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第129章 :拘留所外下死手

    周权看到孙父竟然无视自己的存在,习惯性的吸允了一口奶瓶里的水,润了润嗓子说道:“这不是孙叔叔吗,越来越年轻,越来越帅气了。”

    听到周权主动打招呼称赞自己,孙父微微低下昂着的头:“哦,小权啊,还没断奶呢?刚出来还是等着进去啊?”

    “都不是,侄子我是来接孙猛的,我们俩现在是好朋友。”周权微笑道。

    “嗯!”孙父感觉很美面子,面无表情的抽了一口香烟:“那就等着吧!”

    孙父继续目中无人的昂首挺胸屹立在原地,香烟成了他唯一看得见的物体。

    岳菲本来专注等待女儿出来,并没有把孙父的到来放在眼里,不经意的一瞥,让岳菲的目光一下子全部集中在了孙父的身上。

    向前走几步,零距离再看看,上下打量一番,为了保持视野清晰,本能的扇乎了一下孙父吞吐出来的烟雾,岳菲立刻心中一惊:“孙权!”

    “这位阿姨,你谁啊,叫我干嘛?”孙父睁大眼睛看了一眼面前的岳菲,不耐烦的问了一句,然后猛吸一口香烟,用力吐在岳菲脸上,希望这样就可以把面前的老女人呛走。

    岳菲被呛的轻咳一声,但立刻忍了下去,随着双眼朦胧的泪水不停的在眼眶里打转,岳菲所有的火气全部集中在四肢,在眼泪落在脸颊的一刹那间,双手左右开弓,直接把孙权口中的香烟打断成两截。

    突如其来的暴力事件,让所有人都防不胜防,周权等人本能的后退几步,还没等孙权把口中残留的香烟过滤嘴吐出来,岳菲猛然踢出一脚,不偏不倚,直击要害,孙权一个趔趄倒地蜷缩,双手捂住要害部位痛苦不堪。

    司机一开始以为孙权遇到了熟人,只顾着东张西望,当看到老板痛苦的在地上打滚,司机一个箭步冲上前,用自己的身体阻止了岳菲的继续攻击,同时出于协同自卫,甩出一拳把岳菲打退数步,同时弯下腰搀扶孙权。

    “别动!”要害部位的疼痛非比寻常,站着不如躺着舒服,孙权此刻再也无法装清高了,肆无忌惮的躺在地上翻来覆去。

    大家没想到会发生这么蹊跷的事情,不管怎样,即便出于人道,也要阻止这场匪夷所思的暴力事件。

    韩枫和苗媚等几个小伙伴立马来到岳菲身边,极力劝说岳阿姨保持冷静。

    周权则蹲在孙叔叔面前嘘寒问暖。

    说来也巧,就在大家关注暴力事件当事人的时候,孙猛和郝爽被送了出来,看到门口的亲人一片混乱,两个人同时跑到各亲人的面前。

    “妈,什么情况?发生什么事了?”郝爽看到母亲气急败坏的样子,关心道。

    “畜生,今天我要弄死他。”岳菲指着躺在地上的孙权骂道。

    郝爽一听,第一感觉就是孙猛的父亲轻薄了自己的母亲。

    而孙猛蹲下身子,孙权除了躺在地上痛苦哼哼,哪里还有跟儿子打招呼的心思,司机却忍不住说道:“被那娘们打的。”

    孙猛一听火冒三丈,以前郝爽欺负自己,现在她妈又欺负自己的父亲。

    父子两绝对不能活的如此窝囊,这是孙猛唯一徘徊在脑子里的一个信念。

    “你爸为什么欺负我妈,老不要脸的!”郝爽愤怒的找到孙猛理论。

    “你妈打的我爸,那个疯娘们先挑衅的。”孙猛不甘示弱,极力为父亲辩驳。

    “你说谁老不要脸?”

    “你说谁疯娘们?”

    ……郝爽和孙猛情绪越来越激动,越来越失控!

    苗媚感觉他们几个小伙伴在这种场合下有点尴尬:“要不今天就算了吧,不适合提我的事,我也不想再提了。”

    “好,听娘娘的,我们现在回去。”韩枫也有同感。

    随后苗媚和韩枫招呼周权和张小焕离开,可转头看去,在十米左右的不远处,孙猛正骑在郝爽身上,大声吼道:“道不道歉?”

    “道你妈的歉,有能耐打死我,我不死,你就死。”郝爽虽然躺在地上,已经完全被孙猛制服,但她依然保持坚强斗志,打死都不认错。

    没办法,苗媚等人赶紧过去把孙猛拉开,同时搀扶起满身尘土的郝爽。

    “你们不要再闹了,再闹的话,继续拘留。”拘留所以为执勤的哨兵也看不下去了。

    在哨兵的严重警告下,孙猛和郝爽两家人才算稍稍冷静了一些。

    趁此机会,苗媚和韩枫等人分别劝说两家人各自返回离开。

    周权开车回到学校,几个人将发生的事情讲述给苗妈妈听,苗妈妈也是疑惑不解,根本不知道岳菲和孙权之间到底存在什么深仇大恨。

    孙猛陪着父亲一起回到了“久别”家里,看到父亲的疼痛有所缓解,孙猛一脸好奇的问道:“老爸,到底怎么回事?郝爽她妈为什么打你?你们俩以前认识?”

    孙权想起被打的事就气的打哆嗦:“我怎么知道?老子又不认识那个疯娘们,二话不说,上来就打,跟疯狗似得。”

    “那娘们本来就不是好东西,我也讨厌她,老爸你放心,今天疯娘们怎么打的你,明天我都让她闺女偿还过来,为你报仇雪恨。”孙猛安抚父亲道。

    “以后不许你再跟那个郝爽交往,这娘俩都不是好东西。”孙权现在还不能大动肝火,否则要害处还会疼痛。

    孙猛想着如何报复岳菲和郝爽母女的时候,岳菲母女也回到了家里。

    “妈,孙猛他爸怎么欺负的你?要不要找人教训教训那个老色狼?”郝爽关心母亲道。

    “你别管了,我没事了。”岳菲此时已经冷静了下来,不希望女儿知道的太多。

    虽然今天表现得很暴力,可她不后悔,反而感觉很解气。

    母亲的事过去了,但郝爽心里的疙瘩却过不去,今天孙猛竟然骑在自己身上施暴,使其在外人面前出丑,而且这是孙猛第一次“兵变”,必须得把孙猛的势头打压下去,否则就更难控制和制服他了。

    想到这里,郝爽电话邀约孙猛,有必要去临时住处谈一谈,而孙猛一心要为父亲报仇,很爽快的答应了郝爽的邀约。

    女儿走后,岳菲无心工作,一个人关在房间,往事一下子全部充满了大脑,挥之不去,避之不及,犹如噩梦缠身,鬼魂附体。

    岳菲自己也不知道,不知什么时候,已然是泪流满面,泣下沾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