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第7章 :暗度陈仓局中局

    “哎呀,看你们这个恋爱真累,只要是帅哥,家里有钱的,抓紧不放手就是,顾虑来顾虑去的,这样的恋爱太没有意思了。”郝爽不耐烦道。

    “这件事苦了我家媚媚了,都是因为我这个穷光蛋拖累了,我发誓以后会加倍疼爱我家娘娘的。”一直在聆听女友的家事和朋友们的出谋划策,韩枫越发的感到更加心疼这个外表柔弱内心坚强的女朋友。

    “爱卿有心了,本宫相信你以后会出人头地的。眼前的困难是暂时的,你只管专心考研,顺便尽量争取留校任教,等你成功了,我们一家也会感觉有面子了,我以后也会尽量多赚钱资助你,考研的事我彻底放弃了,反正我把自己的未来都交给你了,我相信你行的。”苗媚从来没有嫌弃过韩枫的家庭背景,反而一直都很幸福的付出着,无怨无悔的爱着韩枫的一切。

    “哈哈哈……”就在韩枫和苗媚又开始秀恩爱的时候,传来了周权和孙猛的爽朗大笑。随即便听到孙猛一反常态的举起酒杯,彬彬有礼的说道:“权哥,以后需要小弟的话,捎句话或一个电话、短信就行,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哥了。”

    韩枫和苗媚等四人刚才只顾着讨论恋爱的危机了,并没有在意周权和孙猛都谈了些什么,原本还一脸不服气的孙猛,突然变成了周权的小弟,让其余四人甚是费解。

    “什么情况?怎么认周权当哥了?”郝爽顿时感觉面子被损的一文不值。

    “爷们谈事情,娘们少插嘴,这是我和权哥两个人的私事!”一直都在郝爽面前言听计从的孙猛,突然变得强硬阳刚起来。

    郝爽从来没有当众遭遇过孙猛的呵斥,顿时感觉颜面扫地,愤怒起身跑出了包间。

    “周权,怎么回事?孙猛为什么突然对你这么客气,反而对郝爽耍横起来,你不会离间人家小两口了吧?”看到这种情况,苗媚好奇询问周权道。

    “嗨,想歪了不是。孙猛就是这个脾气,只是平时一直忍耐顺着郝爽而已。刚才他本想在我面前装大,跟我拼爹,可是聊了一会才知道,他爸是我爸的下属,所以在我面前立刻变成了温顺的小绵羊,但心底还是有点不服气,只能冲郝爽吼一嗓子了。放心好了,郝爽不会受委屈的,孙猛离不开她,至少短时间内离不开。”周权自信满满的解释一番,此刻感觉在苗媚面前更有面子了。

    “为什么呢?郝爽虽然一直都号称官二代,可我是最了解她的,她妈和我妈一样都是居委会最基层领导,而且还比我妈矮半级,论长相和身材也算不上出类拔萃,孙猛这么一个张扬跋扈的富二代凭什么能死心塌地又低三下四的顺从郝爽呢?”苗媚似乎暂时忘记了自己的爱情危机,转而对郝爽和孙猛的事情更加好奇。

    面对苗媚的好奇心,周权先是冲着韩枫眨了一下眼,做出难为情的样子敷衍道:“就像你常说的口头语,少儿不宜。等你真正做了女人再探讨这个问题吧,我现在只能说,孙猛对于郝爽的依赖就像郝爽的名字一样。”

    周权知道,虽然苗媚和韩枫恋爱这么久,可是他们之间还没打破最后防线,苗媚目前还是洁白如玉,所以无法把男女之事说的太露骨。

    “坏人!”苗媚尽管还是不太明白周权话里的含意,可也能感觉到那是一个比较隐私的话题,羞涩同时尴尬的回应了一句。

    “调皮!赶紧说正事!”韩枫也多少听出了点意思,知道不能继续深入说下去。只好岔开话题。

    孙猛和郝爽的提前离席,让包间内的话题再次回到苗媚和韩枫的恋爱危机上来,韩枫和苗媚又将刚才讨论“策反和渗透”苗媚一家的策略跟周权说了一遍,随后便是在细节上进行完善,争取早日渗透成功,让苗媚和韩枫的恋爱修成正果。

    走出餐厅,孙猛快跑追上郝爽,各种赔礼道歉招数全部都拿了出来,只求取得郝爽的原谅。

    “我看你胆越来越肥了,敢当着外人的面冲我吼,想继续交往,你就给我乖一点,否则姑奶奶也不稀罕陪你玩下去,谁离开谁都能过的很好。”郝爽一肚子的火气,冲着孙猛破口大骂,同时还手脚并用全部招呼到孙猛的身上。

    包间内阳刚之气的孙猛,此刻就像犯了错的孩子,任凭郝爽怎么报复,自始至终都陪着笑脸,同时还口口声声承诺承担郝爽的精神损失费一万元作为经济补偿。

    在孙猛的死皮赖脸示弱下,郝爽心里的怨气总算发泄了出来:“半小时内把我的精神损失费转到账户内,今天的事情就放你一马,如果再有下次,我让你后悔一辈子。”

    孙猛的经济实力虽然比周权略逊一筹,但也是实打实的富二代,以最快的速度在附近银行把一万元转给了郝爽。

    看到郝爽脸上露出了胜利的微笑,孙猛踏实了许多,熟练的将郝爽搂在怀里:

    “老婆,其实你不知道我的良苦用心,在包间冲你吼,我是有原因的。”

    “原因?为自己开脱吧你!”郝爽顺势又打了孙猛一拳。

    “老婆,你知道吗,孙猛的老爸竟然是我老爸的领导,听到这个消息,都快把我气死了,可是我当时又不好发泄出来,只能指桑骂槐冲你来了。”孙猛露出原来面目,眼神和语气中充满了对周权的仇恨和不服。

    “拿我当出气筒,凭什么,说不定过几年你爸升职了呢?”郝爽疑惑宽慰道。

    “妈的,有周权他爸在,我爸永远不可能再升职了。你是知道的,我爸的公司是外企投资的,周权他爸是我们华北大区总裁,我爸是副总裁,而且周权他爸和国外懂事的关系非常铁,彼此建立了信任,我爸想打开这个突破口很难,所以这几年一直被压抑着,我爸多次教育我,让我努力学习经商,将来帮他一起打败那个强势的周总,成为新一任大区总裁。今天我之所以在周权面前俯首称臣,就是想摸清底细,知己知彼,趁虚而入,早日帮我爸爬的更高,成为独霸一方的外企老总。”孙猛虽然是玩世不恭的富二代,但此刻的豪言壮语却说的掷地有声,好像他有朝一日也能超越一切似得。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真没想到周权他爸还这么牛,早知道当初我就主动勾引勾引周权了。”

    “说什么呢,你是我的了,我不会放手的,再说了,就算你现在去追周权,也不可能成功了,我看得出来,周权的心思都在苗媚身上。”孙猛醋意大发。

    “去你的吧,我也只是这么说说,我相信你会实现那个宏伟目标的,我也会帮你一起努力。”郝爽好不容易抓住了一个傻小子富二代,自然不肯轻易放手,至少在找到更好下家之前不会放弃孙猛,为了表示诚心,主动献上一个香波继续说道:

    “眼下最重要的是苗媚和韩枫的事情,我们必须帮着他们使把劲。”

    “帮他们!凭什么?苗媚又不是我老婆,韩枫跟我也没有交情,我凭什么帮他们。”孙猛一脸的不情愿。

    “笨死你算了,你以为姑奶奶是傻子,到时候你就明白了。”郝爽猛踢孙猛一脚,拽着孙猛的胳膊继续前行。

    “老婆,我有个小问题不太明白,既然周权他爸那么牛B,为什么周权还没断奶呢,多大的人了,整天拿着个奶瓶,这也太奇葩了吧?”孙猛一脸好奇问道。

    “我也不知道,反正刚来大学时他就那样,一开始我们还都拿他开玩笑,可时间长了,大家也就见怪不怪了。不过我唯一知道的是,周权奶瓶里装的都是白开水,并不是真的奶,也许人家就习惯奶瓶喝水吧。”郝爽也只是懵懵懂懂的解释了一下。

    包间内关于帮助苗媚和韩枫的对策基本已经统一了意见,最终四人制定了一个代号为“暗哨”的策反渗透行动计划。酒足饭饱后,四个人打车回来了学校。

    周权借口去厕所的机会,一脸委屈又无奈的偷偷编辑了一条短信给自己的父亲:“老爸,紧急求助,今日邀请了几位举足轻重的朋友,其中包括您的准儿媳哦,卡里的十多万元零花钱所剩无几,须再申请一批活动经费。切!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