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番外之七年之痒

    七年后

    卡诺咖啡厅内,四个衣着光鲜的女人相谈甚欢。

    “曼曼,再过半个月就是你和男神的结婚七周年纪念日了吧?”问话的是林陌陌,她和凌寒夜已经回国来定居了,而且她和凌寒夜又有了一个一岁左右的小女儿婉婉。

    小女儿的名字是凌老太太给取得,全名凌佳婉。

    老太太是希望小婉婉不要像她的哥哥姐姐那么调皮,希望她长大以后是一个温婉动人的女子。

    正搅动着咖啡的黎晓曼微微一笑,点头应道:“嗯。”

    “晓曼姐,那表妹夫现在对你怎么样?还和以前一样好吗?”蒋依依看着黎晓曼关切的问。

    凌戴娜插话道:“这话还用问?司昊哥那么爱她,肯定对她好的不得了,和我们家洛洛一样。”

    蒋依依点点头,“那就好。”

    顿了下,她又看着黎晓曼,林陌陌,凌黛娜问:“你们怕不怕七年之痒?”

    “七年之痒?”黎晓曼有些疑惑的看着蒋依依,“那是什么?”

    “黎晓曼,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七年之痒是什么意思?”

    黎晓曼挑眉看着凌黛娜,“不是很清楚,你给我解释下七年之痒是什么意思?”

    “曼曼,这个你可必须知道。”林陌陌瞪了她一眼,解释道:“许多事情发展到第七年就会不以人的意志出现一些问题,爱情婚姻也不例外。“七年之痒”的意思是指婚姻到了第七年可能会因为生活的平淡规律,感到无聊乏味,到达倦怠期,要经历一次危机的考验。”

    凌黛娜接林陌陌的话说道:“这个考验就是可能会发生婚外情,外遇,偷腥,出现这种情况的大多是男方,换言之就是司昊哥对着你整整七年,有可能会觉得腻了而去外面找别的女人寻找刺激。”

    蒋依依点点头接凌黛娜的话说道:“七年之痒是婚姻中的转折点,如果婚姻双方都挺过去了,婚姻就不会出现危机,两个人的感情会更好,如果两个人挺不过七年之痒这个危机,就会离婚分道扬镳,当然如果婚姻真的出现问题,不一定是七年,或长或短,只是七年最为关键。”

    听完三个人的轮番解释后,黎晓曼算是清楚了七年之痒的意思,不过她还是很相信龙司昊的,不要说是七年,即使是七十年以后,他也不会对她腻了。

    她抬眸睨着三人,自信的笑道:“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在我和司昊的身上。”

    凌黛娜也自信满满的说道:“这种情况也不会发生在我和洛洛的身上。”

    蒋依依则是蹙了蹙眉,“我觉得这种情况有可能发生在我的身上。”

    凌黛娜惊讶的看着蒋依依问:“你这么快就对黎文博腻了?”

    蒋依依抬起头,“才不是,我对文博哥永远都不会腻,是文博哥最近一年对我不太热情了。”

    黎晓曼是很了解黎文博的,她觉得黎文博绝对不是一个善变的人,他对婚姻一定会很忠诚。

    她看着有些失落的蒋依依安慰道:“依依,你别想太多了,我想文博哥他是因为工作太忙了才会忽略你。”

    经过这七年的拼搏,黎文博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金融公司了,他凡事亲力亲为,难免不会因为工作忽略蒋依依。

    凌黛娜则是脸不红气不喘的看着三人说道:“其实要知道男人对我们是不是腻了,只要看他们在那方面勤不勤快就知道了。”

    蒋依依没反应过来,疑惑的问:“黛娜姐,你说的那方面是哪方面?”

    凌黛娜笑看着她,大大方方的吐出两个字,“亲热。”

    黎晓曼和林陌陌都有些不好意思的瞪了凌黛娜一眼。

    凌黛娜瞥了眼不好意思的三人,有些八卦的问:“你们和你们家那位多久亲热一次?是每天还是隔几天一次?”

    这种问题也只有凌黛娜才能问出来,黎晓曼,林陌陌,蒋依依三个人被她问的脸都红了。

    林陌陌又瞪了她一眼,“黛娜,这个问题也只有你才问的出来,你先问的,那你说,你家洛洛和你多久一次?”

    问题落到凌黛娜身上了,她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不过还是回了话,“每天。”

    蒋依依瞪大了眼,“黛娜姐,你家洛洛这么勤快呀,让他要注意身体。”

    在蒋依依偷笑时,凌黛娜又好奇的看着林陌陌问:“嫂子,哥哥呢?”

    女人聚在一起就喜欢聊这些,林陌陌清了清喉咙,说道:“想知道你去问你哥吧。”

    凌黛娜白了她一眼,“这个问题我怎么好问啊?”

    随即坐到林陌陌的身旁去,抱着她的手臂,不死心的说道:“嫂子,你就透露一下嘛。”

    蒋依依虽然觉得挺不好意思的,但也跟着凌黛娜起哄,“陌陌姐,你就透露一下嘛,你透露完我就透露。”

    林陌陌送了个大白眼给蒋依依和凌黛娜,“你们好八卦。”

    “女人聚在一起就喜欢聊八卦,这是女人的天性。”蒋依依和凌黛娜同时说道。

    这几年四个人时不时的就会聚一聚,一来二去,四个人彼此之间都成了无话不谈的好闺蜜。

    蒋依依本来性格是挺腼腆的一个人,跟凌黛娜待在一起久了,性格也越来越活跃,思想越来越开化。

    有些话性子直爽的林陌陌都不敢说,她却敢。

    黎晓曼和凌黛娜单独相处的时间较少,性格和以前没什么变化。

    蒋依依和凌黛娜不依不挠的非要林陌陌说,林陌陌无奈,只得说了三个字,“隔一天。”

    “不错嘛,哥哥很勤快。”凌黛娜笑笑,转头看向蒋依依,“依依,该你说了。”

    蒋依依不好意思的伸出了三根手指头。

    “一天三次?三天一次?”凌黛娜凝视着她比出的三根手指头,试探性的问。

    蒋依依脸已经红了,说道:“一个礼拜三。”

    “那你还说你的文博哥对你不热情,这算热情了。”凌黛娜睨着她说完,又把目光调向了没出声的黎晓曼,“曼曼,该你了,司昊哥至少一天三次吧?”

    蒋依依和林陌陌也都把目光调向了她,期待着她给出的答案。

    黎晓曼见三个人都把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她红了下脸,瞪着三人说道:“你们太无聊了,我不跟你们聊了,我要回去了,今天轮到谁结账就谁结,我走了,拜。”

    话落,黎晓曼抓起包包就起身离开了咖啡厅。

    余下的三人见状,脸上都露出了不解。

    凌黛娜疑惑的问:“她怎么了?”

    蒋依依和林陌陌同时摇头,表示不知道。

    出了咖啡厅,黎晓曼坐进车里后就蹙起了眉,本来她对龙司昊还是挺有信心的,但是刚刚凌黛娜,林陌陌,蒋依依三个人的话令她的心一直咯噔咯噔的往下沉。

    难道她的司昊真的对她腻了吗?

    刚刚凌黛娜的问题她没有回答,因为她实在是不好意思回答,她和龙司昊现在晚上除了睡觉就是睡觉。

    至于多久亲热一次,最近两三个月他们都是七八天一次,或者是**天一次。

    她在一本杂志上看到过,这是男人出轨的表现。

    虽然不相信龙司昊会出轨,但是他不想碰她一定有问题。

    黎晓曼起初还以为龙司昊是心疼她,才不折腾她,可是现在想想,觉得他有很大的问题。

    七年之痒,难道他们的婚姻会因为挺不过这一关而结束吗?

    男人对着自己的妻子七年后真的会腻了吗?连龙司昊都是如此吗?

    带着心里的疑惑,黎晓曼开车回了水鹭湖别墅。

    今天不是礼拜天,平日里比较闹腾的三个家伙都在上学,别墅里比较清静。

    黎晓曼回去后径直回了她和龙司昊的卧室,然后在那张他们同床共枕了七年的圆形大床上坐了下来。

    坐了一会后,她就进入了书房去查一些资料。

    ……

    不止是女人八卦,男人也八卦。

    龙司昊,凌寒夜,洛瑞,黎文博四个已婚男人加上霍云烯,欧阳宸两个未婚男人,六个大男人此时正在一家高级会所里“享受”。

    六个大男人上身赤着,下身只围了一条浴巾,仰躺在桑拿沙发上。

    有六名按摩师在为他们一对一的按摩头部。

    当然,这六名按摩师都是男人,已婚的四人是不敢叫美女按摩师的,除非他们是不想过了。

    黎晓曼,林陌陌,凌戴娜,蒋依依四个人喜欢聚在一起,洛瑞就经常把黎文博,凌寒夜,霍云烯,欧阳宸叫到一起聚聚,当然,龙司昊是少不了的。

    欧阳宸本来是想叫个美女按摩师的,但是其他五个人一致反对,他只好作罢,跟他们一样叫个男按摩师。

    他们所在的是k市非常高档的会所,按摩师都是非常专业的。

    “听我家宝贝儿说,她们四个今天约好了要聚一下,不知道她们又说了些什么?”洛瑞偏过头看向几个人说道。

    凌寒夜慵懒了的挑了下眉,“还能说什么?几个女人聚在一起肯定是聊八卦,晒幸福了。”

    洛瑞满脸笑意和自豪,“那我家宝贝儿肯定是最幸福的。”

    话落,他又瞥向了龙司昊,“总裁,你和总裁夫人七周年纪念日快了吧?今年准备怎么过?”

    龙司昊还没回答,凌寒夜的声音又响起。

    他邪眸微眯起几分,斜看着身旁的龙司昊,语气邪魅的问:“龙少,你和你的晓宝贝结婚七年了,你说句实话,你现在对她的感情有没有一丁点的淡?”

    “这还有问?总裁对总裁夫人的感情肯定是比七年前更深了。”

    一旁没出声的欧阳宸插话进来,“你们四个结婚应该都快七年了吧?”

    洛瑞点点头,“是七年,怎么了?”

    欧阳宸微微勾了下唇角,“有个词叫七年之痒,你们听过没?”

    洛瑞挑挑眉,“这个当然听过,不过这种情况不会出现在我和我家宝贝们身上。”

    欧阳宸看向凌寒夜问:“你呢?你现在对你家媳妇儿还是一如既往的爱?”

    凌寒夜邪魅一笑:“当然,我永远爱我的陌陌,别说是七年,七百年以后我也永远爱她。”

    欧阳宸将目光调向了龙司昊,“你呢?对黎设计师还是一如既往的爱?”

    在欧阳宸问话时,洛瑞,凌寒夜,霍云烯,黎文博四个人都同时看向了他。

    龙司昊眸光深邃的睨了五人一眼,说了句他该回去了,便起身离开。

    ……

    黎晓曼一直在书房待到了天黑,连晚饭都没去吃。

    她回到卧室后就直接去洗澡,出来时龙司昊正好从卧室外进来。

    “司昊,回来了,吃过晚饭了吗?”黎晓曼看向龙司昊,问完这句话后,她就蹙起了眉,最近他都回来的很晚,而她每次都是问他这句话,她突然觉得她这样每次在他回来就问同一句话会不会让他觉得很没趣。

    龙司昊一如既往的点了下头,“吃过了。”

    随即他便伸手动作魅惑的拉扯着领带。

    “我来吧。”黎晓曼见状,走上前去,伸手替他解开了领带。

    “我去洗澡了。”丢下这句话,龙司昊就大阔步的进入浴室去。

    他穿着浴袍出来时,黎晓曼已经躺上床了。

    而他躺上床后,连护齿运动都没做,直接关灯睡觉,也没抱住黎晓曼,自己睡自己的。

    黎晓曼侧过身借着壁灯橘黄的灯光,双眸的凝视着闭着双眸的龙司昊,犹豫了一会,才鼓起勇气问:“司昊,我们就这样睡了吗?”

    龙司昊睁开魅惑的幽眸,眸光疑惑的睨着她问:“还有事?”

    见他反问,黎晓曼纤长的睫毛颤了颤,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个……那个我们……好久……没有……”

    “我去看看琛琛。”龙司昊没等她说完,突然说要看他们的小儿子龙御琛,便起身直接出了卧室去了小琛琛的房间。

    在他离开卧室后,黎晓曼有些傻眼了,她跌坐在床上,心口有些发痛,难道她的司昊真的对她腻了,现在都不想碰她了。

    她知道,每个人对着一样东西久了后会视觉疲劳,会厌恶。

    她今天查了资料,知道七年之痒是有一些科学依据的,有很多夫妻都是因为过不去七年之痒这个劫离婚的。

    可是依照龙司昊对她的爱,应该不会才和她结婚七年就觉得腻了啊!

    是因为她七年来一成不变,不够妖娆,不够妩媚,他觉得她太无趣了对她腻了吗?

    可他爱上她的时候就该知道,她从来都不是那种会卖弄风骚的女人啊!

    ——萱萱有话说——

    宝贝们:七年之痒就两章,今天一章,明天还有一章,明天就正式大结局了。

    有宝贝想看龙少和晓晓小时候和绑架那次的故事,萱萱就不在这里发了,到时候萱萱抽空写了直接发到群里去,在群里的宝贝可以看到。

    正好,想看的宝贝都在群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