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第130章 :苦命鸳鸯悟人生

    苗媚等人还在为拘留所的暴力事件胡乱猜测的时候,郝爽和孙猛前后脚来到了他们的住处。

    “我妈不能白被你爸欺负,说吧,怎么补偿?”郝爽理直气壮。

    “我爸才是受害者,现在还在家里躺着不能动弹,说吧,怎么处理?”孙猛更是一肚子委屈。

    “既然这样,咱们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你不是希望我帮你一起整垮周权他爸吗,看来我们没法继续合作了,我只好退出。你一直以为自己是富二代,高高在上,人家周权也是富二代,我还不如倒追周权,反正他也是单身,我对自己有信心,到时候周权他爸就是我公公,我会随时随刻帮助周权他爸打败所有对手。”郝爽以威胁口气说道。

    孙猛好像并不买账:“好吧,只要你有那个本事,我们奉陪。但是你和你妈一直暗中对付苗媚一家的事,恐怕也瞒不住了。说起来郑阿姨也够可怜的,稀里糊涂的就被你妈整下台了,如果上级领导知道真相,我相信郑阿姨还会官复原职的,到时候你妈恐怕就彻底露出真面目了,你这个官二代也随之宣告结束。”

    彼此都抓着对方的把柄,一旦失去平衡,即刻两败俱伤。

    孙猛和郝爽各自犹豫并沉默了片刻。

    “这样吧,我们先弄清楚他们俩打架的原因,如果能化解,我们俩也没必要不依不饶,毕竟是上一代人的事,如果化解不了,我们再尊重长辈的意愿去解决。”郝爽显然是不希望两败俱伤,母亲刚被孙猛骗走一百万,这笔账还没有讨回来,两个人翻脸后,更不可能挽回巨大损失了。

    “你的建议我基本同意,希望你能够站在公平角度对待问题,我所能是讲理的人,任何事都要以理服人。”孙猛心里也有顾虑,对付周权父亲的事,绝对不能暴露出来,毕竟周权父亲职位高于自己的父亲,一旦被揭穿,自己这个富二代随时都会被打回原形。而且他利用郝爽,暗中征服苗媚和张小焕的阴谋还没有得逞,不甘心就这样错过两位大美女。

    原本奔着“约架”的目的来的,当彼此真正摊牌后,反而被自己的把柄完全套住,谁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也没有两败俱伤的勇气。

    按照约定,孙猛和郝爽各自回家调查事实真相,楼下安静了下来。

    郝爽回到家后,看到母亲哭红的双眼,知道母亲肯定受了天大的委屈,否则凭母亲要强的性格,绝对不会这样。

    “妈,到底怎么了?你告诉我好吗?不管多大的委屈,我帮你一起分担。”郝爽心疼道。

    看到女儿突然再次回来,岳菲赶紧掩饰了一下沮丧的表情:“你怎么又来了?我没事了,赶紧忙你的去吧。”

    “妈,我回来就是想弄清这件事,如果你不告诉我,那我就一直留在你身边,什么事也不干了,或者说我直接找孙猛他爸拼命,看他以后还敢不敢欺负你。”郝爽态度坚决,不达目的绝不罢休。

    岳菲犹豫为难了好长时间,既然伤疤再次被无情揭开,压抑了二十多年的秘密,也许真的到了说破的时候了,女儿长大了,自己也实在无法继续承受沉重的压力,反正早晚也是要跟女儿讲出来的。

    “妈,告诉我吧,让我和你一起承担好吗?天大的事,都有我在你身边。”母亲越犹豫,郝爽心中的疑惑越迫切。

    岳菲揉了揉哭红的眼睛,长叹一声:“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有过一段美好的感情,当时我刚参加工作,一次在小吃摊上,吃饭后我发现钱包忘记带了,是他主动帮我支付的饭钱,就这样我们认识了。他叫范天才,是一名人民教师,才貌双全,是很多女孩追求的对象,也许是上天庇佑,最终让我和他又到了一起。我们俩每天形影不离,相亲相爱,花前月下,许下终身,那是我一生中最美好最难忘的一段人生经历。”

    说到这里,岳菲依然春心荡漾,脸上露出情不自禁的笑容,好像美好的一切刚刚发生过一样。

    “后来呢?你说的那个人不会是孙猛他爸吧?”郝爽问道。

    “可惜好景不长,天不随人愿,在我们订婚当天,所有亲朋好友都喝的酩酊大醉,因为太开心,我也喝醉了,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没穿衣服躺在被窝里,看到床单上的血迹后,我知道自己的第一次没有了。起床后,我来到客厅,他睡在沙发上,我就没心没肺的问他,既然已经发生了关系,问什么还睡沙发,他听到以后几乎崩溃了,尽管他什么都没说跑出去了,从他的表情我知道已经发生了无可挽回的事情,可我真的不知道是谁毁了我的清白。”

    说到这里,岳菲咬牙切齿,满腹仇恨。

    “祸害你的人后来找到了吗?”郝爽开始同情母亲的经历。

    “他逃避了几天,谁也联系不上,当我快要绝望的时候,他突然出现了。再次见到他后,我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里准备,我知道自己已经配不上他了,即便他放弃这段感情,我也无怨无悔。”

    “他放弃了吗?”郝爽急切要知道答案。

    “他说第一句后,我们俩都哭了。”岳菲说到这里,已经泣不成声。

    “他说什么?”

    “忘掉所有不快,让我们重新开始。”岳菲哭着回忆道。

    “太感人了,的确是一个敢于担当的好男人。”郝爽发自内心称赞道。

    “是的,他就是一个可以担当和托付的好男人,我被他的宽松彻底融化,后来一段时间内,我逐渐从阴影中走了出来,他也一如既往的呵护和疼爱着我,我们过得很幸福,而且已经定好了婚期。”说到这里,岳菲再次哽咽起来:

    “可是,可是……可当我们准备登记领证的那一天,我突然感觉身体不适,他送我去医院检查,很快传来了化验单的噩耗,我怀孕了。”

    “怀孕?是他的还是那个畜生的?”郝爽似乎已经投入到母亲的经历中。

    “如果是他的就好了,恰恰就是那个不知名的畜生作的孽。”岳菲恨之入骨。

    “真倒霉,那种情况下,只能堕胎了。”郝爽插话道。

    “没错,我也想堕胎,他不同意,他说孩子是无辜的,生下来后,他愿意和我一起抚养。”

    “妈,你遇到一个这么好的男人,我都替你高兴。”郝爽感动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