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鸿蒙教尊

第一百五十四章,真龙之主

    宫殿里,熬柔与熬凤对视而坐,除了宫外那一阵阵亢奋的令人脸色羞红的声音传来之外,两人至今还是保持沉默之状。

    而身为真龙族群的公主,两人居然都没有任何害羞的表情,似乎外面传来的声音,并未进入她们的思绪,不知道过了多久,当那亢奋的声音开始缓慢,熬凤首先打破了沉寂:“对不起。”

    这突如其来的道歉,令熬柔有些不知所措,片刻才平静下来,道:“姐姐,应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而不是你,若非是因为我,你也不会进入里面,也不会...........”

    “别说了!”想到真龙药园的那一幕,熬凤就经不住脸色通红,现在她的实力达到了七十条真龙之力,渡最后一次雷劫绝对是有望的,达到蟠龙境界,将傲视诸天,但她的心里却多了一些东西,而这些东西必须是要斩去的。

    “有些事情,总是要面对,即使你不愿意,可也逃不掉,就好像我们从一开始就想不到会是现在的结果一样,我应该早告诉你的,可有时候为了保护自己所爱的人,隐藏了本应该去面对的事,最后反而却伤害了所爱的人。”熬柔脸色平静,那种美就仿佛一汪秋水。

    熬柔所指的,其实就是秦浩才圣人九重境界的事,当初如果她早些说,而不是先和秦浩去真龙药园的话,恐怕接下来的事情会有很多不同,她能清晰的感受姐姐现在心中那种矛盾的心里,或许经过这么多事,熬凤对秦浩有了那么一点情愫。

    只是这一点情愫,远远不能比得上熬凤心中的道,战尽天下强者,唯我独尊的道,她们两人之间的情愫,本不应该存在,就因为她的存在,却将两人巧合的引到了一起,至于发生了什么,熬柔不用去猜,也不必去猜了,因为那反而不是现在需要去执着的东西。

    “面对!呵呵。”熬凤轻笑,笑的是那样无奈,浑身透出的刚强与勇武,在这一刻却化为柔水,“可我不想去面对,就让往事如烟,随风而去,他和我注定不可能在一起,即使他承载了真龙族群的气运,我有预感,很强的预感。”“对不起,姐姐!”看到姐姐这样,熬柔心中一痛,若非是她带秦浩去真龙药园,那么现在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但已经发生的事情,在怎样都不可能回头了。

    “你是我最亲的人,哪怕是父亲都不及你半分,你我从小相依,你错了,我帮你扛着,你对了,我同你欢笑,你累了靠在我的肩旁,或许今日之后,你只能靠自己了,熬柔,答应姐姐,无论发生了什么,你都要活下去。”熬凤的眼中突然露出了一种决然之色。

    “可是.........”熬柔知道姐姐露出这种表情之后,将决定做什么,而这种决定也许这一辈子她在也见不到姐姐。

    “我走了!”熬凤大步流星,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姐姐,你何苦又何必?你知道吗,他现在才圣人九重境,你是超越不了的,永远都超越不了的。”熬柔吼道,用尽全力吼道,她不想说,想让姐姐自己去明白,但她已经等不及了,因为姐姐很可能会与秦浩来一场生死之战,只有一个能活着。

    走到门口的熬凤浑身一震,只因为熬柔的惊人之语,或许谁也不可能相信一个能横扫准帝,达到五十条真龙之力的强者居然只是圣人境,一个圣人横扫了劫圣与准帝,甚至让她这位真龙族群的女武神,都败在其手,虽然两人没有真正分出胜负,但熬凤知道,若是动用全力,那一场战斗,她绝对会败。

    可想而知,这样的消息对她来说,有多震动,而她现在已经是七十五条真龙之力,完全可以横扫一切准帝,即使秦浩也不例外。

    背后是妹妹的哭声,每当听到这哭声时,熬凤心中总是会暗自生痛,或许她早已经将那个柔弱般的她隐藏了起来,或许妹妹就是柔弱般的自己,又或者...........记忆早已混淆模糊............

    但这次熬凤没有回头,尽管心中很痛,她还是迈步向前,直到消失在宫门口。熬柔的哭声止住了,看到姐姐离去的身影她不敢相信,她的心一沉,当姐姐坚定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即使是她也不例外,她的道是如此坚定。

    而在熬凤的道中,却蕴含了成全之意,熬凤心中的高傲不容许有情愫的存在,更别提去抢她喜欢的人,这种成全是以生命为代价,要么身死道消,要么斩了秦浩,斩去自身一切的羁绊。

    可熬柔不需要这种成全,因为从小大到熬柔被姐姐成全的太多,姐姐心中的痛,何尝不是她心中的痛,为了顾忌姐姐的感受,她只能不断的去接受,只有这样姐姐才会觉得安心,也造就了熬柔这个文弱小公主的名头,从小到大,她与熬凤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格,可整个太古龙宫都错了,没有一个人真正能理解熬柔心中的那种苦楚,直到有一天,秦浩的到来。

    从那智慧的眼神中,熬柔看到的是知己,仿佛只有他才能看得懂自己的内心,才能明白自己内心的苦楚与无奈。

    那一刻她多么希望熬凤能回头,能依偎在她的肩膀上说,“妹妹,我累了。”

    可是熬凤一如既往,熬柔心底很痛,非常痛,智慧如她都心乱如麻,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当她走出宫门,一道声音突然传来:“我会去无边海历练,炼化我身体里的力量,希望我回来的时候,不要再看到这个令我讨厌的人。”

    这声音没有丝毫感**彩,但话语里却对熬柔例外了,这句话就仿佛一株先天神药,让熬柔浑身都一颤,随后她哭着哭着,就笑了。

    就仿佛小时候一样,哭着哭着就笑了,那是因为总有人给我们依靠,而现在无数的责任压在肩头,我们笑着笑着,却哭了,那是因为没有人在让我们依靠,而我们只能默默的去承受心酸。

    熬凤的改变,让熬柔再次有了这种感觉,不过她心底却暗暗发誓:“姐姐,以后我绝对不会让你在受任何一点委屈,哪怕是一点。”

    这样的誓言看起来是那样幼稚,但在熬柔的心底,留下过重重的一笔,这是姐姐经常对她说的话,而她现在要改变过来,哪怕任何人觉得幼稚。

    惩罚,对于秦浩来说,不过是个过程而已,事实上他只是想找个能说服自己不杀所有真龙的理由,而这理由他找到了。

    如同熬凤两姐妹一样,秦浩根本就没有这些真龙对着棒子行周公之礼的兴趣,他的神念一直注视的是熬柔两人所在的宫殿,虽然他没有窥听,至少他认为那是不道德的,不过当看到熬凤的离去,秦浩心中的一颗大石头总算是落了下来。

    这一对姐妹在他而言,实在是世间少有,如果放到他们那个世界去,肯定会被人怀疑是不是“性取向”有问题,不过秦浩却一点也不这样怀疑,因为他知道两人之间的感情是真的,互相都想保护对方,可是却互相放对方都受到了难以言语的伤害,而这种伤害却只能隐藏在心底,只有两个人互相都明白,才能解除。

    “熬凤把熬柔当作了另一个自己,熬柔也把熬凤当作了另外一个自己,一个希望柔弱,却不能柔弱,一个希望强横,却不能强横,真是纠结,不过现在总算是解决了。”秦浩微笑道。

    “你在想什么?”一个细柔的声音传来。

    秦浩一回头,只见熬柔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自己的身后,亭亭玉立的身姿与以前的柔弱相比,多了几分不言的强势,那种威严,甚至比熬凤那久积于人心的强势都不遑多让,甚至是更强。

    他静静的打量了下熬柔,从那芊芊身影,在到那美如仙子下凡的脸蛋,若非是那股微微的柔弱,秦浩甚至以为这是熬凤,此刻的熬柔身上蕴含的气质绝对可震慑整个真龙族群,任何人见到了都会以为是熬凤,也唯有秦浩眼光精明,可以看出其中的不同。

    “积累多年的爆发,熬柔公主,可谓是深藏不露!”秦浩微笑道。

    “多谢秦兄夸奖,不过秦兄在我真龙族群胡作非为,是不是需要给小妹我一些补偿呢?”熬柔突然问道,脸色泛出冷色,几乎与熬凤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嗯!”秦浩一愣,“你是否也想与我一战?”

    “哈哈哈哈哈。”熬柔突然笑了,笑声虽然娇柔,却透着一股豪气,“与你一战,我不是自取其辱么?现在我就代替姐姐执掌整个真龙族群,我需要你给我的补偿就是在姐姐回来之前,希望你最好离开真龙族群。”

    “你这可有些不厚道啊。”秦浩微笑。

    “厚道,那也需要遇上厚道的人,至少熬柔眼里,你就从来没厚道过。”熬柔的语气突然变得轻柔,“走吧,至少离开真龙族群,日后在见到,姐姐也无法在拿你如何了,御魔战争有真龙族群一份。”

    “嗯!”秦浩点了点头,随后头也不回的朝真龙神树走去,有熬柔掌控整个真龙族群,他很放心,这股小公主不但深藏不露,更是智慧非凡。

    “你若.......回头,哪怕是..............”熬柔看着秦浩轻轻自语,但秦浩的身影却远远离去,直到消失不见,最后熬柔脸上泛出了深深的失望,而后她转身.........

    一宽大的手将她拉住,强势的力量让她难以反抗被拥入了怀中,乌黑的眸子里满是火热,熬柔浑身都燥热了起来,湿润的嘴吻在了她的额头,他邪邪一笑,消失在原处:“刚才忘了你的惩罚,现在补上。”

    摸着额头的湿润,与鼻息中那火热的气息,熬柔笑了,笑的是如此舒心,而后她小心的将这一切都定格在自己脑海中,封存了起来,脸色随之一变,冷漠的气机绽放而出:“所有真龙听令,日后四海归一,我将成为真龙族群新一代真龙之主,所有族人进入蛰伏,应对未来御魔之战,若有不服者,杀无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