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第80章 :有喜有忧有收获

    听完女儿的讲述,岳菲同样对孙猛和王莹莹充满了憎恨,但很快冷静道:

    “对待孙猛这种人,必须软硬兼施,不管你心里怎么恨他,表面上仍然要保持克制,要用智慧收服他。对于王莹莹这种女人,在不违反法律的前提下,要让她从内心深处惧怕你,这同样需要智慧。”

    “妈,你别管了,我有数,收拾他们太容易了。这次他们都被图钉扎伤了,估计还在医院,明天一早我就去写字楼等着他们。”郝爽自信道。

    晚上睡觉前,郝爽拨打了无数次周权的电话,要么没人接听,要么直接拒接,最后干脆关机,这让郝爽忐忑不安,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其实最不安的是周权,没有网络游戏的时间里,整个人就像走火入魔一样,生不如死,痛不欲生。更让周权难以承受的是,自己的手机竟然也被苗媚“代管”了,唯一一个通过外界联系寻求营救的方式也被残酷的切断了。

    在暴躁和折磨中,总算熬过了一个晚上。

    按照预定方案,苗媚和韩枫亲自带着周权去戒网瘾机构办理手续,其他人在培训学校熟悉改革方案,一旦周权康复,培训学校将面临更大的改革和扩容。

    刚把周权带出写字楼,苗媚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经过自我介绍才得知,是电视台打来的。

    “你好,苗媚同学,真是对不起,上次采访后,节目也已经剪辑完毕,经过区长的亲自预审,打算今晚播出,届时还恳请你能够按时收看,我们台长说了,如果节目做得不好,你们可以随时指出来,我们随后改正。”

    听到这个消息,苗媚有喜有忧。

    喜的是,电视台的免费广告一旦播出,肯定会再次迎来培训报名风暴,同学校扩容和改革计划遥相呼应。

    忧的是,周权偏偏在这个时候必须要强制戒除网瘾,学校这么大的改革,没有他这个一把手怎么能行。

    去戒网瘾的路上,苗媚征求周权的意见,对于学校改革还有什么意见,而周权自始至终只有一句话“让我玩游戏,你们干什么都行。”

    带着遗憾和担忧,周权接受了强制治疗,苗媚和韩枫重新回到培训学校,立马召开紧急会议,应对将要面临的报名高潮。

    尽管周权神志不清,也不在学校,可改革的事情刻不容缓,不是什么时候都有这么好的机遇,韩枫和苗媚决定抓住机遇,把事业做大做强。

    会议刚进行了一半,郝爽探头探脑的停留在会议室外。

    “郝爽,什么事,进来说吧。”苗媚招呼道。

    “不进去了,我找张教练有点事情。可以吗?”郝爽从来没有过的客气。

    “当然可以啦。”苗媚失意张小焕出去招待郝爽,其他人继续开会。

    听到郝爽离开的脚步声后,会议室里的周到才敢抬起头来,同时像做贼一样,冷不丁向门口瞟一眼。

    “找我什么事?先说明,我可没有得罪过你,而且还白白被你母亲打过几巴掌。咱们之间不应该再有什么瓜葛了吧?”张小焕以为郝爽是来找麻烦的,先礼后兵说道。

    “小焕,看你说的,太见外了。”郝爽一脸的灿烂:“今天找你有两个事,最重要的就是想代表我母亲,向你表示歉意,如果你不解气的话,我愿意被你打一顿。”

    “不敢不敢,过去的就过去了,以后别提了。”张小焕连连摆手。

    “还有一件事请你帮忙,不知道你给不给这个面子?”郝爽装出不好意思的样子。

    “什么事?爽快点说出来就是。”张小焕着急催促道。

    “我知道你是高手,也一直是我崇拜的偶像,所以说我想跟你快速学习一招绝活,你愿意教我吗?”

    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张小焕听出了郝爽的主要意图,同时想到自己被岳菲打,苗媚还被岳菲勒索三万块钱,而郝爽的意图正好可以利用一下。

    “按说咱们也算是好朋友了,教你点绝招也是可以的,但你也知道,我们培训学员,就是靠这个吃饭的,如果把绝招免费交给你了,肯定会让其他学员不满的,同时也影响学校以后的发展。而且作为习武之人,绝招是不能轻易外传的,相信你也懂得这个道理,再说了,我也不知道你学习绝招做什么用,不知道教你哪种绝招更适合。”

    张小焕的一番话,让郝爽听出了玄机,立刻保证道:“张教练放心,第一,我不会让你白忙活,学费多少一口价随时支付。第二,这件事保证不会告诉任何人。第三,学了绝招后,我保证不会用它做坏事,也不会反过来对付你,更不会欺女霸男。第四,我也不怕你知道,我就是为了收拾一个坏女人,一个第三者,你只要教我怎么才能有效制服她就达到目的了。”

    这下张小焕全是明白了,既然如此,干脆就坡下驴:“好,义气,我欣赏你。我答应教你,只是毕竟是绝招,岳菲可能贵了点。”

    “多少钱?”郝爽慷慨道。

    “三万!”张小焕深出三根指头。

    “三万?怎么这么贵?你们学员三个月还不到一千,我学习怎么这么贵?”郝爽有点心疼,没想到会这么贵。

    “三万还是友情价,你刚才可能没太明白我的意思,别看学员学习三个月,就算学习三年,也顶多学点皮毛,我们绝对不会把绝招教给他们的,因为绝招只有在我们生命垂危的那一刻,才能传给最信任的一个人。”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这么说的话,你的绝招还没传给任何人?如果我学习了,我就是唯一的传人?”郝爽荣幸之至。

    “没错,你是我唯一的传人,要不是因为我们是朋友,而且你也是为了教训第三者,给多少钱都不会轻易传人的。”张小焕一本正经解释道。

    “好,成交,三万块钱,半小时内到账,今天你就开始教我,可以吗?”郝爽迫不及待,因为她随时都要用到绝招。

    “没问题,你先去打款,我还要开会,等散会后,我就开始教你。”张小焕心中暗喜,活蹦乱跳着返回了会议室。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