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第19章 :五年计划试真心

    苗媚的私自离家,晚上下班回家后,苗妈妈便第一时间得到了确认,在批评其他家庭成员之前,苗妈妈拨通了苗媚的电话。

    本想在宿舍洗洗早睡,养足精神再思考应对家人的计策,可突然看到母亲熟悉的电话号码,苗媚的小心脏猛然加速,直到电话快要自动挂掉的那一刻,苗媚抖动着双手按下了接听键:

    “妈,还没睡呢,我刚躺下。今天突然学校有事,我走的太急,没来得及向你请示,不过已经得到了我爸的许可,你不会责怪我不辞而别吧。”

    “妈,你放心吧,今天你说的事情,我会慎重考虑,并尽快给你答复的,相信你女儿是一个非常懂事和规矩的好孩子。”

    尽管苗媚心里非常忐忑,可在电话里,还必须装出一副很自然的样子,绝对不能给母亲留下任何批评指责自己的可乘之机。

    听完女儿的自我汇报,苗妈妈压低声音道:“今天妈妈对你的态度,也许强硬了点,妈妈检讨,你毕竟是成年人了。下午的时候,你付叔叔也批评了我,不该把孩子逼的太紧,我也充分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

    听到这里,苗媚高速跳动的心脏立刻恢复正常,真没想到,自己还正在为下一步计划焦虑呢,母亲却破天荒的主动服软,看这架势,自己和韩枫的爱情危机可以解除了。

    “妈,谢谢你……”

    苗媚兴奋的赶紧插了一句感谢的话,母亲已经服软,总不能让母亲一点面子都没有吧。

    本来苗媚还想着自己也主动总结一下“错误”,在得到妈妈认可的同时,顺便抬高一下妈妈在家庭中的地位,可感谢的话还没说完整,就被母亲刻意打断了:

    “但是……”一个转折词,让苗媚的小心脏再次被推到了高速路口:“妈妈经过反复考虑,决定在尊重你的恋爱自由前,必须答应我两个条件。”

    竟然还是有条件的!苗媚脑子里快速预测着将要发生的变故:“妈,什么条件啊?不会是脑筋急转弯吧?”

    “没空跟你开玩笑!”苗妈妈顿时严肃起来:“第一,让韩枫安排他家人,抽空来我们家一趟,双方家长见一面。第二,如果他家人不方便,那就安排我和你爸,去他家一趟。第三,韩枫家境贫寒的事我可以让一步,但是韩枫必须给我出示一份书面保证书,承诺一年内事业走向正规,三年内改变贫困生活局面,五年内有能力依靠自己实力支付省城新房首付。五年计划实现和双方家长见面后,我就同意你们俩的婚事,否则一切免谈,而且五年内,必须保证你们俩不得有任何肢体接触等亲密动作。”

    苗媚惊呆了!

    自己和韩枫等几个小伙伴的“暗哨”策反渗透计划才钢开始实施,母亲突然又来了一个“五年计划”,这是要强迫自己撞墙的节奏吗!

    “妈!”苗媚哭腔辩驳道:“女儿大学都毕业了,我现在都24岁了,五年后我就奔三了,就算你提倡晚婚晚育,也不能这么晚吧,难道你不想早点抱外孙吗?这个五年计划咱再斟酌斟酌行吗,我和韩枫先安排你们两方家长见面,等我们婚后一定发愤图强,绝对不会给我们苗家人丢脸。”

    “没有商量余地,这个五年计划已经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了。当然了,你不是吹嘘韩枫很有能力吗,如果他能在三年内支付首付款,也可以缩减为三年计划,但根据他现在的状况,我估计够呛。不管你怎么怨恨妈妈,这几个条件必须答应,我不能看着自己的女儿再吃苦受累,这一关,妈妈必须帮你把!”

    妈妈的态度坚决,条件鲜明,苗媚不知道该如何继续讨价还价,此时脑子一片空白。

    虽说苗媚对自己感情的未来充满了信心和期待,可要在有限时间内白纸黑字的承诺,谁也不敢轻易夸下海口,要知道新房首付款,即便是七八十平的小户型也要十几万,就算经过努力,五年内赚十几万也不成问题,可是这五年内谁知道还会发生什么变故。

    “妈,我答应你三年内完全首付计划,并尽快安排家长会面,但这个计划,可不可以让我和韩枫共同完成呢?”苗媚突然想到自己这几年摆地摊做兼职小生意,已经积累了一些经验,只要再努力一些,单凭她自己的力量,也可以支付首付款。

    “不行!”苗妈妈果断强调道:“我说了,韩枫必须依靠他自己的实力,不仅不能让你帮忙,他家人的资助也不算数,我可不希望因为婚姻的事情,再让他那个不景气的家庭雪上添霜,我必须逼迫你们快速成长起来,让你们懂得,唯一可以依靠并一生受用的不是他人,而是你们自己。”

    妈妈的话虽然强势且没有商量的余地,但苗媚此刻也挑不出不合理的地方。

    沉默片刻后,苗媚低声道:“好吧,明天我跟韩枫商量一下,我相信他能够做到你的标准。”

    挂掉电话后,苗媚躺在床●上静静的,什么也不去想,什么也想不起来,只等着男友明天能够做出一个让人都满意的答复。

    “老郑,你怎么突然来了个五年计划?双方家长见面,这是礼数,我百分百支持。可是五年内,你让孩子买套房,这么做,是不是太强人所难了?我们打拼了一辈子,才积攒了现在这套房子,五年内怎么可能?”待苗妈妈挂掉电话后,一直在旁听的苗爸爸忍不住不满道。

    “老苗,这件事我也深入想过,实话告诉你吧,我并不是非要韩枫买得起房,而是我要在这个五年计划中,擦亮眼睛看看,咱们女儿眼中完美无缺的男孩,到底有多大的实力。有些人,有些事,有时候必须施加压力,套上理想的枷锁,才能够更加充分的发挥他的潜力,正所谓,是骡子是马,拉出来几年遛遛。所以说,你必须配合我,必须跟我一起,激发韩枫那个孩子的潜能,只有这样,咱们女儿将来才有好日子过。再说了,五年的时间,同样可以很好的考验他们那份感情的真伪,经得起考验的感情,我们才放心的把女儿嫁给他。”

    苗妈妈并非无理取闹之人,好歹几年的居委会领导工作,也是有口皆碑,只是对待特殊的事情,只能采取特殊的方式。

    听完老伴的解释,苗爸爸似乎对苗妈妈竖然起敬:“郑主任,对不起,刚才误会你了。我就知道,三个孩子中,你从来都是最关心和最疼爱媚媚的。你一百个放心,我绝对无条件支持你,大不了以后我唱红脸,你唱白脸。”

    “这还差不多,以后不许误会我了,你要相信组织的判断和处事能力才行!”有了老伴的力挺,苗妈妈立马温和起来,更确切的说,应该是温顺,就像年轻女孩在男友面前撒娇一样的感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