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第96章 毒螵蛙1

    “圣女说的这些,我知道!”

    金河沉声回应了一句,他正是因为知道,所以才决定只要夏王能活着,他一定让那些害得贤妃、夏王如此悲惨之人,生不如死、挫骨扬灰!

    “走吧,先让我去看看他的情况怎么了。如果只是单一的毒螵蛙我可以保住他的性命。只是,他年幼时毒瞎了双眼,如果这两毒混在一起,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我也不知道。”

    唐洛灵实话实说,混毒一向不是闹着玩的。

    金河听她这么说,立即从地上爬了起来,“圣女这边请。”

    唐洛灵这才后知后觉,原来这僻静之地,竟是杏梨宫,还真是让她意外呢。

    她还以为这个地方,就是北强皇宫被废弃的宫殿呢,却没有想到,竟还会有人在这里住。

    走进宫殿里,四处的环境,灰尘满满的,蜘蛛网到处布满,但也能看得出来,这里的横梁已经被腐蚀的不像话了。

    倒像是那种危房,随时会有坍塌的危机。

    绕进了大殿,走入了侧殿,只见一个男子躺在床榻上。

    当看到床榻上的那张脸里,唐洛灵不由倒吸一口气。

    完美无缺的轮廓,精致绝伦的五官,俊朗中带着几分抑郁的阴柔,纵是昏迷中,那张如美玉般光滑的脸蛋依旧让人心悸不已,长睫颤动,依然可以想象出那双眼睁开后如何的风华绝代。

    金河指了指床榻上的人,“他,便是夏王。”

    云烈天点了点头,示意唐洛灵可以上前医治了。

    唐洛灵走到床榻前,直接抓起夏王的手腕,然后仔细的把起脉博,认真的倾听着。

    金河站在一旁,然后静静的看着唐洛灵对夏王开始的一系列的检查。

    翻眼皮,然后手指上取血,进行用丹药化其黑血的毒。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

    直接从夕阳,进入了午夜。

    在这个时间里,云烈天为了不打扰她的思绪,走到了门外,与金河了解起唐洛婉的情况,并且知道了唐锦程父子的情况。

    金河在旁也赶紧把自己所知道的,都告诉了云烈天。

    云烈天知道了唐锦程只是短短时间之内,竟与贤王关系十分铁。

    就算知道了唐洛婉成了皇上的女人,贤王对唐锦程的态度,一如既往。

    就连韵德妃也并没有任何举动,确实透着一丝诡异。

    “宫主,金河知道自己造孽深重,请宫主责罚!”

    金河再一次的跪下,向他告罪。

    云烈天立即伸手扶起他,正想开口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脆铃般的声音,“河长老,你确实罪该万死。不过,你应该庆幸,现在你的主子并不是我师父,而是烈天。烈天为人如何,你应该知道的。”

    唐洛灵缓缓的从屋里走了出来,面上满是疲倦之色。

    毒螵蛙的毒加上让夏王眼瞎的毒,两种混毒勾兑在一起,如何不让她疲力。

    最主要的一点,她知道了夏王眼瞎的毒,但却不知道这两种毒在一起,会对夏王的双眼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