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心口难开之非常想要

    不等凌寒夜说完,林陌陌直接伸手捂住了他的双唇。

    想到两人以前在一起时的一幕幕画面,林陌陌还是羞赧的脸红了几分。

    “凌寒夜,你说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现在我……”

    凌寒夜没有等她说完后面的话,直接坐进了浴缸里。

    见他进来,林陌陌的后背往浴缸壁上靠了靠,明亮的双眸深看着他,“你就不能等我洗完了你再洗吗?”

    “不能。”凌寒夜直接拒绝,随即便当着林陌陌的面一件件的脱下衣服,先是湿了的修身西服,然后是衬衫,紧接着是长西裤,最后是最贴身的——类裤。

    林陌陌见他最贴身的那条都脱了,她眸光颤了颤,“你洗吧,我一会洗。”

    话落,她便准备往浴缸外爬。

    凌寒夜睨着她,戏谑一笑,“林陌陌,你明知道逃不掉又何必逃?”

    随即他快速的一伸手,一把将浑身湿透了的林陌陌拉进他的怀里。

    低下头,他炽热的唇贴近她的耳朵,声音沉哑低魅的道:“陌陌,别逃了好吗?你都逃了五年了。”

    他的吻沿着她耳后的肌肤一点一点下移到她白皙的颈间,而他的大掌开始慢慢褪去她的衣服。

    林陌陌被他这样拥着温柔的细细的吻着,她的身子轻轻的颤栗,体内似有电流涌入了一般,那种熟悉而又奇特的感觉令她的身子渐渐变得酥软。

    体内的躁动因子也在迅速的扩散。

    凌寒夜已经将她脱的只剩下贴身的衣物了。

    “陌陌。”

    凌寒夜气息微喘,轻唤她一声,指尖在她细腻肌肤上暧昧的划过。

    林陌陌现在处于意识迷离的状态,任由他吻着,抚mo着,感受着他带给她的一阵阵颤栗。

    她微闭着眼眸,整个人都无力的揉进了凌寒夜的怀里。

    她双手轻轻抵住他性感坚硬的胸膛,剩下的意识告诉她,她应该推开他,拒绝他,可是偏偏她是那样的无力。

    她没有力气,甚至,她在渴望,渴望他的吻,渴望他的疼爱。

    但是她的心底又有一个声音在对着她大喊,林陌陌,你是怎么了?你赶紧阻止他推开他啊,你有未婚夫啊!

    林陌陌的眉宇间闪过一丝挣扎,不止是凌寒夜想要她,同样的,她也想要他,但是,她不能对不起魏子霆。

    她眼眶湿润了几分,有些想哭,心中十分痛苦,想爱不能爱,即使爱他也再也无法说出口了。

    因为,她不能辜负了魏子霆,那个在她最痛苦最无助最失落的时候帮了她,救了她,无微不至的照顾了她五年的男人。

    紧咬唇,林陌陌心中终于下了决定,正当她要推开凌寒夜时,凌寒夜便一把扯下了她最贴身的小裤裤。

    “凌寒夜……”

    她惊的瞪大了明媚的眸子,而下一秒,凌寒夜炙热的某物抵住了她,蓄势待发。

    林陌陌僵硬着身子,撑大的明亮瞳孔紧张的看着凌寒夜,理智全部恢复了过来,双手用力的抵住他的胸膛,“凌寒夜,不要……”

    凌寒夜灼热生火的目光落在她带着惊慌的脸上,迷人的棕色瞳眸中情yu浓浓,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要要要……非常想要……

    “陌陌……”凌寒夜嗓音沉哑极致,隐含着浓浓的情yu,听的人都忍不住要打颤。

    他低下头,亲吻着她的唇,沙哑着声音,“陌陌,我是正常男人,我忍了五年了,不要让我再忍下去了好吗?我想要你……”

    如果不用顾及魏子霆,林陌陌此时此刻一定会答应凌寒夜,可是她真的不能再对不起魏子霆了,她不能连最后的道德防线都不守住。

    她闭上了双眸,用平静且有些淡漠的语气说道:“凌寒夜,对不起,我不能对不起子霆。”

    她的这一句话又像是一盆冷水浇在了凌寒夜的头顶,冷却的不止是他的**和身体,还有他的心。

    箭都抵在弦上了,却没能发出去,凌寒夜无声的冷笑了下,放开了她。

    被放开了的林陌陌不敢去看他,因为他知道他的脸色一定不会好看。

    他一定生气,愤怒,伤心,甚至是对她失望吧。

    凌寒夜棕眸中的邪气被冷冽替代,刀锋般犀利的目光就那样直视着不敢看他的林陌陌,唇角勾出冷笑,“呵呵……林陌陌,我为你守,你为魏子霆守,看来在你的心里,魏子霆要比我重要一百倍。””

    此刻的凌寒夜双手捏紧,手背青筋爆出,而他的心底,刀割般的痛,他为她守身,她却要为别的男人守身,

    心爱的女人竟然要为别的男人守身,这种痛苦,是无法言喻的……

    凌寒夜没再看她,出了浴缸,拿了一条浴巾围上,就径直离开了浴室。

    林陌陌见他离开了浴室,她为魏子霆守住了最后一道防线,但她心里并没有一丝的庆幸。

    她难过,非常的难过,她从来没想过她林陌陌有一天竟然会落入这样两难的境地。

    她坐在浴缸里,眼眸渐渐湿润,心中的难受和无可奈何化作晶莹的泪水从眼眶里冲了出来。

    她洗了很久才出来。

    房间是凌寒夜的,浴室里除了凌寒夜围走的那条浴巾,就只剩下凌寒夜的浴袍了。

    她的衣服湿了不能穿,她左想右想之后,只能穿上了凌寒夜的浴袍,然后才打着喷嚏从浴室里出来。

    凌寒夜不在卧室里,在凌家待了五年的帮佣吴妈也在浴室里,她手里端着一碗是驱寒汤。

    见她出来,她笑着迎上了前去,“林小姐,这是驱寒汤,你趁热喝了驱驱你身上的寒气。”

    看着她手里端着的驱寒汤,林陌陌笑着道了声谢,便接了过来。

    在她喝驱寒汤时,吴妈一直在打量着她。

    因为她到凌家别墅时,林陌陌已经离开k市了,自然不可能来这里,吴妈也自然就没有见过她。

    这五年,凌寒夜从来没有带过女人回来,林陌陌是五年来的第一个,所以吴妈处于好奇就一直打量她。

    喝完驱寒汤的林陌陌见吴妈一直盯着她看,便问:“我有哪里不对劲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