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鸿蒙教尊

第一百五十章,两败俱伤?

    龙戟强势袭来,犹如蟠龙一般,蛰伏于地,一招冲天而起,风云色变,熬凤的一式,就有如此威势,力量相差秦浩也不多,却完美至极,让人找不到任何破绽,所过之处,风雨交加,风如刀,雨如箭,完全将秦浩包裹。

    龙戟刺来,有力破长空之势,即使是秦浩也不得不重视,熬凤修的就是武道,在近身搏斗中,比那些炼体族类,都要强上几分,加上她的龙躯,更将这股力量发挥到极致,尽管这个世间没有武道这样的神奇,可是熬凤却独辟蹊跷做到了这一点。

    “来的好!”此刻秦浩才将熬凤当作一个对手,他知道只有彻彻底底的降服这个女人,才能让她死心,但这次他还是没有动用嗜血战矛,依旧是以肉身相搏,双手演化大道化简秘术,仿佛一切玄奥的攻伐,在他的一双手的拳势之中,都会化为最为简单的招式。

    “锵锵锵”

    实打实的硬対硬,肉身与龙戟的对抗,交织出无尽的道痕,仙辉绽放,虚空在这攻伐下扭曲,仿佛要碎裂一般,两位大帝之下无敌的准帝,展开了最激烈的交锋,众人都是退避,却也看的目瞪口呆,论武道熬凤绝对不输于任何人,可是秦浩却游刃有余的抵挡住了熬凤的所有攻击。

    “砰砰砰”

    秦浩的拳势凝聚,打出无数拳影,战的是畅快至极,没有丝毫虚脱之感,越打他心底越对熬凤肃然起敬,这个女子对武道的理解,不下于任何武学宗师,甚至有过无不及。

    在这个没有武道的天地里,熬凤独创了这样的法门,并且走到了这一步,已经不容易了,如果不是有古中国一个世界的武道文明支撑,恐怕现在的秦浩处处都是破绽,即使他的力量强横,即使他的秘术逆天,也不一定能奈何得了秦浩。

    “好,畅快!”秦浩大喝一声,却并未使用逆天的秘术攻伐,反而是在熬凤身上磨砺着自己的武道,鸿蒙之体乃是先天第一体质,其力量之恐怖,绝对是天下第一,但秦浩却屡屡受挫,却是因为不会利用这个身体的最佳手段。

    而武道恰好可以弥补这一点,将鸿蒙之体打造成最恐怖的近身战宗师,熬凤这个真龙族群奇葩就是秦浩磨练的对象。

    “受死!”熬凤越打越强,两人并未使用任何逆天的术法,只是以简单的招式攻伐,事实上到了他们这个境界,秘术虽然有用,可是在近身搏斗下,秘术显得是那么不堪,除非是增强身体力量的秘术,否则还没等你施展出来,就被人破去了。

    这就是武道的恐怖,这个世间秦浩只见过两个人施展过真正的武道,第一位自然是土匪盟的盟主,当初秦浩弱水淹大教的时候,土匪盟盟主就出手相助,那时候秦浩就在这位盟主身上感觉到了武道的气机,而且他还是一位炼体士。

    至于第二位,事实上秦浩都没见过,但是听说过,乃是一位千年的奇人,创建了武宗,最后被大教剿灭,最恐怕的还是这位创立武宗的奇人,居然也会太极,而且其修为还不低,所以秦浩当时最想见到的就是这位武宗奇人。

    只是很可惜的是,这位武宗奇人最后进入了野人山谷,那里却并非是秦浩所能去的地方,至少在那里都是一群彪悍的人,没有实力进去,被活活撕了,都是有可能的,尤其是野人王与蛮人王,都是恐怖的存在。

    而今日,秦浩见到了第三位,这位就是熬凤,真龙族群的女武神,尤其是在那股祖龙之力加持之下,熬凤的力量节节攀升,她对武道的领悟,在实力的飙升下,全都施加在了秦浩的身上,有时候没有实力空有理论就是一个悲剧,但有实力有理论,就是最恐怖的。

    显然熬凤现在做到了,秦浩虽然也在磨砺,却感觉压力越来越大,熬凤越来越淡定,而秦浩却越来越凝重,直到两人的武力彻底成反比之后,秦浩知道在印证下去,恐怕等待自己的就是凄惨的下场,甚至被蹂躏都是可能的。

    事实上熬凤心里何尝不惊?秦浩是她遇到的最强的对手,至少对武道理解是最强的,身上花样极多,仿佛在他的身体里隐藏着一个武学库,看似用起来生涩的招式,却仿佛经过千锤百炼,最后直到化境,若非是因为秦浩强行与她的善神神交,恐怕熬凤现在也会生出敬意。

    但此刻的熬凤对秦浩完全只有恨意,只有杀死了秦浩才能让她彻底的解气。

    “熬凤开始压制他了,真是可怕,如果战王之王这种禁术不是无限加持力量的话,熬凤恐怕无敌了,至少在真龙族群无敌了。”几大龙王都道,表面上却有些叹息之色,实际上巴不得熬凤被力量撑爆而死呢,毕竟这样一来,东海一脉基本上无人能与他们相抗。

    之所以熬凤在战争魔主的压迫下没有使用战王之王,是因为她无从使用,因为那股圣魔力量,将整个真龙族群的底蕴都压制起来,所以熬凤想施展也没有任何用处。

    “她的身体到底能接受多少祖龙之力,太恐怖了,这样持续下去,六十条真龙之力,都是有可能的,到时候直接压死这鸿蒙之体。”一些太子惊讶,却显得恶狠狠的。

    “好样的熬凤,斩了他,夺回祖龙珠!”熬泰很直接,但是他的话,却引起了熬武的杀机,不过也只是一刻而已,即使熬凤夺得了祖龙珠她也会被这股力量给撑的爆炸,这就是使用战王之王的后果,谁也不能阻挡。

    即使是先天第三的天道体质,也不可能无止尽的吸纳,除非是秦浩这样的变态,而熬凤也不可能借助这股力量渡劫称帝,因为这并非是她自己修炼而来的力量,除非她可以炼化体内的这股力量,可是她没有时间炼化,就会被撑的爆炸。

    熬凤就是先天第三的体质,青龙之体,这是整个真龙族群都认定的,日后成为统御青龙,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当然前提是熬凤不被这股力量撑爆,不过这样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姐姐!”熬柔不知道在想什么,但她那智慧的双眼里却并没有多少担忧之色,仿佛是预料到了什么,让她真正纠结的反而是熬凤展现出的那股仇恨的必杀之意,这在以前几乎是不可能的,熬凤虽然好斗,也很高傲,但很少有什么会让她生出仇恨之心,她只有一颗击败一切的战王之心。

    可熬柔却从熬凤的身上感受到了仇恨,仿佛秦浩与她有不共戴天之仇一样,正是这股仇恨让熬凤引动了禁术,战王之王,将她全部的力量全部化为一个字,战。

    不死不休的战斗,直到秦浩毁灭,在或者熬凤击杀,或者被力量撑爆。

    “你!很好!该受死了!”两人战斗了不知多少个回合,最终再次分开,熬凤的眼中满是杀意,能让她在极度的恨意之下,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其实已经非常不容易了,而此时她身体里的力量已经达到了五十九条真龙之力。

    身躯一动之间,周围的虚空都在扭曲,比秦浩八次雷劫的积蓄还要恐怖,尤其是那股杀机,牢牢的锁定着秦浩,让他有一种被毒蛇盯住的感觉,不死不休。

    秦浩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何要与她如此,虽然他说了要真龙族群赎罪,却也没说要覆灭整个真龙族群,但是这个女人身上的恨意,简直快赶上恨君神棺中的存在了。

    “你这又是何必?你我大可以成为朋友,交流武道。”秦浩停下手,释放出足够的善意,并非是他怕了熬凤,而是熬凤不值得他动用全力,而他若是动用全力,熬凤必死无疑,即使有那股祖龙之力的加持也是一样。

    “噗”

    长空刺破,大戟攻杀而来,这就是熬凤的回答,没有丝毫留情,处处致命,让人几乎膛目结舌,尤其是那股恐怖的力量,连秦浩都感觉惊悚压迫。

    “蠢女人,还以为我真的奈何不得你了,三千化身打击之术!”秦浩也怒了,在这样打下去,熬凤恐怕就要达到六十条真龙之力,甚至是七十条真龙之力啊,到时候即使自己全力出手,都不一定能奈何得了熬凤,甚至自己都要跑路。

    “完了!”听到秦浩的话语,整个真龙族群的人都是一寒,他们可都见识过三千分身是如何蹂躏战争魔主的那一丝元灵的,连那至高战争法魔都被打毫无还手之力,即使熬凤多了几条真龙之力又能如何?

    秦浩一化二,二化四,整个天空都密布着秦浩的分身,只听到他轻喝一声:“杀!”

    这一声是带着杀意的,虽然不想杀熬凤,但现在却是不得已而为之。

    “砰砰砰砰”

    密密麻麻的化身整齐划一的打击过去,直接将熬凤给包围了。

    “喝”

    可是在这密密麻麻的分身之下,却传来一声巨喝,这一声巨喝后,一股恐怖的力量横扫而出。

    “祖龙灭世!”

    “砰砰砰砰”

    随着这一声轻语,秦浩的三千化身直接被崩碎,而且还是毫不犹豫的那种,所有人都呆住了,几乎不敢相信这一幕,虚空洒落的都是紫金色的血液,不断融合。

    “打吧,打吧,越惨烈越好!”熬武心中却仿佛受到了鼓舞一般。

    “命运之刺!”但就在此刻,熬凤的身边突然出现了一道人影,毫无轨迹可循,看到他在那,却仿佛不在,感觉不到丝毫的气机与危机,甚至隔绝了时空。

    但他的手中却手持一把凶矛,刺向了熬凤的喉咙,刚才的那一击熬凤已经达到了七十条真龙之力,所以才能彻底破灭了秦浩的三千分身打击之术,可是秦浩也不是傻子,好似算计到了这一切,推演出了命运刺客的刺破命运之术。

    在若有若无之间,熬凤绝对无法抵挡,八字定龙虫之术给他提供了最好的掩护,即使拥有七十条真龙之力的熬凤,在这一刺下,也会香消玉殒。

    “不.............”熬柔脸色惨白,仿佛她算计的一切并非是如此。

    “好!”熬武心中称快,只要秦浩灭了熬凤,真龙族群的怒火彻底爆发,到时候对付强弩之末的秦浩,就是他的事情了,祖龙珠理所当然成为他的囊中之物。

    秦浩浑身绽放这恐怖的杀意,这些都是被熬凤逼出来的,可是当秦浩的命运刺破距离熬凤的喉咙只有一寸时,他整个人突然定住了,并非是其他人定住了他,而是他施展全力,将所有的攻伐全部都收入了体内。

    刚才,只要他稍微前进一步,熬凤彻底香消玉殒,可是他没这么做,因为他看到了一滴晶莹的泪珠从熬凤的眼中流落,仿佛千般委屈都在那一滴泪水中。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想不到,强行收回攻势的秦浩,脸色苍白,受了不轻的伤势,而熬凤的身体此刻也开始崩溃,她在也无力攻伐,因为她已经受不了祖龙力量的攻伐。

    秦浩静静的抬手,接住那掉落的泪珠,傻傻的看着,仿佛里面有千般言语要诉说,他的心突然被触动了,他所寻找的那个所谓“母性生灵”原来就在眼前,就是熬凤。

    “噗”

    龙戟入肉,直接刺破了秦浩的心脏,秦浩看向了熬凤,心中却没有痛,他只是静静的看着那滴血,仿佛在赎去自己的罪过,血静静的流淌,流过龙戟,流到熬凤的手中。

    只剩最后一刻的熬凤,恍然间感觉到了血中滚滚的炙热,是那样的熟悉,如同自己身体内的力量,是那张狂放与炙热,不知何时开始,两人的血脉早已经连成了一片。

    整个场面死寂死寂,因为他们想不到最后居然会以这样的结局收场,血液的炙热打醒了熬凤,看着秦浩一股怒意,熬凤升腾起一股怒意,她转身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你.........”熬凤不敢相信,因为这一戟并非是她刺出,而是有人借助她的手,刺了下去。

    “就是我,杀了他可以拯救整个真龙族群,你是真龙族群的英雄!”此人脸上浮现着淡淡的笑容,而这笑容的背后却是一张阴鸷的面孔,此人正是熬武。

    “可此刻,我不希望成为英雄!”熬凤咬牙,一字一句,说的清晰,因为她的心好痛,仿佛那一戟刺在的是她的心脏,而不是秦浩,可现在的她是如此的无力。

    “那你也去死吧!”熬武脸上挂着笑容,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一把紫色长剑出现在他的手中,几乎是毫不犹豫,从背后刺向了熬凤的脖颈,速度快到了极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