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第15章 :你方唱罢他登场

    “妈,我们都刚大学毕业,还没正式踏入社会,你怎么就知道我们将来过不好?你太武断了吧!我和韩枫都有信心带给彼此幸福,如果再有了您老人家的祝福,我们的前方将更加辉煌灿烂。”苗媚没有底气的继续争取母亲的支持。

    “还没有实践,你又怎么知道将来过得一定好?现实中有太多未知数和坎坷路,你们真的做好准备了吗?尤其是像我们这样特殊的家庭,你这种把所有问题都简单化的思想,能在爸妈老去的时候,承担起整个家庭的责任吗?别的不说,就拿你爸这次去学校打听你们消息时有惊无险的事情,如果你爸真的一病不起了,你有能力承担高昂的医疗费用吗?”

    苗妈妈不经意提起苗爸爸的身体状况,让母女俩不禁陷入了短暂的伤感之中。

    对于苗媚来说,这的确是一个无法回避又无可奈何的困难。近二十年的亲生经历,让苗媚深切体会到生活的不易,尤其是他们这个特殊的家庭,到处都需要花钱,而经济来源却少的可怜。

    “妈,我知道咱们家困难,我这两年打工就是为了减轻家庭负担,我个人已经有了一定的社会经验,我有信心将来做的更好,而且你也知道,女儿我有过目不忘的特长,不管学习什么都能事半功倍的。”既然母亲不认可韩枫的优势,只能把自己的一技之长搬出来说服母亲。

    “好了,好了,咱们没有必要再争执下去了,对于你的才干,我自然毫不怀疑,可我不相信别人。你可以怨恨妈妈不讲理,不懂你们年轻人的生活,我也不想懂,因为你们也有老的那一天,到时候你再清醒过来就悔之晚矣。”

    “事实已摆在眼前,说再多也是无力的。我的要求只有一点,那就是,从现在开始,终止和韩枫的交往,凭你的自身条件,一定能再找一个更优秀的男孩。”

    苗媚听到母亲最后的“判决”,心一下子凉了下来,本想继续争取一下,可还没等苗媚开口,苗妈妈抢先下令道:

    “你退下吧!”

    “传老苗!”

    ……

    苗媚失落退出客厅,苗爸爸紧接着奉命觐见。

    “郑主任,你对孩子要求是不是有点太苛刻了?刚才在里屋我也隐约听到一些谈话内容,孩子总结韩枫的优势也是有可取之处的。”还没等苗妈妈同意,苗爸爸忍不住主动表态出了自己的意见。

    “老苗,别说了,既然你听到了,你应该也能感觉到,这孩子陷入太深了,我真担心她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很难解脱出来。咱们都是过来人了,现实生活没有他们年轻人想象的那么简单,咱俩身体都不好,万一我们突然有一天倒下了,三个孩子肯定无法撑起这个家,所以说,不管你们怎么看,我态度鲜明,坚决反对苗媚跟一个穷困潦倒的男孩走到一起。我希望你旗帜鲜明的站在我这边,不为别的,就为孩子们未来的幸福。”苗妈妈表现出担忧和身心疲惫的样子,期待老伴的支持。

    “我知道,这些年苦了你了,孩子们幸福是我们共同心愿,这些年我们顶着众多压力和非议支撑这个家,还不是为了他们三个孩子。所以,老郑,你放心,我支持你。如果苗媚这孩子要怨恨,就让她怨恨我吧。”苗爸爸虽然很想心疼和宠爱苗媚这个大女儿,可为了苗媚的幸福,也不惜做一次恶人。

    “不愧是十几年的老伴,我没看错你,关键时刻,深明大义,头脑清醒。”苗爸爸的态度,让苗妈妈非常欣慰,也省了过多的解释拉拢和动员了:“时间紧迫,一会我还要去广场指导彩排,具体对策晚上再协商,你先退下,我再跟那两个小的交代交代。”

    “传瞄准!”苗妈妈声音有些急促,或许心里开始惦记元旦活动的事情了。

    苗爸爸退堂,瞄准跑步觐见。

    作为家里的“双面间谍”,瞄准自然也偷听到了所有的谈话内容,仗着自己伤员的身份和家里最小的成员,瞄准好奇又调皮首先开口问道:

    “妈,你跟大姐辩论的时候说,五官端正的男孩在大街上,一只手一下子就能抓一群,我想知道怎么才能做到这一点呢?”

    “臭小子,又偷听大人谈话。”苗妈妈一撇嘴,但并未看出生气的表情:“很简单,一只手冲着人群使劲挥,一句话都不用说,很快就能围过来一群人。人都有好奇心,无声胜有声,什么都不做,反而更能引起别人的注意。”

    “高手!”瞄准听后竖起大拇指钦佩道:“老妈已经达到了最高境界,不愧是领导。”

    “好了,少贫,关于你大姐的事情,我需要单独交代你一下……”

    苗妈妈尽管喜欢听儿子的赞誉,可她没有太多时间消耗,只能打断瞄准的奉承,可还没等进入正题,突然出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瞄准眼疾手快,反应机敏,一个箭步冲到门口。

    “主任,你快去看看吧,彩排现场乱套了。”闯进来的是隔壁邻居刘大妈,同时也是参与彩排的领队。

    “老刘!怎么回事?不是有付书记和岳副主任在现场指导工作吗?”苗妈妈放下手中笔记,赶紧起身问道。

    “哎!”刘大妈叹息一声:“别提了,一开始付书记在还好些,没一会,好像听说付书记回办公室了,回去等你消息,说是担心苗媚的事情。付书记一走,岳副主任就开始指指点点,搞得我们都不知道怎么排练了,更让人不能接受的是,岳副主任看了一遍彩排后,竟然决定砍掉这个节目,然后增加一个广场舞,大伙一听都不干了,现在的排练都成型了,突然把节目砍掉,这不是白忙活吗。所以大多数人消极应对,根本没法排练了。”

    刘大妈的简单汇报,让苗妈妈明白了大意,居民之事无小事,更何况还是集体活动,苗媚的问题可以晚上解决,可工作的事情绝对不能耽误。

    解决问题,刻不容缓,苗妈妈提起装工作日记本专用的公文包:“这怎么能行,跟我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