,仿佛想走上前去如青旋一样给秦浩一个拥抱,但他却并未这样做,因为他知道如果是秦浩,肯定会给他一脚,然后理所当然的把他镇压了。

    “太上门主回来了,太上门主回来了。”玄门欢呼了起来,而大教的人脸色都是惨白。

    “大难来了!”大教强者如是说。

    因为盘皇神脉就是一个禁忌,一个灾难,比四害还四害,大教不知道在他身上吃过多少亏,不到圣人的修为,就敢攻打大教,水淹了大教,这样的胆魄,天地唯一。

    至于三千岛屿的人,都知道秦浩,他们不清楚什么盘皇神脉,却知道先天第一鸿蒙之体,对于盘皇神脉没多大惊讶,反而是沉浸在秦浩要立教的惊讶中,似乎是在抉择着什么。

    “居然是你!”以前虽然未见过秦浩,却是之道秦浩的,几位小神仙一回来就想弄死秦浩,却想不到秦浩居然陨落了,而现在却奇迹般的复活,而且还把以一对四,将他们完败,甚至镇压在此。

    “有门主在就好了,妈.的,在淹大教个狗日的!”一些人道,诉说起秦浩的战绩来,都是群起激奋,从坑杀大教强者,在到斩杀大教圣子,败小明王,立玄门与东龙,水淹大教等等等等。

    听的三千岛屿的那些散修是目瞪口呆。

    至于少羽与海盗盟的二当家,就完全呈呆傻之状,最后两人异口同声冒出一句:“原来这家伙在东龙就是个坑主。”

    不过这句话,却没人听到,因为所有人都沉浸在秦浩归来的喜悦与激动中,仿佛立大教都是那么理所当然,因为有秦浩在,一切都不是什么难事。

    “你们错了,你们所知的盘皇神脉是我哥哥,而我是弟弟,今日我将代兄行道,匡扶盘皇神脉之威!”秦浩突然道。

    这话令整个场面都寂静了,无人开口,全都望着秦浩不敢相信,最后心中一思索,却反应了过来,都有些伤感。

    此时秦浩说什么就是什么,除了胖子之外,其他人都相信,因为秦浩的实力远远超过了以前的秦浩,更何况世人皆知盘皇神脉身陨血泉禁地,又中了阴阳家的血咒,绝无生机可言,这样才能解释为何现在的秦浩会如此强大。

    仿佛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至于三千岛屿的修士,秦浩都已经算计好了,更何况秦浩硬是要说这里的盘皇神脉是他哥哥他们也不能寻根究底,毕竟他们根本没来过东龙,之前也根本没见过秦浩。

    “弟弟!!”可是大教听到这一声弟弟心中却更加冷了,第一自然是怕这个恐怖的弟弟去寻仇,杀大教个人仰马翻。

    至于第二自然是盘皇神脉居然能修炼了,而且还这么恐怖。

    “走,进去!”秦浩说道,随后步入了玄门,众人也紧跟其后,至于大教之人,则是被秦浩镇压了起来,几位小神仙与几件帝器更是被秦浩镇压在了体内混沌。

    而玄门之上,三宝如意悬空而起,镇压着整个玄门的气运,等到那些看热闹的散修来此却发现玄门外界是一片狼藉,散发着强烈的血腥味。

    他们看到的自然是在三宝如意守护下的数十万里方圆透着的恐怖气机,一些散修顿时明白这里发生了大战,可他们却没能看到热闹。

    “这是!!!”突然一位劫圣神念一扫,在地上看到了一件血衣,而这血衣还绽放着一股恐怖的气机,令他都不敢靠近,“准帝!!!!”

    这一声立即引动了周围的几个修士眼红,都围拢了过来,可突然他们想到了什么,有些呆立,因为玄门可是没有准帝存在,而这里居然有一件散发着准帝气机的血衣。

    他们在也顾不得这么多,随后将血衣扒了出来,当他们看到这血衣时,脸色突然大变,仿佛最不想看到的事情出现了,这血衣已经碎裂不堪,里面还透着一股令人发杵的杀意,而在血衣的一角,却有一个图案,这个图案才是他们震惊的地方。

    “天枢大教的图案,也就是说大教的准帝被人斩了,而且还是尸骨无存!!!!”几人都不敢想象刚才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有准帝陨落了。

    联想到玄门如此平静,甚至有恐怖气机传出,他们都是脸色发毛,不知道沉寂了多久,那第一个发现血衣的修士道:“要出大事了,震动天玄的大事!”

    玄门正处于一片欢腾之中,虽然说并非是秦浩回来,而是秦浩的弟弟力挽狂澜,可弟弟与哥哥的关系仿佛相差并不是很远,早就被玄门众人忽略,至于那数万的圣人与几百位劫圣,本来还有异心,想要离去。

    可得知东龙的凶险,在加上现在天地回光返照,大多数人决定留下来,而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秦浩在横渡虚空的时候,将他们的宝物都还给了他们,加上秦浩镇压大教的强势,他们仿佛找到了靠山,于是玄门凭空势力膨胀。

    而在几天之后,另外一批观望的人,当得知玄门地处远古生死门,元气比东龙任何地方都浑厚时,顿时打消了离去的想法,更多的人愿意看到一个大教真正的崛起,仿佛是受到了玄门弟子的感染,全都加入了进来。

    这其中自然是秦浩实力占据大多数原因,尤其是深入人心的鸿蒙之体形象,在三千岛屿早就知名,所以才有现在的效果。

    “你总算回来了!”胖子泪流满面,和秦浩相拥,所有的情绪在顷刻间全都流露了出来。

    “我回来了,真的回来了!”秦浩仿佛在安慰着孩童,只有他清楚自己在胖子心中的地位,“让你担心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胖子擦了擦眼泪,此时他才顾不得什么面子不面子,拿起桌上的酒道,“走一个!”

    秦浩举杯,与胖子一饮而尽,无需啰嗦,一切却在一碗酒中道尽,男人之间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

    几位小圣乃至孔雀王全都在,看到两兄弟重逢都有些感慨,那种苦楚却是难以言明的,在场的都是朋友,秦浩也没必要在隐瞒自己的身份。

    十几个人不知道喝了多久,整个玄门积蓄的酒仿佛都被搬空,但他们依旧意犹未尽,一切的话语,一切的欢喜都在不言之中,以酒代替。

    明月高挂,月华洒落,将玄门染成了白色,如白雪皑皑,胖子与秦浩坐在一起,两人手中拿着酒,是不是的碰一下。

    “明月香呢?”久久的沉默,秦浩终于开口。

    那么多人,秦浩都没问,是因为回来一直没见到她,他心中想问,却并未出口,因为很可能出了什么事,而这种事不适合大家一起面对,只适合他自己去承担。

    “走了,不知所踪,神耳方说是被一个神秘人带走了,杳无音讯!”胖子拍了拍秦浩的肩膀,知道他对明月香的那种感情,安慰道,“放心吧,吉人自有天相,连你都没事,她也会没事的。”

    秦浩点了点头,望着月空,心中担忧,却不想言明,说出来有时候只会徒增伤感罢了,还不如埋藏在心底,一个人默默的去承载就好。

    “我们来这里多少年了?”秦浩问道。

    “二十五年零八个月九天!”胖子清晰的记得,直到天数。

    “好久了,我以为一辈子也回不去了,但现在我们有希望了!”秦浩笑中带着苦涩,望着东方,望着故乡的方向,男儿有泪不轻弹,他的泪水眼中打转,带起一片晶莹,最终是没有落下。

    “回去?你舍得这一切么?还是你想带着他们一起走?”胖子突然道,脸上闪烁着岁月的痕迹。

    “愿意走,就走吧,不愿意走,就留下吧,我会安置好一切的!”秦浩说道。

    “你回去吧,我要留下!”听到秦浩的话,胖子突然很坚决道,似乎是有些不忍,他又道,“回去......帮我看看我老爹老娘,如果他们去了,替我到坟头上柱香。”

    秦浩看向胖子,难得见到他这么坚定,但他若是坚定,十头牛都拉不回来,而且他也知道胖子的家事,与他一样,胖子也是被领养的,只是他的养父养母都在,而且已经五十多岁了,二十年过去,恐怕早己不在了。

    胖子心里比谁还想回去,只是他不想看到回去之后等着他的,却是两座孤坟.................

    “说这些还太早了!”秦浩避开了这个话题,胖子表面上看起来大大咧咧,却比秦浩还感性,只是比秦浩善于隐藏。

    “你小子多年未见,就没点表示?”胖子突然脸色变幻,放下酒瓶手搓了搓,意思很明显。

    “放心吧,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至少让你突破到四十条真龙之力,绰绰有余!”秦浩微笑道。

    “我的娘,四十条真龙之力,你小子发财了,老实交代,你现在到底多猛?”胖子大惊,指着秦浩道。

    “五十五条真龙之力有余!”

    “噗”胖子一口酒直接喷了出来,绕着整个山峰跑了一圈回来,心里才平静下来,道,“我不相信,所以你老实交代,全力出手有多强?”

    想到秦浩镇压帝器的彪悍程度,胖子绝对不相信五十五条真龙之力能镇压帝器,于是秦浩把鸿蒙之体的天赋都说了一遍,于是胖子绕着山峰足足跑了上千圈,都未平静下来。

    最后他回来指着秦浩道:“你.....你不许在说了,在说我就要成瘦子了,马勒戈壁,见过变态的没见过这么变态的。”

    秦浩只是笑笑,不在言语,胖子坐下在不提这个,因为伤心啊,心说他挖了那么多古墓,本以为实力不如秦浩,也相差不远了吧,可现在他完全打消了去追赶秦浩的心里。

    “对了,你回来了,我们合伙干一票怎样?”胖子突然道。

    “肥么?”秦浩问道。

    “只能说很肥,我去一点把握都没有,加上你估计也只有三成把握。”胖子凝重道。

    “三成!!!”秦浩一惊,来了兴趣,以胖子的性格不会不估算他还隐藏的实力,但即使这样都只有三成把握,那就真的很肥了。

    “什么级别?”秦浩问道。

    “帝级,甚至很有可能是............”胖子望了望四周,即使秦浩早已经布下了数十重阵势,他还是担心被人听了去,于是对秦浩耳语。

    “什么.........”秦浩一听也是脸色惊变,可突然又笑了起来,“哈哈哈,好啊,好啊,我正愁积蓄不够你,这票干了!”

    胖子笑了起来,随后两人又商谈了一下细枝末节,最终确定了下来。

    很显然,两人又在惦记某家的祖坟。

    与此同时,随着那件血衣的出现,让更多的散修开始在找寻着玄门外围的痕迹,当线索越来越多时,一个消息在东龙炸开了,无亚于晴天霹雳.................

    ps:4000+找个好日子,爆发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