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第50章 :邀约新闻发布会

    在苗媚和韩枫的共同运作下,主动联系了负责追踪报道的媒体记者,同时还另外联系了其它几家对此事感兴趣的媒体,约定在小区居委会办公室召开一次特殊的“新闻发布会”。

    发布会即将开始之时,苗媚和韩枫惊喜发现,前来参加采访报道的媒体比原先预想的还要多,只要按照预定计划,收到的效果肯定更好。

    在诸位媒体人的翘首等待中,苗媚和韩枫左右相伴在苗妈妈身边,共同出现在镜头正前方。

    因为周权没有到场,张小焕再次被任命为新闻发布会主持人,也同时沉着就位。

    “亲爱的媒体朋友,亲爱的观众朋友,女士们,先生们,老少爷们叔叔阿姨小朋友们,你们好。”

    张小焕虽然之前经历过“发言人”的实践,可是今天面对如此众多的媒体记者,还是有些紧张,从电视新闻节目照搬来的开场白,说一半忘一半,索性即兴发挥起来。

    悄悄抹了一把汗水后,张小焕强迫自己冷静了一下,继续说道:“今天有幸面对热心又负责人的媒体朋友,针对前几天谣传准岳母刁难准女婿的事件,在此召开新闻发布会,一方面要澄清事实,还原真相,让谣传不攻自破,另一方面就是要让传谣的人懂得一个道理,静坐常思自己过,闲谈莫论他人非。”

    “在媒体朋友提问前,我有必要针对本次事件的来龙去脉做一次详细说明和解释。”

    “首先,在一部分别有用心者的煽动下,硬要把和睦相处的翁婿双方,说成是针锋相对的互斥关系,这是极不负责任的行为,媒体朋友应该能看得到,这是多么幸福又让人羡慕的一家人啊(张小焕将媒体注意力指引到苗妈妈三人身上),我不知道这部分传谣者到底是何居心,更不知道与我方当事人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一个兢兢业业任劳任怨的居委会主任,除了为人民服务还是为人民服务,凭什么要遭受如此不公的舆论攻击,这些人的良心何在?正义何在?底线何在?在此,我以个人名义,向传谣者表示最强烈的谴责和愤慨。”

    为了烘托气氛,张小焕表现的慷慨激昂,义愤填膺,本以为能迎来台下轰鸣般的热烈掌声,可诸位媒体却表现得异常的淡定,只有苗妈妈、苗媚和韩枫三人响起了稀稀拉拉的共鸣声。

    好在还有自己人鼓励,张小焕不至于太尴尬,而是暗自鼓劲,争取以下的说明会中,能够博得一次集体掌声。

    “还有,传谣者不仅对我的当事人言语中伤,同时还编造出一些所谓的《条约》,当我方得知此事后,的确被惊到了,所有知情的小伙伴也都惊呆了。请问传谣者,这个处处充满和谐和幸福的好人家,堪称五好家庭之楷模,他们有必要制定那些无中生有的《条约》吗?为何非要把不存在的事物强加到我当事人身上?无缘无故躺着中枪,真是从古到今史无前例的奇谈谬论。”

    “最后,我想跟前期跟踪报道的记者朋友说几句,在没有弄清事实真相之前,你们就把所谓的焦点民生新闻曝光出来,是不是有违媒体行业实事求是的道德准则,你们的报道已经让我方当事人遭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和创伤,说的文明一点,你们这是失职,说的粗鲁一点,你们已经成了传谣者的帮凶。如此助纣为虐,怎能不让我方善良的当事人痛彻心扉!如此不切实际的报道,怎能更好的维护正义和和谐!当然了,或许你们也是被别有用心的人所蒙蔽,我们也无心追究媒体朋友的责任,我们只是恳请广大媒体记者朋友们,擦亮眼睛,看清事实,向我们身边的人传递更多的正能量。”

    说到这里,张小焕内心期待的掌声依然没有响起,还是依靠苗妈妈等三人给予的鼓励,才让张小焕有勇气继续下去。

    “好了,我就说到这里,下面是媒体朋友自由提问时间,将由我方当事人亲自现身说法,以问心无愧的姿态对谣言进行猛烈的回击!”

    张小焕话音刚落,便有媒体记者开始举手提问:“你们好,我是时报民生版块记者,你刚才一直强调这是谣言,请问你们有什么依据吗?”

    听闻此话,韩枫首当其冲:“本来就是无中生有,根本不存在的事情,怎么可能有依据呢?”

    “没错,按照这位记者朋友的思路,我是不是可以反问你本人,你说没有收取传谣者的贿赂,你有依据吗?打个比方,请不要介意。”苗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经过苗媚的反问,第一位提问的记者,似乎也感觉自己的问题有些不妥,自嘲似得微笑了一下。

    “请继续提问!”张小焕说道。

    随后第二位记者举手提问:“你们好,我是本市广播电台娱乐频道的记者。既然你们这么肯定的说自己是被冤枉的,是受害者,那么请问,你们是否已经猜测到了传谣人的身份了吗?能否在此透露一下,对我们媒体还原真想也是有帮助的。”

    听到此问,苗妈妈心中暗想,知道是谁还用得着召开这个发布会吗?只是苗妈妈一直保持居委会主任的风格和气度,并没有轻易开口。

    苗媚快速整理思路,结合第一个回合的较量,似乎也完全进入了状态,不慌不忙抢先回应道:“我认为‘猜测’二字不应该出自媒体朋友之口,作为受害者,我们追求的是事实和真相,如果只是依靠猜测就想把事情搞清楚,那我们的行为和传谣者不就成了一丘之貉了吗?”

    苗媚的回答巧妙又犀利,让第二个提问的记者不禁尴尬。

    “请继续提问!”张小焕此时也有了更大的底气,同时也更像一名新闻发言人。

    第三位记者举手并不停摇晃,似乎在引起张小焕的注意。

    “好,那就你来把,我们是老朋友了。”张小焕遂了那位记者的愿。

    “你们好,我是本市电视台民生频道的记者,同时也是一直在追踪报道本次事件的独家媒体。首先,我对此事在缺乏事实根据的前提下进行的曝光,对你们表示歉意。但我本人对此事还是有不解的疑问,既然有人提供这条线索,而且我们经过了解,提供线索的人和你们并不存在任何矛盾,既然如此,人家为何要单单跟你们过不去呢?还有,本次事件,我追踪了多天,一直想采访一下你们这方当事人,但是你们一直都是避而不见,回避采访,如果你们真的是冤枉的,为什么不在第一时间主动站出来反驳谣言呢?同时你们刚才一直强调,翁婿双方关系和谐美满,但我们目前看到的只是形式上的关系融洽,或者说是为了应对发布会而强颜欢笑,请问郑主任,你和身边这位准女婿在一起,真的很幸福吗?你平时也表现的如此严肃吗?谢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